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瓶上市!2017年份波尔多左岸,18个月后表现如何?

作者:

在波尔多2017年份正式装瓶上市后,Decanter波尔多专家Jane Anson对其进行了一次谨慎的品鉴评估。在经历了18个月的桶中陈年后,它们表现如何,2017年份又有怎样的特点,哪些酒值得购买,一起来读读这篇详尽的年份报告吧。

Image: Chateau Latour, p268 © Lothar Baumgarten
Image: Chateau Latour, p268 © Lothar Baumgarten

2017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

受到霜冻的影响,波尔多部分地区的在这一年的收成是历史最低记录之一。相较于2016,红葡萄的产量下降了40%,白葡萄下降了50%,总体要比十年间的平均产量低33%。不少酒庄更是被迫在调配比例上做出不同于以往的调整。

霜冻只是这个困难年份的开始,波尔多酿酒学会(Bordeaux Institute of Oenology)在报告中写道:“2017年仿佛在提醒着我们葡萄种植所面临的各式风险。”

而且,2017年并没有1961年份那么幸运——后者在寒冷的霜冻过后,迎来了近乎完美的生长季,保证了葡萄的成熟风味。

在2018年春季的期酒周中,年轻的2017表现参差不齐。个别酒庄无疑表现突出,显然酒庄付出了所有可能的努力。但相比更上一层楼的2018,以及出色的2016和2015年份,2017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

2017年份回顾

波尔多酿酒学会使用*五个指标(满分五分)作为评判年份好坏的依据。在2017年,波尔多大部分地区只有两到三分,极少数区域达到四分。

*五个指标:

1. 开花和结果都早而且快速

2. 气候温暖而干燥

3. 7月温暖干燥

4. 8月&9月也温暖干燥(但是不过度)

5. 采收期气候良好干燥,温暖但不过热,令采收的葡萄完全成熟,且没有降雨影响

在没有受到霜冻影响的地区,葡萄藤提早发芽。开花和坐果正常进行,分布平均。

但在4月26日和27日两天,温度骤降至零下六度,虽然个别地区逃过一劫,但许多酒庄因为这场降温全年颗粒无收。

零星小雨接踵而来,导致许多葡萄藤的枝叶过度生长,除非葡萄园的土壤拥有极佳的排水性,这使得大部分正值转色期的葡萄无法争取到足够的营养,累积浓郁的风味和色泽(红葡萄)。

虽然七八月份极度干燥,但九月上旬阴雨连绵,60-100毫米的雨量给正处于成熟期的葡萄来了个急刹车。因此这一年的葡萄普遍苹果酸过高,单宁成熟度不足,红葡萄也缺乏足够的颜色,这在梅乐葡萄中体现尤为明显。

晚熟的赤霞珠和品丽珠则受益于九月下旬干燥天气的回归,扳回一城。

虽然我们暂时只对装瓶的干红进行了重新评估,但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较于红葡萄,白葡萄的2017年份情况会好一些,部分干白和甜白在这一年有着十分亮眼的表现。

2017如今表现如何?

在结束18个月的桶中陈年后,往往是进行重新品鉴的最好时机,这时大部分波尔多葡萄酒已装瓶上市。

相较于我们在期酒周时喝到的“半成品”,装瓶后的葡萄酒往往能让我们对这一年份有更清晰的认识。有的酒庄,像拉菲和侯伯王,在期酒周时就已经完成了调配工作,有的酒庄,像龙博菲(Léoville Poyferré)和卓龙酒庄(Trotanoy),是在装瓶前才完成调配工作。

再加上2017年波尔多各地葡萄成熟度各异,因此相隔18个月之后,葡萄酒的变化会比以往更加明显。

也正是如此,我更加谨慎地品鉴面前的180款酒,发现2017年份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其中一些酒款让我看到了酿酒师们的努力以及风土带来的庇护,其中不乏堪称伟大的葡萄酒。

