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酿酒世家——勒顿家族

作者:

就法国的葡萄酒行业而言,家族企业是如何宝贵的财富当然不必多提。比如香槟名家宝禄爵(Pol Roger)家族的历史始于19世纪早期,阿尔萨斯的雨果(Hugel)家族则起源于15世纪,勃艮第的杜鲁安(Drouhin)家族历史更加悠久,可以回溯到13世纪。

波尔多当然也不例外。梅多克地区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表兄弟就是典型的代表——他们从19世纪中期就开始经营木桐和拉菲两大名庄了;巴顿(Barton)家族经营的朗歌和乐夫酒庄(Langoa and Léoville)更始于1759年。不过,说起历史之长和涉猎范围之广,却很少有酿酒名家能够出勒顿(Lurton)家族之右。

近期在伦敦举办的一个联合品鉴活动中,自称“Les Lurtons du Vin”的这个葡萄酒名门告诉我们,现在整个家族有三代15位成员都在积极地从事葡萄酒相关的工作;家族在全世界共拥有30个葡萄园,葡萄田总面积达1,300公顷。

如今,勒顿家族的成员经营着一级庄伊甘酒庄(Chateau Yquem)和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以及二级庄布莱恩•康特纳酒庄(Chateau Brane Cantenac )和杜霍酒庄(Chateau Durfort Vivens)。旗下的其他名庄还包括苏甸一级庄克利芒酒庄(Chateau Climens)和位于玛歌的三级庄狄士美酒庄(Chateau Desmirail)。不过,勒顿家族的影响力却并非止于波尔多:弗朗索瓦(Francois)和雅克(Jacques)•勒顿在郎格多克、澳大利亚、西班牙、葡萄牙、阿根廷以及智利还拥有其他产业。

勒顿家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650年的波尔多,其现代酿酒产业的创始者是雷昂斯•瑞卡佩(Léonce Recapet)(1858年—1943年)。瑞卡佩将女儿丹尼丝(Denise)嫁给了弗朗索瓦•勒顿(Francois Lurton)。弗朗索瓦是一位会计师、律师,而不是一位酿酒师;不过,此后诞生的葡萄酒王朝,却得名于他。作为弗朗索瓦的岳父,瑞卡佩在两河区域的小镇格莱兹雅克(Grézillac)建立了一间酿酒厂,并以此为起点,开创了勒顿家族的酿酒事业。直到如今,这里依然是勒顿家族众多产业的所在地。

丹尼丝和弗朗索瓦共有四个孩子——安德烈(André)、吕西安(Lucien)、西蒙(Simone)和多米尼克(Dominique)。如今从事葡萄酒事业的勒顿家族后人中,他们的儿孙占大多数,数量上以吕西安和安德烈的孩子们为主。

从这里开始,勒顿家族的历史就如同法国剧作家马塞尔•帕尼奥尔的小说一般了。生于1924年的大儿子安德烈现年80多岁,依然亲力亲为地管理着他名下的葡萄园产业——其中包括佩萨克-雷奥良(Pessac Léognan)的264公顷,以及他在两河区域亲自开辟的300公顷葡萄田。在他的努力下,佩萨克-雷奥良成为了一个法定产区(AOC),波尔多的葡萄酒版图也由此改写。他的孩子们虽然曾在职业生涯中参与过家族的葡萄酒事业,但令人惊讶而遗憾的是,目前他的孩子中没有一个位居家族企业的管理层。最接近的是他的女儿克莉丝汀(Christine):她目前经营着由法国保险集团MAIF持有杜扎克酒庄(Chateau Dauzac),同时管理安祖路登葡萄酒公司(Vignobles André Lurton)的技术团队。安祖路登葡萄酒公司从2012年3月开始由法国农业信贷集团(Credit Agricole Grands Crus)持有18%的股份,余下的82%仍由安德烈•勒顿和他的七个孩子持有——即使他们并未积极参与家族事业,也仍有权利继承这些股份。

吕西安则和安德烈截然不同。吕西安买下了十份产业,并在二十年前,也就是1992年将它们全部分给了他的十个孩子。他先让每个孩子写下最想要的三个产业,最终由他定夺把每份产业分给哪个孩子。决定好产业的分配以后,他干脆地消失了一整年,去世界各地旅行,让孩子们自行打理他们的新事业。

