新年的美酒愿景

作者:

如果一月初读到这篇文章时,你正在考虑2013年要品鉴、了解哪些葡萄酒的话,那么你就和世界各地的爱好者们想到一块去了——大部分葡萄酒爱好者会在新年伊始,花些时间选择一种风格的葡萄酒或者一个酿酒商,在新的一年里进行深入了解。去年,我的选择是勃艮第白葡萄酒,这个灵感来自一瓶令人兴奋紧张的2007年份Faiveley Corton-Charlemagne。去年7月,我在Erwan Faiveley位于夜圣乔治(Nuits-St-Georges)的酒窖拜访了他,并且尽我所能进行了广泛的阅读和品鉴。个人而言,我认为葡萄酒品鉴不是单靠自己就可以完善的技巧——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以及了解某种风格葡萄酒的经典示例,对于提高品酒技巧有着极大的帮助。在此,我愿对帮助我更深入地了解相关知识的Jasper Morris、Allan Meadows、Alexis Lichine、A J Liebling和许多其他勃艮第专家们(健在的或已过世的)表示感谢。

2013年将会和去年基本相同——虽然并不一定是勃艮第白葡萄酒,但我仍然会保持详细了解一部分葡萄酒,而不进行广泛品尝的做法;同时我还会深入了解某些特定酒庄的个性特点。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横向品鉴是王道。横向品鉴是指逐一品鉴同一年份不同酒庄出产的葡萄酒,通过比较了解其风格与成就的不同之处。除了这种方法,鲜有其他更好的途径去了解哪些酒庄喜欢较早采收,哪些酒庄偏好使用重度烘烤的橡木桶,以及哪些酒庄总将任何外部干预降到最低。

我最难忘的横向品鉴经历之一发生在2010年。在位于波尔多市中心的葡萄酒店和酒吧Max Bordeaux的开幕式上,我有机会试用他们新添置的自动售酒机Enomatic:这个新款的设备能够保持葡萄酒的新鲜度。要知道,在三年前的那个时候,这个设备不像现在这么普遍,很少有葡萄酒酒吧和商店能够拥有。

那次品鉴的主要目的是对葡萄酒的品质进行检验,以了解Enomatic使用的惰性气体能否保护葡萄酒不受氧化的侵袭;而我又在酒吧经理的陪同下,可以随意挑选Max拥有的百余款葡萄酒,所以我们直接进行了来自波尔多左岸、右岸一级酒庄的横向品鉴。我们选择了2006年份的木桐罗斯柴尔德、拉菲罗斯柴尔德、侯伯王、玛歌、拉图、欧颂和白马酒庄(唯一缺少的是柏图斯酒庄)进行品鉴。

把这些葡萄酒集中在一起品鉴的机会十分稀有。每年四月在波尔多举行的期酒品鉴中,这些酒庄并不会同台竞艺,针锋相对;相反地,你需要分别前往每一个酒庄。这使得直接比较这些葡萄酒的可能性变得极小。即使在装瓶以后,一级庄也不鼓励人们进行直接比较的品鉴活动(即使这些品鉴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酒庄不同的个性而非缺点)。在过去的20年间,一级酒庄只举办过三次联合的品鉴活动——两次在纽约,一次在伦敦;而且就算是联合品鉴,他们也选择了不同年份,以确保某一特定年份的葡萄酒不会被直接比较。

这些葡萄酒高昂的价格,以及一级庄对这种联合品鉴不情愿的态度,意味着只有葡萄酒收藏家才有机会对他们进行横向品鉴;而且,只有那些亲自购买这些名酿,还不介意将这些价值上千镑的佳酿一次性全部打开的收藏家,才能有幸得以尝试。如果在如今的年景里你还能常常这样做,那你大概生活在香港或者中国大陆。去年一年,我至少听到十多位侍酒师说起他们已经搬到香港,或者正打算搬去,因为他们知道现在香港的优质葡萄酒数量和消费量最多,在那里他们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品鉴最多的美酒 。

所以,我在2012年收获的最为奢侈的品鉴经历来自亚洲也就不足为奇了。12月初,我有幸参加了一级庄主办的连续两天的晚宴,有机会对1995年份进行了横向品鉴。第一晚在香港的Amuse Bouche餐厅,第二晚在Alléno Yannick位于台北的S.T.A.Y餐厅。这一次只有左岸的一级酒庄,因此包括侯伯王、拉菲、木桐、拉图和玛歌。

这两晚所搭配的食物是不同的,不过葡萄酒的顺序大致相同——首先是侯伯王,然后是玛歌、木桐、拉图和拉菲(第二晚我们将最后两款调换了顺序,以拉图收尾。为了以口味逐渐加强的顺序进行品鉴,这应当是较为明智的安排)。因此,我对各款葡萄酒区别的认识在连续两晚的品鉴中得到了加强。木桐是餐桌上最为华丽的一款(与鸭腿和蘑菇意大利方饺尤其相配),而玛歌则拥有丰富的花香和柔和的果味。侯伯王因其含蓄的烟熏橡木味架构而十分出众,赢得了最多的关注,令一桌的美食都有些黯然失色。虽然在场有小部分中国消费者表示他们对于拉菲价格的飙升已经厌倦,不过对他们而言最大的惊喜是,1995年份的拉菲在两天的品鉴中都有杰出的表现——比木桐和拉图强劲的赤霞珠酒体略轻,陈年缓慢但稳定,很好地平衡了强劲和优雅的特性,并且十分易于入口。

这两晚的品鉴让人十分难忘,对我而言可谓是全年最精彩的经历之一,而关于各款葡萄酒出色之处的讨论既令人兴奋又令人受益匪浅。然而,2013年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我的预算实在有限。不过我完全不以为意:通过实现2012年的葡萄酒愿景,我已经学到了重要的一课。借用A J Liebling的话来说:“如果我总是买得起优质的勃艮第,那我就不会有机会知道我有多么喜爱博若莱。”

阅读其他专栏文章:

• [11月20日] 侍酒师的影响力
在波尔多生活、写作了将近十年以后,有许多事情都是不言自明的。恐怕其中最重要的,要算是“市场的力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这一点。在这里,风土条件、历史背景以及精明的经营手腕都会以列级排名的高低得到认可……

• [11月27日] 波尔多名庄的人事变动
上个月,波尔多两个在1855列级中获得二级评价的酒庄发布了高级管理人员离职的消息,分别是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 Comtesse de Lalande)的Sylvie Cazes和爱士图尔酒庄(Chateau Cos d’Estournel)……

• [12月4日] 闻香识美酒
我们主要用视觉捕捉这个世界。调查显示,人类对世界的感知60%来自视觉,20%来自听觉,10%来自触觉,9%来自嗅觉,而只有1%来自味觉。这似乎对品酒师十分不利,也是我们需要借用其他感官来描述葡萄酒的原因。最平常被“借用”是触觉……

• [12月12日] 郭炎:波尔多的第一位中国买家,15年回顾和展望
“1997年我刚刚买下欧碧尚酒庄(Château Haut-Brisson)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15年后我会有这么多中国邻居。”……

• [12月19日] 走近酿酒世家——勒顿家族
就法国的葡萄酒行业而言,家族企业是如何宝贵的财富当然不必多提。比如香槟名家宝禄爵(Pol Roger)家族的历史始于19世纪早期,阿尔萨斯的雨果(Hugel)家族则起源于15世纪,勃艮第的杜鲁安(Drouhin)家族历史更加悠久,可以回溯到13世纪。……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