相较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10或2016年,2017年份的总体风格更偏向于2011,甚至2001。幸运的是,酒庄普遍十分小心克制地根据手中的素材酿酒,没有揠苗助长,画蛇添足。

虽然2017不是像2009或2015那样的“必收年份”,但它保留了波尔多酒经典的风韵,精准的表达,以及细腻平衡的口感。更重要的是,2017年份现在的价格较期酒发售时并没有出现大幅上扬(咳咳)。

因此,如果你所在的地区没有受到过多汇率或关税等外来影响,那么2017年还是一个可以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好好享用的年份。

2017价格如何

对波尔多葡萄酒价格进行研究的Eleanor Wine葡萄酒数据公司发现,在上市的280款酒中,其中35%在2020年2月份的价格低于发行价(以欧元计算)

许多2017年份波尔多的现价比发行价低了15%,56%价格没有出现变化,只有9%价格出现上涨,在这27家价格出现上涨的酒庄中,只有九家酒庄涨幅超过5%。

在我看来,出现这种情况的最主要原因是,期酒发售时酒庄定价偏高的理由是产量少而非品质高,然而市场显然并不愿意为此买单。

唯一价格总体上涨的产区是“大众情人” 波雅克,报告显示这里价格平均涨幅达到5%,波美候则因坐拥里鹏(Le Pin)和柏图斯(Petrus)两大名庄,平均涨幅达到2%。这两个产区的酒在品鉴中的表现也没有让我们失望。

不过,没有地区出现明显的价格下跌,只有圣爱斯泰夫(St-Estèphe)和苏甸(Sauternes)的葡萄酒价格出现2%的平均跌幅。苏甸价格下跌让人倍感遗憾,因为2017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甜酒年份。

就酒庄而言,一级庄的副牌酒价格涨幅最为明显,在过往几个年份也是如此。拉菲副牌拉菲珍宝(Carruades de Lafite,也译小拉菲)在这一年的涨幅位于榜首,达到70%,小木桐(Petit Mouton)也上涨了32%。

在正牌酒里,丽嘉红颜容酒庄(Carmes Haut-Brion)涨幅最为明显,达到30%,其连续几个年份的涨势都十分强劲,而且在这次品鉴中,其表现的确不错。

2017年份的龙船酒庄(Beychevelle)上涨了23%,凯隆世家(Calon Ségur)上涨了8%,但爱士图尔(Cos d’Estournel)下降了3%,尽管后者的2017年份被一些酒评家打了满分,但我觉得它并没有达到我心目中满分酒的水平。2017年份我至今没有给任何波尔多红葡萄酒打满分。

Eleanor葡萄酒数据公司也对个别右岸的酒庄进行了调研,卡农酒庄(Canon) 和维奥莱酒庄(La Violette)过去两年的价格均出现3%的涨幅。富尔泰(Clos Fourtet)虽然没有被放入报告中,但表现也十分强劲。

至于在波尔多葡萄酒市场(Place de Bordeaux)的交易价格,金钟现在的出货价为275欧元一瓶,与发行价持平,只比2016年份低了20欧元,恰恰反映了2017年份价格整体虚高的问题。

宝莲酒庄(Beauregard)是一款相当不错的波美候葡萄酒,现在期酒价格为38欧元一瓶,比最早的发行价42欧元低了7%。圣爱美浓的威乐酒庄(Chateau Villemaurine)现在的期酒价格也下降了17%,一瓶23欧元。

嘉仙酒庄红葡萄酒(Chateau Gazin),布莱恩-康特纳(Brane Cantenac) 和拉格朗日(Lagrange)的价格没有出现变化,分别维持在58,46和30欧元。拉格朗日是少数在期酒发行时对价格进行下调的酒庄,2017年份的发售价比2016下降了25%。

依然有不少酒庄如今的出货价格出现了上涨,雷欧威巴顿酒庄(Léoville Barton)上涨了1%,为53欧元一瓶,碧尚男爵上涨了3%,为95欧元;克拉米伦酒庄(Clerc Milon)上涨了26%,一跃至64欧元,但克拉米伦酒庄,再加上丽嘉红颜容(Carmes Haut-Brion)的表现其实相当出色。

2017年份品质评鉴

那么,经过18个月之后,葡萄酒本身又出现了什么变化呢?