当然,并非所有家族事业都能够顺利长久地经营下去,近年来数个家族企业都内斗不断。比如西班牙的维加西西里亚(Vega Sicilia)酒庄,一场父子之间旷日持久的法律争端正愈演愈烈;加州纳帕谷的蒙大维(Mondavi)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也已经尽人皆知。勒顿家族的成员们之间也存在着差异——“因为我们的个性都相当独立。” 克利芒酒庄庄主贝伦妮斯•勒顿 (Bérénice Lurton)笑着说道——不过,勒顿的家族成员严格保持着各自产业的独立性,只在推广家族整体品牌形象和产品多样性的时候才会协同合作。“我尊敬那些能够和谐共处的家族企业。” 贝伦妮斯•勒顿说道,“我不确定勒顿家族能否做到这一点,但我们都十分注意不对彼此的事业造成妨碍。”

“多年以来,雅克和我一直在讨论统筹勒顿品牌的可能性。”她继续说道,“我认为我们的家族品牌十分难能可贵。我们拥有许多相同的价值观——比如我们都重视风土条件,都比较争强好胜,而且都是完美主义者。我们出品的葡萄酒中,有几款具有竞争关系,但总体而言却惊人地多样化。所以,将家族的葡萄酒整体推出是可行的。我们希望明年能够在魁北克、蒙特利尔、香港和中国大陆举办相关的品鉴活动。”

尽管拥有不同的预算、不同的市场、不同的目的和不同的成功模式,勒顿家族的后人们却追寻着彼此的共同点,试图合作。无论成功与否,至少无人可以否定,这将是一个盛大的家庭聚会。

“为什么我们不能互相帮助?” 正如雅克•勒顿在伦敦品鉴会上所说的,“这才是家人的意义所在。”

附录: 勒顿族谱

André Lurton – 七个孩子
(Chateau Couhins-Lurton, Chateau La Louviere, Chateau Bonnet, Chateau du Cruzeau, Chateau de Rochemorin, Chateau de Barbe-Blance, Chateau Coucheroy, Chateau Guibon, Chateau de Quantin)
Denise Lurton-Moulé
Christine Lurton-Bazin de Caix (President, Chateau Dauzac)
Edith Lurton-BoyerOdile LurtonFrancois Lurton (Domaines Francois Jurton, Langudoc, Spain, Portugal, Argentina, Chile)
Jacques Lurton (Domaine de la Martinette, The Islander Estate Vineyards, Australia)
Beatrice Lurton (Chateau Grossombre)

Lucien Lurton – 十个孩子
(Chateau Doisy Dubroca)
LouisDenis (Chateau Desmirail)
Brigitte Lurton-Domingo
Henri (Chateau Brane Cantenac)
Marie Laure Lurton-Roux (Chateau de Villegeoreg, Chateau Duplessis, Chateau la Tour de Bessan)
Sophie Lurton-Cogombles (Chateau Bouscaut, Chateau Lamothe-Bouscaut, Chateau Valoux)
Gonzague (Ch Dufort-Vivens, and Chateau Domeyne with his daughter Claire)
Thierry (Chateau de Carmarsac)
Edwige Lurton-Michon
Bérénice
(Chateau Climens)

Simone Noel-Lurton– 三个孩子
Dider NoelMarie-Martine Viviere
Marie-Jeanne Noelle
(Ch Franquinotte) Dominique Lurton– 四个孩子
Pierre (owner Chateau Marjosse, director Chateau Cheval Blanc and Chateau d’Yquem)
Marc (Chateau Reynier)
Thomas and Jeremie (Chateau Martouret, Chateau de Mille)

阅读其他专栏文章:

• [11月20日] 侍酒师的影响力
在波尔多生活、写作了将近十年以后,有许多事情都是不言自明的。恐怕其中最重要的,要算是“市场的力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这一点。在这里,风土条件、历史背景以及精明的经营手腕都会以列级排名的高低得到认可……

• [11月27日] 波尔多名庄的人事变动
上个月,波尔多两个在1855列级中获得二级评价的酒庄发布了高级管理人员离职的消息,分别是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 Comtesse de Lalande)的Sylvie Cazes和爱士图尔酒庄(Chateau Cos d’Estournel)……

• [12月4日] 闻香识美酒
我们主要用视觉捕捉这个世界。调查显示,人类对世界的感知60%来自视觉,20%来自听觉,10%来自触觉,9%来自嗅觉,而只有1%来自味觉。这似乎对品酒师十分不利,也是我们需要借用其他感官来描述葡萄酒的原因。最平常被“借用”是触觉……

• [12月12日] 郭炎:波尔多的第一位中国买家,15年回顾和展望
“1997年我刚刚买下欧碧尚酒庄(Château Haut-Brisson)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15年后我会有这么多中国邻居。”……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