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农药葡萄园

作者:

一个有些阴沉的五月周四,在一所波尔多小学就学的五、六岁学生们的家长被电话告知,他们的孩子因为接触了附近葡萄园喷洒的烟雾杀虫剂而被送往医院。我们不难想象他们当时的惊恐心情。不过两个月后的今天,所有的孩子都顺利康复,而家长们也许会发现,他们的恐慌和愤怒成为导火索,触发了一个长久以来未能实现的全国范围内的变化。

å›¾ç‰‡ï¼šæ— å†œè¯è‘¡è„园,由Jane Ansonæä¾›

在这次事件的推动下,法国政府建议将传统上在葡萄园喷洒农药时所允许的与公共建筑间的距离扩大四倍。尽管新规定的200米距离在很多人看来完全不切实际,因为这最多只能覆盖波尔多地区20%的葡萄园面积,但这项修正需要在9月法国参议院会议之前完成。有些葡萄酒组织已经更改了他们的指导方针,建议在学校上课期间以及老人院和医院等其他敏感建筑开放的时间内不要向葡萄园喷洒药物。

对于波尔多家族酒庄都古尔酒庄(Vignobles Ducourt)的Jeremy Ducourt和朗格多克Domaine La Colombette酒庄的Vincent Pugibet来说,这个话题并不只是早餐桌上用来感叹的新闻头条而已。这是他们多年工作的核心,即“能否种植自然抵抗葡萄园三大病害:霉菌、粉孢菌和灰霉病的葡萄藤,从而避免喷洒农药?”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Domaine La Colombette酒庄的Francois和Vincent Pugibet一直在试图实现这个他们口中的“乌托邦式理想”。他们现在有30公顷的抗病害葡萄品种葡萄园,过去6年中从未使用过杀虫剂(甚至没有采用添加硫或铜等有机法处理)。实验仍在继续,不过最成功的葡萄已经用于酿造一款名为Au Creux du Nid的白葡萄酒。Vincent Pugibet告诉我,他们希望最终能将酒庄全部的140公顷葡萄园全部种上这些品种。

“种植葡萄现在处在危机四伏的状态,就像一座房梁上爬满白蚁的屋子。” Pugibet说道,“没有什么化学方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有机法种植也不是正确答案,因为黄铜之类的金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土壤中堆积;这对白葡萄酒的香气有着特别的破坏力。我担心长此以往,15年内酿酒商们就会面临这样一种境况:化学制剂中的某些特定分子会被完全禁止,而酿酒商们就没有任何可以抵御病虫害的方法了。”

图片:白葡萄品种Cal 604,由Jane Anson提供

“葡萄酒并不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行业。” Ducourt对Pugibet的观点表示赞同,“所以即使我们对法国经济有着很大价值,但面对国际上的限制规定,法国政府能做的也很有限。也就是说,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在道德、社会和经济方面具有必要性。”他在一次对Domaine La Colombette酒庄的访问后受到启发,开始在波尔多实施类似的项目。

这两个人相信,所有一切的关键,在于使用几个世纪以来被遗忘在欧洲、美洲和亚洲的角落里野生生长的葡萄藤。它们结出的果实味道苦、酸度高,没有哪个酿酒师会给予注意。通常,这些野生的葡萄品种甚至不是那些所谓的“著名品种”所属的欧洲葡萄种(vitis vinifera),但正是它们对病虫害有着天然的抵抗力。

“这并不是什么恐怖的、大规模的基因改造。” Ducourt说,“我们所做的只是简单的、传统的杂交育种,就是选择两个品种进行花粉杂交,将获得的种子在温室内繁育成幼苗,再种植入苗圃。几个世纪以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西拉(Syrah)葡萄就是这么诞生的。不过这次得到的是全新的、抗病害的栽培品种。”

