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传奇

作者:

波尔多今年的“回归季(Rentrée)”有些奇怪。整个八月阴郁沉闷,充斥着酿酒师们绝对不会喜欢的连绵阴雨。进入九月天气却突然放晴,就好像九月的第一天开启了一道开关一样。葡萄藤已经结出了充足的果实,现在可以开始慢慢达到饱满甘美的成熟状态。这一切都取决于好天气持续的时间,也难怪人们的对话中总包含着“但愿能走好运”、“不要冒险,但是……”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等词句。

图片: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的送葬行列 © Luc Castel / Mouton Rothschild

但是,九月的收获季刚过去一周,梅多克已经举行了两场传奇人物的葬礼。第一场是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的葬礼,于9月1日在波雅克举行。仅仅五天后,在Lamarque又举行了Jacques Boissenot的葬礼。他是葡萄酒顾问,更是许多波尔多最优质的葡萄酒的“秘密武器”,其中就包括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的木桐葡萄酒。

“他们就像月亮的两面,”一位参加了两场葬礼的酒庄庄主在仪式上说道。葬礼会场的设置决定了基调:Philippine女男爵的葬礼在她美丽的一级酒庄中举行,出席者包括音乐家、演员、政治家和葡萄酒世界的著名人物。Boissenot的葬礼在Lamarque当地一个质朴的教堂内举行。Lamarque是波雅克南部几英里外的一个乡村小镇;过去半个世纪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与波雅克1,200人的葬礼会场相比,教堂只能容纳500人,但依然挤满了前来吊唁的人们。他们来自你能想到的每一种类型的酒庄,有合作社的经理,有小型酒庄的父子,还有最著名的列级酒庄的总经理们。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优质葡萄酒产区中生活的形形色色的人们都前来向这个尽其所能提高葡萄酒质量、并协助他们取得了无数成功的男人致以敬意。

图片:Jacques Boissenot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像火焰一般耀眼而充满传奇色彩,Boissenot则安静而低调。但即使有着种种不同,他们却共同经历了波尔多最为重要的一个世纪;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梅多克有着相同的热爱和理解。两场葬礼都流露着真实的情感,令人切实地意识到两位伟大的人物离开了我们。人们有时太过轻易而频繁地使用“传奇”这个词,但我知道它正是我所撰写的关于波尔多一级酒庄的书籍《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最恰当的标题。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和Jacques Boissenot在这本书中都占据了重要的篇幅,并且完全实至名归。

Philippine女男爵生于1933年11月22日,Jacques Boissenot出生于五年后的1938年9月10日;两人的童年都在战争年代中度过。Boissenot生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Beirut);这座城市位于曾经的奥斯曼帝国的南部地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开始,他父亲所在的法国部队就驻扎于此。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部队正式撤离黎巴嫩,7岁的Boissenot回到法国并来到波尔多。相比之下,Philippine女男爵生于巴黎,享有Rothschild这个名字所拥有的一切荣华富贵,与Boissenot大相径庭,但她却经历了战争最残酷的一面。1944年,她亲眼目睹出身贵族且信奉天主教的母亲Elisabeth Pelletier de Chambure被盖世太保从巴黎的家中带走。她母亲认为尽管自己与一位杰出的犹太人结了婚,但她的天主教徒身份可以保护她。然而,她被带往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而年仅10岁的Philippine从此失去了母亲。

“这个童年创伤在Philippine女男爵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波尔多市长Alain Juppé在她的葬礼上说,“这给她带来了令人惊讶的生活动力。”

Philippine女男爵很少谈起这个事件,但她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之所以能够逃生,要感谢一位不知名的德国军官。那位军官在德国有一个和她一样大的女儿,因此没有把她和她的母亲一起带走。她说失去母亲使她“在至少10年的时间里一直采取暴力的生活方式。我记得我感觉自己必须要斗争,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轻易完成。”这种斗争感从未离开她,但她以此实现了巨大的成功——不仅仅作为一位在法国和其他国家拥有产业的酿酒师,更作为一位女演员。她于1958年毕业于巴黎国立戏剧艺术学院(Conservatoire National d'Art Dramatique),并在极具代表性的 “法兰西喜剧院(Comédie Française)”工作。这种斗争感也使她和父亲Philip男爵走得更进。她的父亲在战争的最后几年一直在自由法国军队中与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并肩作战,并且在法国光复后才回到波尔多——和Jacques Boissenot与家人回到法国开始新生活几乎是同一个时间。

图片:Philippine de Rothschild女男爵 © Emanuele-Scorcelletti / Mouton Rothschild

Philippine女男爵从父亲那里学习并最终继承了他的事业。从各个方面讲,她都令人敬畏。她是一个杰出而强势的采访对象。她时不时会用上不耐烦的命令口吻,这是出了名的;尽管如此,我依然期待和她的每一次通话或会面。人们一定会十分怀念她,而且我确信当我们参观木桐酒庄内的历年酒标展览时,肯定依然能够从中感受到她的用心。1981年,她创造了这个酒标巡展,以纪念从她父亲在世时开始的传统——邀请著名艺术家为每个年份绘制酒标。在过去几年进行酒庄翻修时,她将这个展览永久地安置在了波雅克,作为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1962年开放至今的艺术和葡萄酒博物馆的延伸。

Philippine女男爵几乎没有对原来的博物馆进行任何改动,按照其父亲的意愿将其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然而,新展厅的每一个细节都由她亲自监督,处处充满智慧、活泼和迷人的魅力,详细介绍了每一个艺术家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被选中的。木桐酒庄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比如1973年酒庄晋升为一级酒庄,还有1987(年份)Philippe男爵去世等等——是其中的关键所在。参观者可以看到同一个艺术家设计的其他版本酒标和放大版本的酒标,从而更好地了解酒标背后的故事。然而最重要的是,这些展品显示了Philip男爵以及他的女儿Philippine女男爵共通的远见卓识,以及纯粹旺盛的勇气和魄力。

波尔多并没有博物馆可以纪念Boissenot,但他身后留下的却是不计其数的葡萄酒。而他最令人熟知的正是那份安宁、细心,以及令人惊异的出色天赋:他能够展现葡萄酒的最佳品质,体察葡萄想要表达的东西并将之表现在葡萄酒当中。在去世前一晚,他还在实验室里与儿子Eric交流知识和经验。上一周,他肯定很高兴看到重新出现的阳光,期待着2014年份是一个优秀的年份。但他认识到即使最好的收成也需要一个沉着稳定的酿酒师。有一次他曾对我说:“健康的葡萄也有它们自己的问题……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过于苛求它们。”

对我来说,用这句话来概括Jacques Boissenot再合适不过了——他本可以舒适地享受在他的帮助下酿造出的伟大葡萄酒带来的荣光,并充分利用将现代酿酒学普及到整个波尔多为他带来的影响力;然而每一次,他所选择的都是抵制诱惑,并将注意力放在手头的工作上,天气和土壤就是他眼中的一切。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