首先相较于当年的期酒品鉴,如今酒中的橡木风味应当更加柔和,并与其他的元素更好地融为一体。年轻时的青涩尖锐口感逐渐缓和。

不过,我们也不希望此时的葡萄酒过于柔化,毕竟这些酒还十分年轻,尤其是列级庄应该展现出足够的陈年潜力。

总的来说,大部分2017年份波尔多感觉有些疲软,这一点和我们在12个月前对2016年份进行重新品鉴时的情况完全不同。

很显然,2017年份在期酒品鉴时出现的一些问题,并不是短短18个月的额外桶中陈年就能解决的。

年份特点—清新果香

我们在期酒和装瓶两次品鉴中发现,大部分的2017年份带有清爽的果香。毕竟这一年的夏天虽然干燥,但阳光并不强烈(尤其在7月份)。因此酒中的果味微咸,十分清爽,像蓝莓、覆盆子和红醋栗,而非过于浓郁的无花果和果干。

酒中充满年轻的力量感,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种跳脱的力量感会逐渐沉淀下来。

不少2017年份的酒拥构架平衡,酒精感也十分克制。其中最好的酒款果汁四溢,让人口舌生津,并会在未来的五到八年里达到巅峰状态,相比之下,2016这样的年份则需要10年的陈年。

一个分数普遍偏低的年份

在这次的品鉴中,大部分的葡萄酒的前后两次的分数基本上没有改变,个别酒款第二次的分数甚至更低。并且,这个年份的干红我没有给出满分酒款,其中最高分是拉图酒庄,98分,其他一些出色的酒款集中在97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Decanter的评分体系中,95分-97分已经是“优异杰出(Exceptional)”——有17款左岸的葡萄酒在这个级别里。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个年份还是有不少好酒值得在合适的时候开瓶分享。

虽然大部分的列级庄集中在“高度推荐(90-94分)”这个梯队,但我个人还是觉得略微遗憾,这意味着2017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年份,但并不是伟大年份。

虽然我还没有对干白进行全面的二次评估,但我唯一的100分已经给了玛歌的副牌干白(Pavillon Blanc),我在第一次品鉴时给到也是满分。

但总的来说,在经过18个月的桶中陈年,葡萄酒还是出现了一些不错的改变,像高柏丽(Haut Bailly),克莱蒙教皇堡(Pape Clement),宝莲(Beauregard),克里奈(Clinet),拉康思雍(La Conseillante),卡农(Canon),嘉芙丽(la Gaffélière)和豪庄·赛格拉酒庄(鲁臣世家,Rauzan Ségla)在这次的品鉴中的表现就明显要优于之前。

但这样的成绩,和2010年份一比,就能看出差距了:在重新品鉴时,2010有五款酒拿到满分,而且很多酒超过95分,你就明白年份在波尔多的重要性,不同年份之间的总体品质的确存在极大的差异。

左岸总体表现

总的来说,虽然左岸的河边沿岸地区在开春因霜冻遭受到不少损失,但好在干燥的夏日,以及九月雨季过后漫长的成熟季让酒农得以挽救这个年份。而且灰霉的传播得到很好的控制,让赤霞珠有足够的时间达到成熟。

因此在十月的第一周,我们还是能看到不少葡萄被完好地采收下来,送到酒窖,令2017年份成为了一个整体算是早熟的年份。

总之,如果你愿意在购买之前做些功课,仍然可以在这个年份淘到不少不错的好酒。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