也就是说,他们在用一个传统的欧洲葡萄种葡萄品种与一个粗野而健壮、能抵抗病害的葡萄品种杂交。Domaine La Colombette酒庄的一些葡萄藤来自赤霞珠或霞多丽(Chardonnay),有些则来自Marechal Foch等不太常见的品种;得到的品种中有些已经经过实验,例如Cabernet Blanc,有些新品种如6-04则需要命名。他们有使用100,000多个种子杂交出的将近100个品种,全部由他们自己完成。开始时他们主要使用瑞士和德国葡萄品种,不过最近已经开始使用法国南部的本地品种,几年内就可以看到结果。

美国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在1991年时就在从事类似的工作。他们种植了一个无农药葡萄园,葡萄品种可以抵抗病害,完全不需要杀真菌剂或杀虫剂。欧盟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实施“无农药项目(No Spray programmes)”,不过尽管法国在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相关的研究项目,但现在进展稍微落后一些。因为这个背景,当Ducourt于2013年1月开始进行研究时,他直接从欧盟寻求信息,并发现欧盟葡萄酒法律中的条款规定,允许50株葡萄藤以上规模的实验种植(没有上限),只要酿造出的葡萄酒在酒标上标明来自实验葡萄藤,并标注“Vin de France”(即日常餐酒)而不是任何AOC即可。“还有就是你要有财力支持实验并愿意承担风险。”他补充指出他所种植的3公顷葡萄园没有得到任何赠款或补助金。

图片:红葡萄品种Cabernet Jura,由Jane Anson提供

都古尔酒庄的无农药种植从一个月前开始,包括1.3公顷由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雷司令(Riesling)与抗病害品种杂交的德国白葡萄品种Cal 604,以及1.7公顷由赤霞珠与抗病害品种杂交的瑞士红葡萄品种Cabernet Jura,在酿造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之前还要等待三年。

“这些葡萄品种可以减少80-100%的杀真菌剂和杀虫剂,而且可使施用有害化学农药的葡萄种植者免于暴露在有害环境中。” Ducourt带着一种对新变化的热情说道,“这甚至还没有算上对当地学校,以及葡萄酒中残留农药对消费者的危害的减少。当然,本地酿酒商需要看到这些葡萄是如何适应不同的气候和风土的,但是我希望波尔多的AOC组织可以加入进来。”

很明显,最大的问题是如果这些研究已经进行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无农药葡萄园”仍然没有被广泛地接受?是杀虫剂公司的游说能力太强?还是这样酿出的葡萄酒味道不够好?Ducourt说他品尝了Domaine La Colombette酒庄的葡萄酒并且认为味道不错,“但是波尔多环境下种植的葡萄并不一样。至少在朗格多克的Beziers地区, Cabernet Jura葡萄与赤霞珠的味道很相似,也许少了一些单宁结构,但是颜色浓重,香气馥郁,有着深色水果的出色果味。Cal 604 雷司令-长相思杂交品种带有长相思的西柚果香,边缘味道丰富,并且正在被考虑加入法国允许种植的葡萄品种清单中。”

对都古尔酒庄来说,他们正处在一个他们很有信心的项目的开始阶段,但尚没有证据证明前路将通向何方(尽管Jeremy的兄弟Jonathan本周给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里面有两株与抗病害品种种植在同一片葡萄园里的赤霞珠葡萄藤的照片。赤霞珠葡萄藤上出现了霉菌, 而旁边的抗病害葡萄则完全没事)。对Domaine La Colombette来说,他们现在有更多来自波尔多、罗讷河谷、卢瓦河谷、德国的酿酒师来访——“每周至少一位访客”——全都希望了解这是否是解决葡萄藤病害的良方。

“我们并没有看到当局表现出很大兴趣,” Pugibet说道,“因为他们也在进行自己的研究,以实现European Plan Eco-phyto计划要求的到2018年减少50%杀真菌剂和杀虫剂使用的目标。”不过,鉴于当局除了对一起本地事故的下意识反应以外并没有任何具体计划来实现这一目标,看到一些酿酒师将主动权掌握在手中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