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炎:波尔多的第一位中国买家,15年回顾和展望

作者:

“1997年我刚刚买下欧碧尚酒庄(Château Haut-Brisson)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15年后我会有这么多中国邻居。”在香港最豪华地段的一间高档公寓里,郭炎(Peter Kwok)一边倒了一杯2009年份的欧碧尚一边开心地笑着说到,“我不确定自己对最近出现的买家有多大影响,毕竟距我第一次收购酒庄已经过去很久了。我觉得大家对酒庄的兴趣从2008年起不断高涨,但很难说现在波尔多地区已经有了一个中国买家组成的外籍俱乐部。不过因为有越来越多本土客人来访,明年夏天我们确实需要雇佣一位中国翻译了。”

Image: Wine Label of Château Haut-Brisson (left),
Château Tour Saint Christophe (centre) and Château La Patache (right)

“你问我对酒庄新主人们的建议?要有耐心。不要期望自己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一座葡萄园——那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我刚刚买下酒庄的时候,常常有人告诉我,拥有一座酒庄并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最初的100年。”

郭炎是同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这是一家香港的控股公司,在中国各地投资酒店业务。听郭炎讲话是一个迷人的经历,从中可以解读出市场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例如,他对最近的贝纳德酒庄(Château Bernadotte)和贝勒丰酒庄(Château Bellefont Belcier)收购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现在在中国有很多资金。花二千五百万/三千万/三千五百万欧元买一处房产并不是什么大事。在中国,买家可以通过收购酒庄向他的同行们证明他所取得的成功,而且收购价格看起来似乎也很合理。”

“但是,有些人对于收购酒庄有着错误的认识。许多买家和我一样,因为喜爱法国或者热爱葡萄酒而购买酒庄;但还有一些人,只是因为觉得与中国的房价相比,收购法国酒庄的价格很便宜。有的人认为作为酒庄的主人会有很多权利,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在中国,你可以购买一块农业用地,然后10年内在这块地上建房子。一些新买家们并不知道这在法国是行不通的。还有许多人在产区上犯错误,只追求购买有吸引力但是坐落在相对便宜的产区的酒庄,却没有意识到风土对酿造优质葡萄酒的深刻影响力。不过这个月的两笔新交易显示出,这种情况已经有所转变。”

郭炎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这种问题。欧碧尚酒庄位于圣爱美浓产区;过去这些年他又购入两座位于知名产区的酒庄,分别是同样位于圣爱美浓产区的克里斯托弗酒庄(Château Tour Saint Christophe)和波美侯产区的帕塔希酒庄(Château La Patache)。“从各种方面来讲我都很幸运。1997年的时候我对葡萄酒一无所知,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犯过错误。我购买酒庄是因为热爱法国,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也能体验法国的文化。我出生在越南,那里的咖啡、音乐,甚至教堂都带有法国风格,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也有同样的经历。但我很快就认识到,只有好的土壤才能酿造出杰出的葡萄酒。”

“为了改进葡萄酒,你需要有长远的眼光;同时需要优秀的团队。你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并且让你的团队做出必要的决定。”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郭炎作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把5公顷染上病菌的葡萄藤全部拔掉。他还购买了一些蒙布斯奎酒庄(Château Monbousquet)附近的小块土地,以改善作物的整体质量。从2004年起,郭炎聘请Michel Rolland担任顾问,最近他又聘请了来自紫罗兰酒庄(Château La Violette)的Jerome Ducasse担任技术总监和酿酒师。明年春天开始,一位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的台湾毕业生将与Ducasse一起工作12个月。

“我终于觉得我们的葡萄酒达到了应有的质量水准,”他边说着,边打开一份克里斯托弗酒庄的风土报告,向我展示沿着天然梯田成行生长的葡萄藤。“我们相信这是圣爱美浓最古老的原始梯田,可以追溯到拿破仑时代。我正在恢复它们,并请一位历史学家确认它们的起源。这些是在图梦达酒庄(Château Troplong Mondot)附近面向南方的梯田,表层是40厘米的粘土和碎砂石,然后是1米深的石灰石。这里的潜力是明显的。”

从郭炎的谈话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最初的兴趣已经使他沉迷其中。这一点对其他中国的酒庄庄主十分重要。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试图将出产的所有葡萄酒都送到中国;而郭炎的热情意味着他的销售策略正在改变。郭炎从2002年起开始在香港销售葡萄酒,现在欧碧尚每年9万瓶的产量中,60%都销往他在中国各地拥有的酒店,以及在中国的销售渠道。“目前我没有通过传统的波尔多系统卖过葡萄酒,但是从2012年份开始,我会使用代理商和酒商,并通过波尔多地区交易系统进行销售。我已经决定,如果要让我们的品牌真正被人们熟知,这是我们必须采取的行动。说实话,因为最初的10年我们的葡萄酒质量不够好,所以无法这么做;但我相信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了。作为一个中国的酒庄庄主,很容易在中国销售自己的葡萄酒。因为中国市场并不成熟,产自波尔多的葡萄酒就已经有了许多现成的顾客。但是我对我们现在的葡萄酒品质感到自豪,并且我深知传统系统对于建立品牌知名度的益处。我们的葡萄酒现在在马来西亚、台湾、比利时和美国都有销售,而且正在开拓更多的市场。我们知道使用传统系统会增加成本,很多酒庄的新主人在拥有明确的销售渠道的情况下都拒绝牺牲部分利润来支持传统系统。但是,任何有价值的事情都需要投入。”

阅读其他专栏文章:

• [11月20日] 侍酒师的影响力
在波尔多生活、写作了将近十年以后,有许多事情都是不言自明的。恐怕其中最重要的,要算是“市场的力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这一点。在这里,风土条件、历史背景以及精明的经营手腕都会以列级排名的高低得到认可……

• [11月27日] 波尔多名庄的人事变动
上个月,波尔多两个在1855列级中获得二级评价的酒庄发布了高级管理人员离职的消息,分别是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 Comtesse de Lalande)的Sylvie Cazes和爱士图尔酒庄(Chateau Cos d’Estournel)……

• [12月4日] 闻香识美酒
我们主要用视觉捕捉这个世界。调查显示,人类对世界的感知60%来自视觉,20%来自听觉,10%来自触觉,9%来自嗅觉,而只有1%来自味觉。这似乎对品酒师十分不利,也是我们需要借用其他感官来描述葡萄酒的原因。最平常被“借用”是触觉……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