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波尔多最大的土地所有者?

作者:

在法国全境每一条商业街上都能看到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那略显单调的蓝绿色标志;即使在最小的村庄里也会有一家药店、一家理发店和一家农业信贷银行。从19世纪创建以来,它就一直是法国农业产业最大的金融合作伙伴。作为保护小型农场社会和经济利益的一种方式而创建的农业信贷银行,直到1966年才获准将业务范围扩展到农业客户以外。即使到了今天,仍有88%的法国农民使用农业信贷银行处理自己的生意。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它通过自己的全资子公司法国农行名庄公司(Credit Agricole Grands Crus)成为了波尔多一些最具威望的酒庄的主人,例如圣爱斯泰夫的梦妮酒庄(Château Meyney)和波雅克的杜卡斯酒庄(Château Grand Puy Ducasse)。如今,这家公司拥有500公顷自己的葡萄园,葡萄酒年产量达220万瓶,更不用说它还是许多酒庄的主要或次要股东。

Image: Cellar of Château Meyney, ©Credit Agricole Grands Crus

因此,这个波尔多最低调却也最重要的葡萄园拥有者将总部定在位于波雅克Quai Antoine Ferchaud的杜卡斯酒庄那略微褪色的19世纪宏伟建筑里,也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虽然波雅克的码头现在已经仅被视作去往南北著名葡萄园的路标,但这里确实曾有过辉煌的时刻。1777年,拉法耶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正是从这里启航,乘坐“胜利号”前往美国参加独立战争的;19到20世纪,商业邮轮则从这里出发前往南美。如今,从Quai Antoine Ferchaud启航的最大船只是前往吉隆河口捕捞七鳃鳗、鳗苗和鲱鱼的拖网渔船。不过将总部设在这里,意味着法国农行名庄公司的邻居们都是葡萄酒酿酒商——农业信贷集团银行分支的传统客户,而不像其他许多在波尔多拥有酒庄的投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它们最主要业务依然在巴黎、伦敦或北京。

一个广泛流传的传闻称,农业信贷银行已经自动成为了波尔多最大的土地所有者——并非通过主动购买产业,而是通过强制没收的手段从无力偿还贷款的前庄主手中得到他们抵押的酒庄。

我提起这个传闻的时候,法国农行名庄公司总经理Thierry Budin的脸明显抽搐了一下。我是在一个湿漉漉的周二早晨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他的。雨从上周就开始下个不停,而且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驶往波雅克的路程就像是途经威尼斯潟湖一般坑坑洼洼——从那些由荷兰工程师在17世纪建造的著名沟渠中,雨水几乎漫溢而出。而此时的Budin看起来像是宁愿把我赶进某个沟渠里,就此结束这个对话一样。

“银行分支和名庄公司完全是分别运营的。”他一边摇头一边说到,“我是学葡萄酒出身的,不是金融,而且我们的目的是酿造优秀的葡萄酒,并为波尔多的历史积淀投资。”斩钉截铁地说明了这一点之后,他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过去银行在收购酒庄时的做法也许确实缺乏系统性。当时我们在全法国拥有很多酒庄,但并没有一个整体的经营策略。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酿造优秀的葡萄酒”这个方针的确立其实仅仅是八年前的事。2004年,农业信贷银行通过中间商Cordier购买了六座酒庄,并创立了作为其葡萄酒事业分支的名庄公司。他们将上梅多克的拉摩-贝杰龙酒庄(La Mothe Bergeron)再次出售,但留下了其他几个酒庄:苏甸的唯侬酒庄(Château de Rayne Vigneau)、波雅克拥有40公顷葡萄园的五级酒庄杜卡斯酒庄(Château Grand-Puy Ducasse)、圣爱斯泰夫的梦妮酒庄(Château Meyney)和两个梅多克AOC酒庄:碧朗酒庄(Château Blaignan)和布拉耶克酒庄(Château Plagnac)。

Budin来自香槟地区、曾担任施格兰(Seagram)旗下的巴黎之花(Perrier Jouet)品牌总经理。2006年,他成为农行名庄公司的总经理,Denis Dubourdieu成为酿酒顾问。他们的目标是提高公司效率,并对酒庄进行为期十年的规划,投资六百万欧元购买新的酿酒设备、搭建葡萄架、改进排水系统并按需补种葡萄藤。现在,Budin拥有一支总共10人的长期技术团队,这个团队由广受尊敬的Anne la Naour带领。两年前他们还聘请了一位针对中国市场的品牌大使,并推出了一些富有创意的新产品,例如为苏甸唯侬酒庄设计的“香槟风格”礼盒。

2012年,名庄公司购买了更多葡萄园,其中有玛歌的泰蒙斯酒庄(Chateau La Tour du Mons,农行名庄公司是主要股东)、勃艮第的桑特奈酒庄(Chateau de Santenay,1997年起即为银行所有,但现在转入名庄公司名下)和尼姆的圣路易斯帕特里奇酒庄(Chateau Saint-Louis la Perdrix)。

与此同时,新公司似乎也与重新开始涉及一些金融业务,并成为一些有继承问题的波尔多公司的小股东。这些公司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拉帕卢集团(Domaines Lapalu,梅多克地区8个酒庄)和勒顿家族(Domaines André Lurton,11个酒庄,主要在波尔多和佩萨克-雷奥良)。当时在巴黎的法国农行名庄公司发展总监Sophie Dano证实了这个消息:“农业信贷银行已经与安德烈•勒顿合作了40余年,并为他购买葡萄园提供了大部分资金支持。此次只是单纯的资本投资。”

“我们的目标是尽量避免接管家族产业,”Budin再次强调,“酿酒商们也许会发现他们面临继承问题,而我们的目标就是给他们足够的信心去保持家族事业的完整性。我们把这视为一种短期投资,但我们绝不干涉酒庄的运营。”

按照他的看法,银行的收益并不是获得酒庄,而是向他们的客户展示农业信贷银行的另一面。“我们通过经营自己的酒庄展示葡萄酒的文化价值,这令我们更容易得到信赖。在历史上,我们与各种农业行业都有联系,而投资优质酒庄可以增加我们的信用度。”农业信贷银行近年来确实将业务扩展到财富与资产管理(例如,在全球经济形势严峻的背景下,它的私募股权部门仍然在2010年至2011年增长了6%),Budin也多次为私人客户举办了品酒会和晚宴。

“这对双方来讲都有利可图——我们得到强有力的投资伙伴,他们则得到来自波尔多和勃艮第最著名酒庄的信誉。”确实如此,在这个梅多克著名酒庄都不断归公司所有的时代,农行名庄公司与葡萄酒行业建立起这种联系有着特别的意义。打个比方来说,农行名庄公司倾力于杜卡斯酒庄紧张的葡萄采收,也许并不会对一个刚刚通过农业信贷银行贷款买下一台新拖拉机的小型酿酒商有什么直接的好处,但名庄公司所作的努力带来的意义,却愈来愈引人注目。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