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的“异类”葡萄

作者:

这座小小的、12世纪建成的“希望圣母教堂(Notre-Dame de Tout Espoir)”矗立在St Genès de Lombaud村的葡萄藤和灌木丛中。这个风景秀丽的村庄位于波尔多两河区域(Entre-deux-Mers)。西里维尔•库赛乐(Sylvie Courselle)的孩子们都是在村中的这座小教堂里接受洗礼的;她的家族名下最好的一片葡萄田就在附近。这是一个宁静的地方,大片野花从岩板地面和石头墙的缝隙里探出头来——令人很难想象这里会是一场革命的起点。但事实上,这里的空气中却充满了变革的气息。

图片 © 爵蕾酒庄

库赛乐家族(Courselle)是爵蕾酒庄(Chateau Thieuley)的拥有者,也是两河区域无人不知的名门。两河区域是波尔多最大的法定产区之一,拥有近4,000英亩的土地和250个酿酒商,每年出产近1,200万瓶葡萄酒。这个产区很少得到人们的赞美,可能因为这里没有分级系统,也很少得到来自奢侈品制造商或者大银行的外来投资(不过中国买家对这里绵延的群山以及风景壮丽的山颠情有独钟);而且,两河区域法 AOC(AOC Entre-deux-Mers)只适用于白葡萄酒,而非红葡萄酒(在这里酿造红葡萄酒毫无问题,但是只能在酒标上注明“AOC Bordeaux”,即波尔多 AOC)。不过这里大概有六个著名酿酒商:勒顿家族(Lurton)、Despagne家族、Ducourt家族、Dupuch家族、Gonfrier家族和库赛乐家族。

库赛乐家族名下位于希望圣母教堂附近的38英亩葡萄园传统上一直被用于酿造爵蕾酒庄的旗舰葡萄酒Réserve Francis Courselle。这款酒比酒庄的同名主打葡萄酒要贵一点,使用的葡萄藤生长在酒庄最佳的粘土及砂砾土壤中,还有一小片生长在St Genès de Lombaud村特殊的土壤中——这里高比例的蓝粘土(blue clay)以及活性石灰石(active limestone)赋予葡萄一种特殊的复杂风味(活性石灰石成分太多的话会产生破坏性效果;不过如果碳酸钙的含量适度,能够令植物吸收,则有助于调节葡萄藤的水分供给,促使葡萄藤向更深处扎根,并保障良好的营养吸收)。

“我们对这里的土壤环境非常满意,所以将近八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决定栽种更多葡萄藤。” 西里维尔•库赛乐说道。她是跟随父亲法郎西斯(Francis)一同工作的两姐妹之一。“我们对土壤进行了进一步研究,并为种植整备了土地,选好了葡萄插穗。我的姐姐玛丽(Marie)试图通过惯常的产区系统注册这片土地的栽种情况,但我们发现这片土地并不在在两河区域 AOC或波尔多 AOC的范围内,并被告知我们无权在这片土地上栽种葡萄藤。”

图片:(左起)西里维尔、法郎西斯和玛丽·库赛乐 © 爵蕾酒庄

“我们知道这片土地拥有良好的风土,所以要求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INAO)来看一看。他们也同意这片土地有着良好的条件,但说我们依然需要通过正规程序提出申请。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五年才能让这片土地被认证为波尔多 AOC。”

不过库赛乐家族并不准备坐着干等;他们选择使用“法国优质餐酒(Vin de France)”标注自己的葡萄酒。这意味着他们忽然不再受到任何波尔多法定产区规定的限制了。他们摒弃了梅乐和赤霞珠,转而选择了霞多丽和西拉。

“我们的葡萄园土壤中含有大量石灰石成分。” 西里维尔说,“而我父亲一直非常喜爱勃艮第白葡萄酒。在20世纪80年代,他是两河区域第一批使用橡木桶酿造白葡萄酒的酿酒商之一;从经济角度来考虑,这是一个十分疯狂的决定,但却是他的爱好所在。” 除了霞多丽之外,西里维尔的酿酒师丈夫还在在蒙彼利埃(Montepellier)近郊的Pic St Loup AOC种植了西拉、歌海娜和慕和怀特(Mourvedre)。“玛丽和我一直热爱着北隆河谷西拉的风格。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我丈夫一起在隆河谷品鉴各种西拉葡萄酒,学习这种葡萄的特性。”

