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遣、交友、然后酿造属于你的波尔多葡萄酒

作者:

Viniv公司的客户周末聚会恐怕是世界上最不寻常、也最有趣的社交聚会了。在这个聚会上,你很可能坐在被称为“韩国流行音乐之王”、SM公司创始者及音乐制作人李秀满(Lee Soo Man)的身边,对桌是则是前重金属吉他手、现在摇身一变成为雪茄制造商的Pete Johnson(纽约市长Rudy Giuliani也是他的Tatuaje雪茄的忠实拥护者)。

Images courtesy of Chateau Lynch-Bages and Viniv

李秀满这周末遗憾没能参会,但Johnson来了。其他在场的名流还有荷兰标志性服装品牌Scotch & Soda的两位创始人Duco Habemma 和Job Roodnat,以及加拿大籍香港歌手、演员廖碧儿。她目前正在中国大陆拍戏,却为了这次聚会专程乘飞机赶来波尔多。

不过尽管各界名流齐聚,在这里他们却绝口不谈自己的本职。这是一个属于酿酒师们的聚会,而每个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调配自己最新年份的葡萄酒之上。在场的20个小组来自世界各地,此刻正在进行最后的品鉴并做出决定,随后他们各自的2011年份“小型特酿”葡萄酒就将被装瓶。此刻若想走近这些名流,恐怕谈论赤霞珠的混酿比例是更有效的方法,而不是热情地索要签名。

不过,组织这场聚会的Cazes家族可没有忽视这些客户的影响力。刚刚成为个性化订制葡萄酒Viniv公司拥有者的Cazes家族足够聪明,知道这些对波尔多充满兴趣、并情愿为了亲身参与葡萄酒酿造过程而支付大约8000英镑/桶价格的客户值得他们花费时间好好了解。

“和首席执行官Stephen Bolger见面之后,我立刻觉得十分欣赏他,但我觉得他的想法太疯狂了。酒庄庄主Jean Charles Cazes(如图)直白地说道。“但最终说服我的是这些酿酒客户。他们中的很多已经是相当有经验的葡萄酒收藏者。这项个性化订制葡萄酒业务与我们的已有业务相辅相成,而将其设在靓茨伯酒庄所在的靓次伯村(Bages Village)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除了一流的客户名单之外,这项业务还带来了其他好处。“波尔多因葡萄酒而闻名于世,但一直较为保守。”Cazes说道,“而Viniv是打破条条框框、与葡萄酒爱好者们建立起联系的绝好方式。”

和Cazes一样,我第一次与Bolger见面是在2008年。他在芝加哥长大,母亲是法国人,08年搬到了法国。他在法国建立一个加利福尼亚传统的定制葡萄酒服务公司(custom crush winery)的计划似乎一定可以在波尔多这样标志性的地区取得成功,只要当地人肯卖葡萄给他。

“一开始我遭遇了多次拒绝,”Bolger说道,“直到我弄明白了波尔多系统的运行方式,找了一个中间人代理——这就是在波尔多行事的窍门。中间人打了几通电话,机遇之门就应声而开了。而我们最大的突破是在Jonathan Maltus的圣爱美浓的德诗雅酒庄(Chateau Teyssier)找到了可供使用的酒厂,并说服了Eric Boissenot(五大一级庄中四座酒庄的葡萄酒顾问)担任我们的客户酿酒顾问。”

当听说加利福尼亚的母公司Crushpad去年出现了一些财政危机之后,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几个月(现在Crushpad已被重新更名为The Wine Foundry)。在幕后,Crushpad的波尔多分支被从母公司完全分割出来,现在由完全被该公司的潜力所征服的Cazes家族持有多数股权。公司从圣爱美浓搬出(不过Maltus会继续为酒庄提供葡萄),搬入了靓茨伯在酒庄附近重建的村庄中特别设计的葡萄酒厂。而这也不光是一次收购:Bolger同时成为了靓茨伯酒庄以及Cazes家族持有的酒庄产业及旅游活动的首席运营官(COO)。

不仅所在的波雅克是波尔多正统葡萄酒酿造的心脏地带,靓茨伯村更配套Cordeillan Bages宾馆和米其林二星餐厅Cafe Lavinal,以及Cercle Lynch-Bages葡萄酒学校,可说在地理位置上占尽优势。不仅如此,Viniv的客户还可以和靓茨伯酒庄Daniel Llose为首的酿酒团队直接交流,更有Boissenot担任顾问。靓茨伯酒庄出产的葡萄虽然不能提供给这些客户使用,但Cazes家族提供其他葡萄园中的一些葡萄供他们选用。客户依然可以取用知名产区如玛歌、波雅克和圣爱美浓的一些葡萄园出产的葡萄,还有一些拥有老藤、风土条件优异的葡萄园可供选择。

个性化订制葡萄酒也带来了社交活动的一面。周六的晚宴在靓茨伯酒庄采收工人的房间举行。这里是收获这一季的葡萄时,饥肠辘辘的采收工人在返回葡萄园工作前小憩并享用可口的当地食物的地方。(“这是你们应得的犒赏,”Cazes说道,“因为你们已经为自己的葡萄酒忙碌了一天。”) 一瓶15升(nabuchodonosor)的1985年份的靓茨伯被慷慨地开瓶用来搭配以慢火烘烤的羊肉享用。

住在新德里,经营着一家名叫Synapse India的公司的Shamit Khemka对我说道:“Viniv与靓茨伯以及Cazes家族的结合给我更多信心。我喜欢个性化订制葡萄酒的概念,同时希望酿造出来的葡萄酒能够让我的孩子们继承。”这句话我在当晚听到了不止一遍。

“去年我们主要忙于最后敲定新公司的实际运营事宜。”Bolger说道,“现在我们终于走上正轨了。”2008年以来,共有400位来自二十多个国家的客户通过Viniv酿造了自己的葡萄酒。上周Viniv团队刚刚和来自莫斯科和阿塞拜疆的客户签约,仅2012年份期酒周期间就卖出了九桶份的个性化订制葡萄酒。

亚洲爱好者对这项服务的兴趣正在提升,Cazes家族的影响力也将对此有所帮助。Bolger在香港和中国大陆举办了一系列活动,并且聘请了池清作为Cazes家族的中国大区代表。池清在波尔多取得硕士学位,并在靓茨伯酒庄工作了六个月,现在她全职在上海工作。未来还计划充分利用在波雅克享有盛名的靓茨伯酒庄的影响力宣传Viniv。

“靓茨伯酒庄每年接待20,000名来访者。”Bolger说道,“我们希望让这些来访者能够轻易地使用Viniv提供的服务。所以我们将事先准备四到五种混酿,让人们能够轻松地参与,而不一定需要酿造一整桶酒,或者全程参与调配混酿、设计酒标的过程。”

对大多数Viniv的客户而言,问题不在于少参与酿酒过程,而在于怎样才能参与更多。“我最开始只酿造了一桶葡萄酒。”廖碧儿说道,她的葡萄酒(酒标如右图)在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中获得了铜奖(大赛整个品鉴过程均为盲品),“我不断地想参与更多,酿造出一款葡萄酒是收获,亲手酿酒的经历更加引人入胜。”另一位Viniv客户,来自瑞士苏黎世的Jonathan Drake刚刚在南非购买了自己的葡萄园。“一开了头就停不下来,”他“忠告”道,“如果可能的话,这真是让人想干一辈子的行当。”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