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南部的满杯甜蜜温馨

作者:

没有多少葡萄酒会在官方品鉴词中写道它们应该和一片巧克力或者牛奶糖一起享用。也没有多少葡萄酒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地令人为之倾倒——这就是甜美浓稠的巴纽尔斯(Banyuls)甜红葡萄酒。

图片:巴纽尔斯葡萄梯田 © www.banyuls-sur-mer.com

这种葡萄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回13世纪,是圣殿骑士——那些身为战士的僧侣们的饮品,但如今除了地中海的海滨之外鲜有人知。那么,这种酒有没有可能成为法国甜葡萄酒进入中国的法宝呢?在过去五年,波尔多的苏甸(Sauternes)酿酒商一直将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的出口市场,勉力推广那里的甜葡萄酒;但如今苏甸甜酒仍占中国从波尔多进口葡萄酒总量的0.2%。2013年,中国售出了18.6亿瓶红葡萄酒,正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红葡萄酒消费国——这进一步凸显了横在传统甜酒酿酒商面前这道不得不跨越的鸿沟。但是事实上,不仅仅干红葡萄酒在影响这个市场。波特葡萄酒(Port,酿造手法与自然葡萄酒vin doux naturel或VDN相似。比如巴纽尔斯甜红葡萄酒就是通过在发酵过程中的酒浆中加入烈酒,杀死酵母菌从而停止发酵而酿成的)的出口在2011年到2012年间增长了一倍,从16,000升提高到了36,000升(虽然这个数字并不大)。也许,这种浓郁的甜红葡萄酒可能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图片:巴纽尔斯滨海地区葡萄收获节
© www.banyuls-sur-mer.com

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中其实有不少已经听说过巴纽尔斯甜红葡萄酒;但他们可能并不熟悉来自法国比利牛斯山南端科利乌尔(Collioure)和巴纽尔斯滨海地区(Banyuls-sur-Mer)之间的1000公顷葡萄园的巴纽尔斯葡萄酒。“巴纽尔斯”和“鲁西荣(Roussillon)”的中文名称在2013年的夏天分别被两家公司抢注。这些公司还试图注册拉丁字母的版本;但是法国原产地名称管理局(INAO)介入其中,对这两者的注册提出了抗议。郎格多克-鲁西荣产区对其在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严格,无疑是因为2012年该产区向中国大陆输送4400万瓶葡萄酒,已占据法国向中国出口葡萄酒总量的30%,紧随波尔多之后成为出口量第二大的产区(不过比起占大头的郎格多克Languedoc,鲁西荣所占的份额要少得多)。

在这桩纠纷中,获得商标注册的是一批标示了 “Roussillon”以及“露喜龙*”的葡萄酒,但却绝对不是采用鲁西荣产区的葡萄酿造而成的。这场法律争端由INAO和当地葡萄酒联合会“Pyrenées-Orientale(东比利牛斯)”联合出资推进,而上周刚刚以胜利告终。中国工商部门判定这一商标对消费者有误导作用,原有商标被判无效,这批葡萄酒也将被撤下货架(至少原则上如此——这一判决刚刚生效,那家中国公司仍有权上诉)。

上周中国政府部门作出的这一决定对我而言尤其耐人寻味,因为我正好在鲁西荣的合作社酒窖Cave Abbé Rous(更大规模的Cellier des Templiers的一部分)品鉴巴纽尔斯葡萄酒。Cave Abbé Rous与来自波尔多的著名酿酒顾问Alain Raynaud合作,酿造出相当美妙的巴纽尔斯Helyos葡萄酒以及科利乌尔(干红葡萄酒产区)的Cyrcée葡萄酒。不过两款酒都酿造于同一地理位置。

图片:巴纽尔斯滨海地区葡萄收获节 © www.banyuls-sur-mer.com

Cave Abbé Rous可能是法国风景最优美的合作社酒窖了。其全新的酿酒厂俯瞰地中海,嵌入山侧,是巴纽尔斯耀眼的风景中不可忽视的一笔。坐落在Massif des Alberes山脉与地中海交汇处,距离西班牙边境仅一步之遥,巴纽尔斯的海岸处地势平坦,但岸边岩壁数米之内即可攀升到近500米的高度。大部分片岩和板岩土壤为主的葡萄园都建在自然环抱地中海的梯田上,以石头墙加固,以防灌木式修剪的葡萄藤从陡峭的上坡上滑落。这样的风景,不难看出圣殿骑士选择在这里休憩的理由,而且不难理解为什么只有最“吃苦耐劳”的葡萄品种歌海娜(Grenache)能够在这些气候炎热而且分布零散的山坡葡萄园中轻松地存活了。

讽刺的是,尽管上周在中国的知识产权之争获得了胜利,但这些葡萄酒酒即使在原产地也正面临逐步减少的趋势。对好几代人而言,VDN葡萄酒一直是当地酿酒商收入的根基。但是现在人们却开始倾向于酿造干型葡萄酒,因为消费者们对货架上的甜葡萄酒总是兴趣不高。

鲁西荣产区酿造法国80%的VDN葡萄酒,其中大部分是甜美、充满杏子果味的里韦萨尔泰麝香葡萄酒(Muscat de Rivesaltes),用白麝香葡萄酿成。甜红葡萄酒只是鲁西荣VDN中次要的一小部分,就连著名酿酒商如Domaine de Traginer都已经开始转而酿造更多科利乌尔干葡萄酒。同样适用歌海娜葡萄,这些葡萄酒被直接发酵为干葡萄酒,而没有经过“mutage(在发酵过程中的酒浆里加入无味的葡萄烈酒以停止发酵过程)”的过程。

图片:巴纽尔斯VDN葡萄酒

确实,这种甜红葡萄酒人容易被人们忘却——在葡萄酒行业,甜品葡萄酒本来就是十分小众的葡萄酒种类,其中红甜品葡萄酒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不过一款不错的巴纽尔斯葡萄酒却是“堕落之美”的绝佳定义:这些酒诱惑你沉沦其中,放纵自己尽情享乐。希望在中国法庭上取得的胜利,这些葡萄酒能够能够吸引更多消费者来领略它们的魅力。

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AR Helyos AOC Banyuls 2012 muté sur grains

杯中浓郁的深红色宛如夏日的滚滚热浪,甜而不腻,带有浓厚的巧克力-摩卡咖啡香气以及直冲鼻腔的无花果干及肉桂口味。装瓶前未经过滤澄清,100%使用红歌海娜葡萄酿造。产自只有6公顷的低产葡萄园中的60年老藤,是地中海地区最古老的葡萄藤之一,平均产量仅为每公顷18百升。残糖116g/l,酒精度16.5%。94分

AR Helyos AOC Banyuls 2013 muté sur grains

丝绸般柔顺的口感,甜美的口味与细腻的单宁架构以及香辛口味配合得恰到好处,令这款酒丝毫不显浮夸。对我而言2012年份的平衡度更好,但2013年份也理应被人们更多地了解和赏识。甘美的黑樱桃及李子口味,浓郁的可可粉香气中略带几分泥土的气息。酒精度16.5%。91分

*注:露喜龙是Roussillon的另一译法,Decanter采用译名为“鲁西荣”。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