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一个差点儿就不存在的年份

作者:

时钟又走到了这里:再过两个月左右就是2013年的期酒周了。上周我听到有人这样描述2013年份:“这是个差点儿就不存在的年份……”

期酒周的品鉴活动将在3月31日(周一)至4月4日(周五)之间举行。负责组织期酒周的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Union des Grands Crus)还没有开始发送请柬,但人们已经开始对这项一年一度的橡木桶样酒品鉴活动的优缺点展开了讨论——而且还进行得如火如荼。

首先请允许我进行一个简短的介绍。期酒周是这样运作的:葡萄酒被酿造出来;葡萄酒进行五至六个月的陈年;葡萄酒由专家进行品鉴;专家给出每款酒的分数;酒庄公布葡萄酒的价格;波尔多中间商决定是否要从酒庄购买这些酒;酒商决定是否要从中间商那里购买这些酒;你和我决定是否要从本地酒商那里购买这些酒;与此同时,这些葡萄酒会在酒庄里再陈年一年左右,然后被运往那些提前下了订单的人手中。

根据该年份的成功与否,以及当时全球经济状况的好坏,葡萄酒最终会有几种结局:(一)在灾难性的期酒周宣传中滞留在酒庄里——或者,如果是拉图酒庄的葡萄酒,也必然会留在酒庄里;(二)在艰难的期酒周宣传活动中被中间商购买;(三)在中等偏上水平的期酒周活动中被法国国内或者国际酒商购买;(四)通过出色的期酒周活动最终进入消费者手中。

对于将在2014年4月举办品鉴的2013年份期酒活动,几乎所有人都估计将会是情况(二),或者甚至有可能是上文所说的情况(一)。再不然就是质疑举办这个活动“到底有什么意义?”所以很多人吵着说波尔多2013年份的期酒活动应该延期举办,甚至取消,省得大家操心准备那些免费午餐,或者在勉强清醒的状态下开着车摇摇晃晃地从左岸到右岸参加集体品鉴。我们已经确知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不会在4月前往波尔多(尽管他会在6月进行品鉴并发布品酒词)。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也不会专程前往期酒周,尽管她的团队中将有人出席(顺便一说,Decanter会像往常一样参加品鉴)。即使是英国高档葡萄酒批发商Farr Vintners公司的Stephen Browett也表示:“这将是我们十分低调的一年。依我个人拙见,也许就不应该举办期酒周活动——因为目前根本就没有客户对购买这些葡萄酒表示兴趣。” (该公司是期酒的大买家之一,因此他们的这种反映并不在预料之中。)

我可以理解也同意很多针对期酒的抱怨。毕竟采收后六个月就品鉴新年份确实为时尚早(虽然去年11月在伯恩济贫院拍卖会上,尚未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的勃艮第葡萄酒完全刷新了“未完成葡萄酒”的定义)。并不是每一个酒庄都可以展示他们最终完成的混酿——如果你肯费心去多聊几句,就会发现即使在优秀的年份,右岸的许多酿酒商也明确表示,最终的混酿比例只会在装瓶之前才决定。在2013这样大起大落的年份,这种情况在左右岸将更加普遍。近期的期酒价格增长使得“提早购买以获得更划算的交易”的假设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即使在“定价比较合理”的2012年份,价格在公布后也几乎没有改变过。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跟你说,人们将会排着队抢购2013年份。这个年份之所被说成是“差点儿就不存在的年份”是有原因的——基本上全年从头到尾都是糟糕的天气和艰难的决策。我们知道有些葡萄出现了腐烂的问题,而且有的酒庄不得不在葡萄尚未完全成熟之前就进行采收。不过,就因为这是个差年份(抱歉波尔多,我换个词,很明显我是想说“具有挑战性的年份”),期酒周活动就应该被取消吗?别胡扯了。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2013年份的葡萄酒将会有好有坏。我强烈建议前去参加品鉴的人追问酒庄其所展示的样酒是否为最终混酿(我已经给大家开了个好头——见后文)。不过由于市场需求不高,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价格将会有所下降;不论好坏,这对一些葡萄酒爱好者来说都是个购买的机会。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在这些年里从“小年”年份中得到惊喜的人。这种年份在垂直品鉴或期酒品鉴中也许并不出彩,但是几年之后,当你和朋友们一起享用美食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酒变得十分可口。而且,我很高兴家里有一些可以直接开瓶享用而不用担心找不到合适场合的葡萄酒。所以,如果我错了请尽管纠正我,但是你不认为正是在这种年份,作为记者和葡萄酒商的我们才更应该尽可能多地参加品鉴会,然后告诉我们的读者和顾客哪些酒超水平发挥,哪些酒的表现有失水准吗?难道我们就只应该评判那些近乎完美的葡萄酒吗?

