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米高·桃乐丝:西班牙的全球变暖之战

作者:

昨天白宫官员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很可能即将带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气候变暖的威胁是否迫在眉睫?西班牙正在用实际行动作出回答……

Miguel Torres Senior
Miguel Torres Senior

“我们并不知道未来的几年里,世界政治环境会发生什么变化,但我们知道全球变暖的脚步并不会停止。此时此刻,我们每个人能做什么,就变得更加重要了。”

我心目中的老米高·桃乐丝(Miguel Torres Senior)一直是位冷静沉着、柔声细语的老先生。就算是最沉痛的消息,只要从他口中说出,也让人平添几分安慰。

我第一次见到老桃乐丝先生,是在2008年的气候变化和葡萄酒世界大会上。

大会在巴塞罗那举行,主办者是邦丘•坎波(Pancho Campo),西班牙(以及智利)的第一位葡萄酒大师,曾任美国副总统的环境活动家阿尔·戈尔还通过视频连线发表了讲话。

老桃乐丝先生说,正是阿尔·戈尔亲自编剧并主演的电影《难以忽视的真相:全球变暖危机》,让他重视起全球气候变化的威胁。

去年12月,我再次见到老先生。那时阿尔·戈尔即将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见面。显然,老桃乐丝先生期待戈尔能够影响特朗普对于全球变暖的态度。

阿尔·戈尔解释过去10年的气候变化。图片来源: Moviestore Collection / Alamy
阿尔·戈尔解释过去10年的气候变化。图片来源: Moviestore Collection / Alamy

(可惜这一期望并没有实现。据来自2017年5月31日白宫最新消息,特朗普已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译注)

在此之前,老桃乐丝先生表示将继续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2016年底,他来到波尔多介绍自己的经验,并带来了几项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

桃乐丝家族声名赫赫,拥有2000公顷葡萄藤,每年出产几百万箱葡萄酒,一共有1300位员工。在葡萄酒行业,大规模家族企业不少,但除了老桃乐丝先生,世上还有哪位酿酒师会如此公开为减缓全球变暖的事业振臂高呼呢?

即使是大企业,也一样能认真寻求环境问题的解决之策——老先生就是一个榜样。

目前桃乐丝集团推行的项目中,影响力最大的要数“复活”抗旱的古老葡萄品种了(老先生管这个过程叫“酿酒兼考古”)。此外,桃乐丝持续对“边缘地带”区域进行投资——这些地区1)刚刚够着酿酒要求的及格线,2)有在未来能够进行葡萄酒生产的潜力。

老桃乐丝先生选择的地方,位于西班牙比利牛斯山海拔1000米左右——Tremp地区便是佳例:这里的葡萄园的海拔比桃乐丝的巴塞罗那酒庄,高出四倍。

再往上攀,在比利牛斯山海拔1200米处,桃乐丝另拥有一片土地,但尚未开垦;其在智利南部的伊塔塔谷(Itata)和再往南300公里的地方买下的土地,亦尚未进行开垦。

“有些人并不愿意把钱投在二、三十年后才能用来种葡萄的土地。我理解他们,但无视问题并不是解决之道。”

在老桃乐丝先生看来,那些对环境变暖问题并不上心的人令他焦虑。2011年,在桃乐丝、科多纽和维加西西里亚等著名酿酒商的号召下,众多西班牙酒庄共同签署了《巴塞罗那宣言》,表示将逐步减少碳排放量。桃乐丝在自己的宣言中指出了清晰可行的减排方案(从2008年至今已减排15%,在2020年达到减排30%的目标)。

当时,数百西班牙酿酒商也签署了宣言。“但他们大部分的目的是为了营销—在瓶子上增加一个标签。正如许多酒庄大谈可持续性发展,但并没有落实到行动上。如果不增加投资,切实降低碳排放量,这些都是空话。”

“有机葡萄园带来的污染多20%

老桃乐丝先生表示,眼前的目标是促使有机种植技术升级。对此,他身体力行:现在桃乐丝旗下获得有机认证的葡萄园中,600公顷在西班牙,350公顷在智利,还有32公顷在加利福尼亚。

但是,“有机种植的可持续性,其实一直是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正变得更严重。”老桃乐丝先生指出。

“我们都知道,葡萄园最大的碳排放源是拖拉机。而在有机葡萄园,酒农需要更频繁地作业,以保持葡萄藤的健康,这就导致有机法带来的污染反而比传统方式多20%。除此之外,土壤中的铜含量也是个问题。所以即使采取有机法,也并不意味着对气候变暖有帮助。我们需要将葡萄园的生态和可持续发展有机结合在一起。”

遵循老桃乐丝先生一贯的风格,他并没有仅仅指出问题,而是带来了多个解决方案:像令有机法更加符合扼制气候变暖的需求;研究一种特别的藻类,能够在酵母进行发酵时吸收二氧化碳。他还主张在欧盟设立一个独立于目前法规的“环保可持续”葡萄酒认证系统。

“目前,人们在波尔多液(氢氧化铜)的替代物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最值得注意的是一种用软体动物壳制成的药剂,能够有效抑制霜霉病,降低50%的铜溶液使用。我们希望说服欧盟各成员国,将这种药剂列为有机葡萄园中可以使用的产品。有机酿酒也需要与时俱进。”

对于全球变暖的否定者们,老桃乐丝先生并不畏惧。“我们曾经邀请几位对全球变暖的危害持否定态度的人士与我们对话,毕竟了解他们的观点也很重要。”不过说完他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些观点难以苟同。

老米高·桃乐丝是2002年Decanter杂志年度人物

(编译:Sylvia Wu/吴嘉溦,缩编自2016年12月Jane Anson发布的专栏’How Al Gore convinced Miguel Torres to fight climate change in wine’)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