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期酒周

作者:

据报道,本周有来自53个国家的6000多人来到波尔多,每个人都全副武装,带着钢笔、铅笔、iPad或笔记本电脑;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参加每年为波尔多带来数十亿欧元收入的期酒周(en primeur)。

期酒周的官方组织者是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Union des Grands Crus de Bordeaux,简称UGC)。这个组织成立于1973年,目前有130多个本地区最好的酒庄加盟,平均每年旅行四百万公里去推广他们的葡萄酒。期酒周让他们得以从旅行中得到喘息,并给他们的客户一个增加航空里程积分的机会。

波尔多上上下下,不论是左岸还是右岸,都有UGC酒庄成员组织的行业和媒体品鉴活动。不过就如百老汇的伟大传统一样,部分最好的品鉴会并非由UGC组织。首先,UGC的成员之间有着显著的差异——例如,庞特卡奈酒庄(Pontet Canet)、雄狮酒庄(Léoville Las Cases)、玫瑰酒庄(Montrose)和1855年评级的几个一级酒庄都希望人们亲自前往酒庄拜访。为了让访客觉得有特殊意义,他们同时会提供精美午餐(庞特卡奈)、高尔夫车(木桐罗斯柴尔德)或品鉴老年份葡萄酒的机会(拉图)。其次,有很多不那么出名的酒庄联盟组织的品鉴活动,比如波尔多右岸经典联盟(Cercle de Rive Droite)以及新的左岸经典联盟(Cercle de Rive Gauche)、梅多克中级名庄联盟(Alliance des Crus Bourgeois);还有一些品鉴活动由私人葡萄酒顾问组织,如Jean-Luc Thunevin、Hubert de Bouard、Michel Rolland、Stéphane Toutoundji和Stéphane Derenoncourt。

不过不为人所知的是一些更加非主流的品鉴会。在这些品鉴会上,你将有机会走出波尔多,接触更多享誉盛名的其它法国各地产酒区。

到目前为止,在本周的各种品鉴会中我最喜欢的是由圣爱美浓太妃酒庄(Chateau Vieux Taillefer)庄主Philippe Cohen(他也是圣爱美浓村一个葡萄酒零售店的老板)组织的Anthocyanes。他与2008年移居到波尔多的葡萄酒经销商Eric Clerc一起组织了一场品酒会。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活动,集合了法国各地的著名酒庄,包括新教皇堡的老电报酒庄(Chateau Vieux Telegraph)和博卡斯特尔酒庄(Chateau Beaucastel),以及卢瓦河谷的予厄酒庄(Domaine Huet)。所有酿酒商都亲自为客人倒酒,品鉴会所在的房间可以看到多尔多涅河的美景,房间内一直飘着优美的背景音乐,并且所有参加品鉴的葡萄酒都不是期酒,而是已经适宜饮用(或者至少可以出售)的葡萄酒,主要是2010和更老的年份。

“我们很高兴侍酒师、餐厅老板和小型葡萄酒专卖店来参加这个品酒会。”予厄酒庄的华裔美国庄主Sarah Hwang说道:“这是一个很私密的品酒会,环境优雅,我们在这个活动中的收获比参加大型葡萄酒展的收获还要多。”

说到2012年份品鉴,最有意思的要数Biodyvin组织的品酒会了。Biodyvin的成员来自全法国40个左右使用生物动力法酿酒的酒庄,其中包括辛特-鸿布列什酒庄(Domaine Zind-Humbrecht)和莎普蒂尔酒庄(Maison Michel Chapoutier)。他们齐聚波尔多,与波尔多使用生物动力法的庞特卡奈酒庄、弗朗克酒庄(Fonroque)和古树酒庄(Clos Puy Arnaud)一起展示其2012年份。

这是一场高水准的品鉴会,不过更有趣的是了解在法国全境都遭遇困难的2012年份,生物动力法葡萄酒如何取得成功。卢瓦河谷的产量下降将近了50%,勃艮第也是类似的情况。波尔多稍微好一点,但产量仍然比正常年份下降了20%左右。似乎只有朗格多克得以从2012年变换无常的天气状况中逃脱。