图片: Les Truffieres系列 © 爵蕾酒庄

2007和2008年,他们开始种植新的葡萄藤。如今他们已经种下了3.7英亩霞多丽和2.5英亩西拉,每英亩种植2,400株葡萄藤。而除了葡萄藤之外,这里还出产另一种法国美味料理的基石——事实证明,活性石灰石土壤也非常适合附生了松露菌丝的橡树(俗称truffle oak)。现在St Genès de Lombaud村拥有150株松露橡树。它们比葡萄藤需要更长一些的时间才能成熟,并且在2018年前都不太可能出产松露。不过它们已经开始产生了影响,因为这里的葡萄酒就以“松露(Les Truffieres)”命名。

库赛乐家族不是波尔多唯一一个实验种植“异类”葡萄品种的酿酒商。Stéphane和Christine Derenoncourt正在波尔多丘-卡斯蒂永(旧称Côtes de Castillon)种植霞多丽,并将在两年后采收;Clos Dubreuil酒庄的Benoit Trocard早在2011年就在圣爱美浓栽种了霞多丽,2013年份将以“Dubreuil Chardonnay(同样是法国优质餐酒等级)”的名称出售。北上到达梅多克,贺都酒庄(Chateau du Retout)的Hélène 和Frédéric Soual则种植了大满盛(Gros Manseng)、萨瓦涅(Savagnin)、灰长相思(Sauvignon Gris)以及白蒙得斯(Mondeuse Blanche,是西拉葡萄的先祖之一)。

“最大的挑战是采收以及酿酒。” 西里维尔坦承道,“当我们认为果皮达到适宜的厚度时,所有葡萄都会根据品尝的结果采用人工采收。我们重新修整了祖父曾经使用过的水泥酒缸,用以酿造西拉葡萄酒,因为那是我们拥有的尺寸最小的酒缸;霞多丽则在波尔多和勃艮第产的橡木桶中发酵。我们正在实验新橡木的比例以及浸皮时间。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过程,为我们提供了重新与小型葡萄酒零售店以及餐厅建立联系的机会。爵蕾酒庄葡萄酒的产量已达每年500,000瓶,所以我们的酿酒工作也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新规模。”

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Les Truffieres Chardonnay, Vin de France 2012

烟熏橡木气息,带有明显的霞多丽葡萄特征,更类似于勃艮第而非夏布利的风格。尽管它略欠年轻默尔索(Meursault)葡萄酒令人印象深刻的还原反应气味以及燧石口味,但对于一款年轻而平价的葡萄酒而言,这样的要求有些吹毛求疵了,何况这款酒如此迷人。你可以通过这款酒略显短暂的余味察觉到这些葡萄藤还很年轻。不过这款酒却能在杯中绽放,展现更美好的滋味。比起2011年份的同款葡萄酒,2012年份要成功得多(遗憾的是2013年由于葡萄园被冰雹严重侵袭,酒庄没能出产任何葡萄酒。我们只能等待2014年份的到来,看看是否有进一步的提高)。零售价13欧元。

Les Truffieres Syrah, Vin de France 2012

酒庄在这款酒中再一次对香氛进行了良好的诠释。气味纯净,带有葡萄品种的特征以及明显的黑胡椒辛香。不过,这款酒的口味缺少酸度支撑,而一款优秀北隆河谷西拉通常有着良好的酸度和微咸的口味。这款酒使用70%新橡木桶,经过18个月的陈年,可能时间稍长了些,因为橡木的口味真的十分明显,而这种类型的“法国优质餐酒”等级葡萄酒并不会被人们收藏很长时间才开瓶饮用。我没有品鉴这款酒的2011年份,所以并不知道这款酒是否比其第一个年份有所提高,不过我十分期待这款酒在未来几年的发展。零售价13欧元。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