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是,期酒的未来并不取决于展示的橡木桶样酒是否为最终混酿。酒庄庄主们也许只关心自己,但他们并不是魔术师。如果有任何人希望今年在波尔多品尝到经过人为修饰后变得十分美味、堪比2010年份的葡萄酒,那他们恐怕要失望了。期酒是一项生意,对期酒的未来而言,唯一重要的问题就是现金流——说的得更具体一些,就是到底有没有创造出足够的现金流。

值得留意的是,期酒的现金流不只对酒庄很重要,对全球葡萄酒行业的众多小公司也很重要。在过去十年中,销售拉菲葡萄酒为Farr Vintners带来了6,400万英镑的营业额;这不仅是他们销售额最高的葡萄酒,对许多其他公司来讲也是一样的。Farr Vintners销售量最大的靓茨伯葡萄酒为他们带来了1,600万英镑营业额。这些收入是用来发工资、缴水电费、维持公司正常运转的重要资金。而对波尔多来说,期酒周活动提供了一个无可比拟的社交机会,其重要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业内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Vinexpo)。所以,除非各个公司参加期酒周的开销已经远超过收益,否则这个活动会一直延续下去。期酒周活动是完美的吗?离完美还差得远呢。期酒周活动有没有作用?答案是肯定的。期酒周活动是否总这么充满戏剧性?是的——而且抱歉让那些攻击期酒周的人失望,但戏剧性正是期酒周如此有影响力的关键原因之一。

这并不是说期酒活动已趋稳定。之前提到,Farr Vintners是期酒的大买家之一。今年,他们的香港办公室不会有任何人参加期酒周,伦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只参加两天的品鉴,而不似以往的四天——可以肯定,他们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预计到今年期酒对整体业务现金流的贡献微乎其微。Berry Bros & Rudd公司也是期酒的大买家之一;他们今年从新加坡和香港派去参加期酒周的人数也大幅减少。已有不少英国酒商告诉我,在正常年份,他们预计期酒能够带来40%的营业额,但今年,他们甚至不愿意在资产负债表里填上任何预估的营业额,而任何通过期酒获得的利润都将被算作额外收入。我要再重申一次,按照今年的情况,估计很多小酒商从期酒中根本得不到任何现金流。而对酒庄庄主们来说,这一点应该比调配橡木桶样酒更让他们胆战心惊。

让我们这些喜欢物有所值并对2013年份感兴趣的人一起来看看今年是否能有什么发现吧。我向过去十年内占据Farr Vintners营业额前20名的酒庄(虽然只是一个酒商公司的排名,但能够反映更为广泛的市场情况)询问了他们是否参加期酒周,以及他们展示的葡萄酒是否为最终混酿。你可以根据这些信息判断今年期酒的品酒词是否值得关注。

2003 – 2012年前20名的葡萄酒(按销售额)

拉菲古堡(Lafite Rothschild) – 第一标拉菲古堡和第二标拉菲珍宝都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最终混酿在1月完成,所以在期酒周期间品鉴到的将是最终出售的葡萄酒。预计今年第一标的产量将为30%左右。
拉图酒庄(Latour) – 不参加期酒活动,但会展示葡萄酒。所展示的是最终混酿。
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Mouton Rothschild)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玛歌酒庄(Margaux)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侯伯王酒庄(Haut-Brion) – 第一标侯伯王酒庄和第二标小侯伯王(见下文)都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庞特卡奈酒庄(Pontet-Canet)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靓茨伯酒庄(Lynch-Bages)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爱士图尔酒庄(Cos d’Estournel)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产量是30年以来最低的一年),是最终混酿。
欧颂酒庄(Ausone)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会生产少量的第一标和第二标,但是不会酿造Chateau Haut Simard,因为产量实在太小了。参加期酒活动的是最终混酿。
柏图斯酒庄(Petrus)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
小侯伯王(Mission Haut-Brion) – 参加期酒活动(见侯伯王酒庄)。
拉菲珍宝(Carraudes) – 参加期酒活动(见拉菲古堡)。
柏菲酒庄(Pavie)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参加品鉴的葡萄酒为最终混酿的95%,因为柏菲酒庄在装瓶前会进行最后一次品鉴和选择,“以确保尽我们最大的努力酿造最优质的葡萄酒”。
里鹏酒庄(Le Pin) – 由于产量过小,今年不参加期酒周活动。里鹏酒庄正常情况下会酿造30桶葡萄酒,今年只有13桶。目前只有3桶确定能够达到里鹏酒庄葡萄酒的品质,此外还有7桶作为候补。酒庄会酿造2013年份第一标里鹏酒庄,但尚未决定最后投入市场的产量。只有在作出这个决定后,酒庄才能进行该年份的销售。
白马酒庄(Cheval Blanc)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今年的苹果酸-乳酸发酵比较迟,所以最终混酿将在品鉴前3 – 4周时决定,不过酒庄表示“每年酿造葡萄酒并参加期酒周活动对我们来说是最基本的一件事,橡木桶里的样酒是最终装瓶的葡萄酒最佳写照”)。
克里奈教堂酒庄(Eglise Clinet)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100%是最终混酿。
玫瑰酒庄(Montrose)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在陈年过程中不会进行任何人为改变”)。
小拉图(Forts de Latour) – 会展示葡萄酒(见拉图酒庄)。
龙博菲酒庄(Leoville Poyferré) – 与往年一样参加期酒活动,是最终混酿(尽管庄主Didier Cuvelier表示到2014年1月底,他们尚未混合压榨出的酒汁,如果早期的调配会给葡萄酒带来太大的影响,他们将不会在期酒周展示其经过混酿的葡萄酒样品。所以如果四月在波尔多品鉴龙博菲酒庄葡萄酒,应当再次向酒庄提出这个问题)。
雄狮酒庄(Léoville-Las Cases) – 将展示Delon家族酒庄的所有葡萄酒,并且100%是最终混酿(“这是我们的金科玉律”)。

(注:除特殊注明外,上文中的“最终混酿”表示已经混合了压榨的酒汁。)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