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13年份

作者:

今年的期酒品鉴周宣传开始得有些奇怪。与最初的预想不同,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一趟来波尔多品鉴2013年份不枉此行。

图片 © DecanterChina.com

波尔多人很会夸赞一个年份,不过今年令人感到振奋的是,大家都实事求是地称2013年份为“适宜饮用的年份”。最优秀的葡萄酒都表现出花香和柔和优雅的单宁——不是那种非要留到出生、受洗礼或者结婚等大场合才能开启,而是在未来十年内就可以享用的酒。很多人对此表示惊讶,好像波尔多酒庄集体忘记了如何欣赏风格雅致的葡萄酒似的。品鉴周期间,我至少参加了三次与酒庄总经理们的谈话,讨论这个年份是否促使他们对近年来的葡萄酒风格进行了重新评估。宝嘉龙酒庄(Ducru Beaucaillou)的Bruno Borie表示,在多年来追求厚重的单宁、高酒精度和充分萃取果实后,今年最好的葡萄酒所具有的纯粹的适饮性使他 “重新发现了优雅、平衡的葡萄酒风格的乐趣。”

品鉴周期间另一个被广泛谈论的话题是:“这个年份的可悲之处在于,尽管有一些非常适合饮用的葡萄酒,但它们的定价却会令人高攀不起。”

如今两周过去了,这个预言不幸应验。到现在为止,大部分酒评人已经公布了他们对这个年份的评价,酒庄庄主和经理们也陆续公布了各自的期酒价格,以便消费者们下单预订。这个极具代表性的时刻是一年中最令人神往的时候:中间商们和酒庄庄主频繁接触,争夺可以购买的期酒数量,并在消费者当中营造出兴奋的氛围。并非只有引起轰动的年份才能带来这种兴奋感;2009和2010年份当然令人疯狂,但2008年份的销售也出乎意料地顺利,尽管那并不是一个“明星年份”。这得益于那个年份价格上的优势,以及中间商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图片 © DecanterChina.com

所以,大家都以为在经过所有这些关于“适饮年份”的讨论之后,2013年份的定价应该不是什么难题。没有人认为中国市场在为2009和2010年份的价格飙升做出巨大贡献后,还会在今年继续如此。而且,推动葡萄酒在销售渠道中的快速流通是明智的做法,因为这样可以令葡萄酒在尚有新鲜的果味、轻盈的单宁和馥郁的芳香时进入市场,供消费者享用。

但是……酒庄在定价方面的决定似乎与此完全背道而驰。截至目前为止,绝大部分酒庄只在口头上说着要降价,实际却仍在2012年份的价格上下徘徊。

Private Cellar的Nicola Arcedeckne-Butler对我说:“在波尔多时我真的感到很高兴,因为很多葡萄酒都很好地反映了这个年份,酿酒师们并没有施加过多的人为影响。但这些并不是需要人们以崇敬的态度小心收藏的葡萄酒;它们应该被标上合理的价格。”

大家的失望情绪显而易见,而且反映在行业的各个层面上。不过,如果因此而认为整个期酒系统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则未免太过武断。这种在装瓶前就购买葡萄酒的形式是消费主义(consumerism)的一个鲜明例子,并且是一种从众行为。以2009和2010年份为例,那时候围绕着葡萄酒和期酒宣传的兴奋感是十分惊人的。回首当时,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几乎无法离开电脑片刻,因为时时都有令人瞠目的新价格等待被报道。而那个时候给消费者的建议?就一个字:买。本周,我和多个葡萄酒基金进行了交流;从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购买任何葡萄酒了,因为2009和2010年份对他们的消耗非常大——这真的非常讽刺,因为他们的客户本来可能有更好的机会,像购买一两款2008年份一样投资几款出色的2012年份。

不过从众行为的威力是非常大的,并且令人很容易就忽略一个事实:并不是期酒系统出了问题,而是参与其中的单个葡萄酒。有一些酒庄是有可能改变整个局面的。

1) 玛歌酒庄

不管你怎么评价一级酒庄的价格,它们都是谈到期酒周的意义时一定会被攻击的葡萄酒。从长远角度来看,它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既适宜饮用,又适于投资——并且他们理解这个系统的运作,所以如果它们在某一年犯了错误,那么它们一定是波尔多所有葡萄酒中最有可能在下一年回馈市场的酒款。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Lafite)敢称自己的期酒是最好的,是因为它投放到市场的数量极大,并且不操纵二级市场的情况。而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值得称赞,是因为它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更大的葡萄酒集团(例如,你不需要为了获得玛歌葡萄酒的购买配额而被强迫购买其它葡萄酒,至少酒庄不会做出这样的要求)。

图片 © DecanterChina.com

2) Denis Durantou的葡萄酒系列

与一级酒庄相反,如果你希望为了所有正确的理由购买期酒,Durantou是你的不二选择:产量低、性价比高、价格稳定,而且如果你现在不买,将来恐怕就买不到了,因为这些酒是那种买来享用的葡萄酒。La Chenade、Les Cruzelles、Montlandrie、Petit Eglise——当然还有克里奈教堂酒庄(l’Eglise Clinet)。在这类葡萄酒中,我想再加上几款来自右岸的葡萄酒:来自欧颂酒庄(Ausone)团队的穆兰圣乔治酒庄(Moulin Saint Georges)是一款, 来自穆义公司(JP Moueix)的柏图斯之花酒庄(La Fleur Petrus)是另一款。

3) 凯隆世家酒庄

从传统上来讲,凯隆世家酒庄(Calon-Ségur)被认为是期酒销售比较成功的典范。在著名酒庄中,凯隆世家大概是期酒价格最为稳定的了,并且历史上销售情况一直居所有酒庄之首,因为它将自己的葡萄酒分散到众多中间商手中,很少有公司可以获得12箱以上的配额。2009和2010年份凯隆世家的中间商价格在50欧元左右,而随后的2011和2012年份则在30欧元左右。今年,该酒庄的价格并没有下降太多(中间商价格37.20欧元),但它也没有在可以涨价的时候疯狂抬高价格。

4) 传统的波雅克葡萄酒

作为一个产区,波雅克的葡萄酒从来没有被廉价出售过,不过这里有这么几个酒庄一直顽固而光荣地坚持着传统,提供物有所值的葡萄酒。拉古斯酒庄(Grand-Puy-Lacoste)是其中之一(这个酒庄常常被中间商评为性价比最高的期酒),此外还有巴特利酒庄(Batailley)——它们都提供优质的波尔多红葡萄酒,而且价格不会忽上忽下。

5) 波尔多干白葡萄酒

为什么要购买这个年份的干白葡萄酒呢?因为干白葡萄酒的数量远远小于红葡萄酒,而且在2013这种白葡萄酒十分成功的年份里,好酒总是销售得很快。比如靓茨伯酒庄白葡萄酒(Lynch-Bages Blanc)就几乎被立即抢购一空,诗密拉菲酒庄白葡萄酒(Smith Haut Lafitte Blanc)也是一样。很显然,侯伯王白葡萄酒(Chateau Haut Brion Blanc)、小侯伯王白葡萄酒(La Mission Haut-Brion Blanc)、玛歌白亭(Pavillon Blanc)等等也是如此。如果你不购买这些期酒,那将来就很难再买到了。再说,谁不希望在骑士酒庄白葡萄酒(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或者奥莉薇酒庄白葡萄酒(Chateau Olivier Blanc)装瓶后就马上能在家里收到自己购买的那一份呢?

欲了解更多关于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价格的信息,请访问www.decanter.com/bordeaux-2013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