不少消费者的直接反应是在这种困难的年份,有机法和生物动力法葡萄酒会首当其冲,遭受重创(大部分葡萄酒消费者常把这两种方法放在一起说,即使事实上他们的理念完全不同)。在2012年10月,当梅多克的铎卡斯酒庄(Chateau Hourtin-Ducasse)宣布放弃酿造2012年份时,庄主Michel Morango告诉我他的自然法(比有机法还要严格的种植方法,用精油和花朵精华组成的制剂代替铜)没能抵抗住长时间降雨带来腐烂发霉问题。“我始终相信自然法,”他说:“但是今后我将会更加注意施用制剂的时机。”

英国葡萄酒经销商Stokes Fine Wine的总经理Justin Liddle曾在莎普蒂尔酒庄的葡萄酒代理Mentzendorff公司工作;那时候他是莎普蒂尔酒庄生物动力法系列葡萄酒的重要经销商。他在回忆如何销售不好的年份的生物动力法葡萄酒时说:“销售十分艰难,因为大家都认为生物动力法葡萄酒在这种年份下会更加糟糕,但事实上这种方法酿造的葡萄酒对灾害有着很强的抵抗性。莎普蒂尔酒庄坚信生物动力法可以改善土壤结构,并意味着葡萄藤可以更好地抵抗腐烂和发霉问题。”

当然,在庞特卡奈酒庄举办的Biodyvin品鉴会中很多葡萄酒都有干净可口和成熟的水果风味。这是我在本周参加的各种品鉴活动中不常见到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葡萄酒包括瓦舍龙酒庄(Domaine Vacheron)的razor sharp Sancerre、莎普蒂尔酒庄味道浓郁丰富的Pavillon Ermitage、辛特-鸿布列什酒庄出色的Clos Windsbuhl,以及庞特卡奈酒庄的葡萄酒——其赤霞珠的纯净风味令许多波尔多的著名酒庄黯然失色。

圣爱美浓弗朗克酒庄庄主Alain Moueix向来宾讲述了他使用生物动力法耕作以来的一大收获:他的葡萄提前一周就达到成熟。“我以前使用过的许多化学方法会减缓葡萄的成熟速度,所以我不得不在收获季花费更长时间等待葡萄成熟。在波尔多这种具有海洋性气候的地方,这是十分危险的。2012年份正是这种情况的最佳例证,不过我的葡萄在9月中旬已经达到了极佳的成熟度,所以不需要额外的时间。这意味着我得到了顺滑、成熟的单宁,又不用经受晚收带来的各种慌张混乱。”

其他酿酒商也持同样的观点,特别是Biodyvin主席、辛特-鸿布列什酒庄庄主Olivier Humbrecht(他也是第一个获得葡萄酒大师称号的法国人)。1988年,当他发现使用生物动力法使他的土壤增加了十倍的毛毛虫和数以千计的微生物后,他就下定决心把整个葡萄园改为生物动力法耕种。“你要建立土壤和葡萄藤之间的免疫系统,使它们可以更加容易地抵抗困难的年份。我们发现与西方的抵触情绪不同,中国人对生物动力法的接受速度极快,因为他们对中草药的经验使生物动力法看起来十分合理。中国人总是近距离观察植物,并充分开发它们的药用价值。”

有先例显示波尔多人并不太欢迎期酒周期间的非波尔多活动。2009年,一个意大利公司因为在其他地方组织与Vinexpo专业葡萄酒展会相冲突的品鉴活动而被告上法庭(判决正在法庭辩论阶段)。而马赛多(Masseto)等意大利葡萄酒在通过波尔多市场(Place de Bordeaux)系统推广销售上也遇到了一些阻碍。这些阻碍并非来自波尔多的中间商(negociants)——他们很愿意增加自己的贸易额——而是来自那些抱持着“有他们没我们”立场的波尔多酒庄庄主。与此相似,很多其他地区的酿酒商认为通过期酒周对葡萄酒作判断为时过早,并且显示了典型的波尔多人对葡萄酒的态度:把葡萄酒的商业价值看得比味道更重要。不过这些期酒品鉴活动所带来的兴奋感是其他组织性更强的活动所缺乏的,而我个人已经开始期待明年的期酒周了。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