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福斯特勋爵:建筑大师眼中的波尔多

作者:

设计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香港标志性的赤鱲角香港国际机场以及汇丰银行总行大厦的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即将接手一个规模小而细致的新项目:对一座梅多克酒庄进行改建。不过,这座酒庄平均每年仅接待8000名访客,相当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个小时的客流量。

Image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当然,由大名鼎鼎的Foster + Partners公司接手的项目,涉及的酒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这座即将接受改建的酒庄,正是波尔多1855列级中获一级评价的的玛歌酒庄。玛歌酒庄有着悠久的历史,自从1810年由当时的建筑大师Guy-Louis Combes设计建成以来,外观一直保持不变。现在,改建工程已经取得了所有必要的建筑许可,将于2013年4月开工。

除了同为建筑大师,Combes和福斯特还在其他方面颇为相似。两人都出身平凡,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获得了各种建筑奖项,却始终以自己的方式在行业中担当改革者的角色。Combes以他的政见以及革新性的观点著称,他设计的建筑也从不受当时为人们普遍接受的标准所束缚。福斯特同样常常接手出人意料的建筑项目,比如他在修复柏林德国国会大厦(Reichstag)的项目中,设计了一个使用植物油为建筑提供能源的系统,使大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94%。

Image: Reichstag in Berlin, Germany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至于赢得过无数大奖的福斯特为何会被波尔多吸引,可能是由于他的上一个酒庄设计项目——西班牙Bodegas Portia酒庄让他有过一段愉快的经历;也可能因为波尔多近年来成为了顶尖设计师和建筑师争相一展拳脚的地方——如同20世纪90年代末的里奥哈一般,而福斯特也希望在这里留下自己的作品。与福斯特同时代的建筑师中,许多人都在波尔多留下了足迹,其中包括Philippe Starck,Jean Nouvel,Christian de Portzamparc,Herzog & de Meuron和Albert Pinto。

福斯特是少有的几个不仅在人们的生活空间、也在人们的心理上深深烙下印记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作品深入人们的生活,大胆无畏,带着永远在历史上留痕的绝对乐观和自信。这位惯于操持动辄数十亿英镑的大规模项目的建筑大师,这一次为何偏偏选择了一个酒庄?“葡萄酒和艺术都是我的心中所爱。”他的回答非常简单,“而作为葡萄酒爱好者,玛歌酒庄是一个神圣的名字。”

然而,他在这个项目上的方针,却如他的其它项目一样,仍是建立在详尽的调查和准备的基础之上的。“最主要的挑战是怎样才能通过建筑抓住葡萄酒的灵魂,体现出葡萄酒孕育之处的精髓。除此之外,还必须在酿酒工作的实用性需求,以及提高灵活性、为来访者提供更多空间的需要之中取得平衡。”福斯特解释道,“在开始每个项目之前,我们都会花费一段时间进行严密的调查。对于酒庄项目,我们则需要跟踪从采收到品鉴的各个酿酒步骤,与酿酒师交谈,对葡萄品种加以学习。对于像我这样的葡萄酒爱好者而言,这是一项让我乐在其中的工作。”

“我们为西班牙杜罗河岸的Faustino酒庄所设计的酿酒厂已经成为了这款酒的标志之一,但其震撼人心的架构却建立在对当地条件、葡萄酒酿造过程以及需要涵盖的多重功能进行分析的基础之上。这比突出建筑师的个人风格重要得多。该酒庄酿造葡萄酒的三个基本阶段:桶中发酵、橡木桶陈年以及瓶中陈年定义了酒庄建筑的三个分支。其中两个分支的屋顶尽头与地面相接,不但保持建筑高度整体较低,使酒庄融入田园风光之中,还使得酒庄的屋顶成为一个可以允许拖拉机直接开上去的斜坡。工人可以直接从屋顶将采收的葡萄抛入发酵桶中,以此减少对葡萄的损伤,并帮助提高葡萄酒的品质。”

Image: Faustino winery, Spain,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而玛歌酒庄是一座受到保护的古老建筑,本身已经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对其进行改建带来的挑战就完全不同了。“玛歌酒庄不仅酿造杰出的葡萄酒,其建筑也已经具有一个出众的‘外貌’——我们的改建项目中也包括修复酒庄气势恢宏的橘园温室(Orangerie),这是酒庄最古老的部分。对我而言,玛歌酒庄现存的每座建筑都同样引人注目。我从学生时代起就非常喜欢简单的农场建筑——这些建筑被Bernard Rudofsky称为‘并非出自建筑师之手的建筑’。为玛歌酒庄设计新酿酒厂时,我的灵感就来自于周边村庄常见的传统粘土瓦片屋顶。新建筑的风格将会十分朴素,与已有的木结构建筑有机结合。”

Image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我们曾经担任世界各地众多受保护建筑的修缮工作,其中包括柏林的德国国会大厦和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在这种类型的工作中,我们常常需要通过去除后来附加的一些不必要的部分,来揭示一座建筑隐含的设计理念,并在修复的同时进行新建。”

玛歌酒庄的历史逻辑十分清晰:如大多数梅多克的大规模产业一样,这片产业原本被计划建成一座完整的农庄。在那个时代,道路还不通畅,农庄大多数的工人——不论是厨师、葡萄园工人还是桶匠——都会长久地住在酒庄里,被酿酒设施包围。“我们的设计保留了酿酒过程和建筑的联系。”福斯特说道,“现存建筑的修复都会按照它们的原始设计意图进行,某些情况下还会被赋予新的功能。从东翼将延伸出一个新的酿酒厂,以平衡整体结构。附加的新酒厂设计简洁、开放而具有高度的灵活性,重新诠释了这座工业建筑的原始形态。新酒厂将拥有一个从地面支撑起来的斜顶,以柱子承重,安装玻璃窗作为采光井。这种设计自然地继承了当地传统的大屋顶农业建筑的风格,但将使用现代技术及建筑手法建成。”

Image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改建工程将在下个月开始动工,这意味着玛歌酒庄的酿酒队伍将能够在新建筑中酿造2014年份的葡萄酒。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但这些改建将是必要的,酒庄也热切期待着开工的日子。波尔多的建筑公司将为福斯特分担一些日常工作,但在未来18个月的建设过程中,福斯特将常常造访现场——到时如果他想找个人共进午餐,将毫不费力就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同行建筑师分享美食。当被问及是否波尔多正在逐渐成为另一个里奥哈,福斯特表示并不以为意:“如果酒庄的建筑能在某种程度上吸引人们去发掘一款酒的来源,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们并非为了吸引眼球而设计酒庄,我们的设计永远以服务酿酒的需要为基础。”

Image courtesy of Foster + Partners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