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的“葡萄酒行业”

作者:

于我而言,对波尔多的知识积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起点则来源于波尔多的几本经典参考书。令我尤其受益匪浅的有Michael Broadbent撰写的《波尔多百科全书*(Bordeaux Encyclopaedia)》、David Peppercorn的《波尔多*(Bordeaux)》、Stephen Brooks的《人物、权力与政治*(People, Power and Politics)》,还有许多经过一丝不苟的调查撰写成的书籍。不过直到我读到William Echikson的《贵腐*(Noble Rot)》之后,我才开始真正理解波尔多这片土地。 (*本文书名均为意译)

Echikson的这本书出版于2004年,从颇为粗鄙而八卦的角度记述了波尔多葡萄酒界的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伊甘酒庄(Chateay d’ Yquem)时任庄主Lur Saluces的要求下,这本书曾被禁止在法国传播。这本书详细讲述了Saluce究竟是如何将这座传奇的苏甸酒庄转让给路威酩轩(Louis Vuitton Moet Hennessy)集团的过程。不出意外,Saluce不但认为这本书的内容不成体统,甚至觉得它是对自己名誉的毁谤。这本书出版于我移居波尔多之后的那一年,无论是我还是我当时遇到的那些酒庄庄主们,都把这本书当成最常看的睡前读物。虽然没人会承认,但这些庄主们似乎都对Saluce与Bernard Arnaud之间的争执知之甚详,尽管他们中有些人从没拿起过这本禁书。

这周在波尔多的葡萄酒世界中掀起轩然大波(而且截至目前来看将引起一场名誉权诉讼)的另一本书,让我想起了这本《贵腐》。这回风暴的核心是一本叫做《葡萄酒行业(Vino Business)》的书,以法语写成,作者是调查记者Isabelle Saporta。在这本书里,Saporta记述了法国葡萄酒产业的方方面面,对特权阶级、力量庞大的派系和时代错误是如何对这个产区的行事方式产生影响的提出了种种疑问。

和《贵腐》不同,这本书不仅仅把目光放在波尔多,还提到了众多很有价值的题目:从葡萄园中使用的杀虫剂,到规范法国葡萄酒产区系统的官方机构INAO是否很好地履行了职责,包罗万象。不过波尔多获得的页数明显要多一些,内容包括中国庄主增多带来的紧张气氛,以及最新一次圣爱美浓列级(柏菲酒庄Chateau Pavie和金钟酒庄Chateau Angelus被评为了特一级A等酒庄)带来的余波。

这是全书中获得最多瞩目的章节——可想而知,圣爱美浓(Saint Emilion)在这本书中的形象可不怎么样:读完后我的印象是,这是一个闭塞、人们热衷于背后说坏话、长期勾心斗角的小世界(听起来很耳熟?Saporta为了让读者充分领会到这一点,干脆将这座右岸小镇比作了美剧《达拉斯Dallas》——一个少数几个权势大亨充分利用他们的才能、毫不留情地追求个人利益的蛇蝎巢穴)。在这本书中,金钟酒庄的庄主Hubert de Bouard遭到了格外刻薄的批判,被指因为参与了本次评级而作出了损公利己的行为。你可能记得,三座遭到降级的酒庄于2013年4月提出一纸诉状,指责这次列级是“作弊的结果”,而de Bouard和另一位圣爱美浓庄主Philippe Castéja都在这次诉讼中被“指名道姓”了。Saporta的调查对这一点进行了充分的挖掘(她采访了原告之一的Pierre Carle)。毫不令人吃惊的是,de Bouard对此极其不满,于上周以侵犯名誉权对作者以及本书的出版社告上了法庭(Saporta告诉我她“心平气和”地等待着判决结果。)。

图片: Hubert de Bouard

也许我应该说明,关注这件事有个人因素在其中:事实上我正在为一本关于金钟酒庄和圣爱美浓的书进行各种调查。我公开地说过多次,圣爱美浓很难为自己辩白——酿酒商们频繁地对列级系统提出质疑,而且极其公开地彼此攻击;当地酿酒师本应关注葡萄酒,但却总在其他事情上争执不休,自毁名誉。尽管如此,该书对列级过程的描述充斥着不实和夸大的文字,某种程度上令Saporta的论断大打折扣。

对我而言,这本书最有趣且最令人震惊的部分和这些全无关系,而是关于杀虫剂的内容。这个主题听起来不怎么吸引人,可能也是这部分还没被多少人谈论过的原因。不过相比酒庄之间围绕特一级评级的明争暗斗,这才是更能直接影响到葡萄酒饮用者的内容。香槟产区因为其高度工业化的葡萄园耕种方式在书中受到了严厉的批判,特别是用直升飞机播撒杀虫剂的做法——据Saporta的报道,2012年在香槟的Marne地区,635个村落中的154个都使用了直升飞机对葡萄藤施用杀虫剂。2013年,勃艮第金丘(Cote d’Or)对1100公顷葡萄藤也采取了相同的做法——尽管法国国家农业中心(Cemagref)以及国家农业研究中心(INRA)进行的研究都明确强调了这种施药方法的低效性,以及70%到90%的药剂都会平白损耗(比如杀虫剂落在其他东西上而非葡萄园上)的事实。

图片: Isabelle Saporta
© Patrice Normand

Saporta撰写的上一本书叫做《关于农业的黑皮书(Le Livre Noir de l’Agriculture)》,里面的内容正是精耕法(intensive farming)及其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可能她在这方面的知识更加丰富,我感到她的新书在讲述这部分的内容时要流畅、动人得多,特别是关于杀虫剂受害者的章节。她采访了多位在葡萄园工作的工人,其中有酒窖总管的女儿、全家都长期务农的Marie-Lys Biveyran:她的兄弟47岁就因为癌症过世,她深信疾病是由于他的工作地区——利斯特拉克-梅多克(Listrac Medoc)施用的杀虫剂引起的。“他不抽烟也不喝酒,但他的工作是为葡萄藤撒药,因而每天都暴露在危险的化学药剂中。” 她目前正在进行不懈的斗争,希望这种类型的癌症能被当作职业病对待,使患者能够更容易地得到保险公司赔偿,并且在工作环境安全方面得到相关的法律许可。她敦促自己兄弟的前雇主透露他此前接触的化学药剂成分,呼吁利斯特拉克当地人化验自己的头发,验证其中是否有杀虫剂的成分;此外她还努力让通常没有什么话语权的那些从事农业生产的工人能够有机会说出自己的心声。这是一个很少有人会明确讨论的话题,也许作者想做的,正是借一点惹人争议的热点话题吸引更多目光,以盼他们能够注意到这本书中真正重要的信息。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