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份能够拯救期酒系统吗?

作者:

在波尔多,每个酒庄庄主的书柜里都肯定有那份大获好评的《采收谚语:展示你最好的一面》。这个谚语集每年都有新的版本出炉,主要内容是天气预示着当年出产的葡萄酒品质好坏。当然,要怎么解释运用这些谚语就要看各家的本领了。今年人们悄然地闭口不提“août fait le moût(大意是:是成是败,八月明白)”,转而引述赞扬五月均衡的开花季以及九月艳阳的词句。他们如果好好找的话,还会发现一句打消人们对10月上旬暴风雨顾虑的谚语——上周刚刚横扫波尔多的暴风雨正好对号入座:“En Octobre; le tonnère annonce vendanges prospères(十月惊雷,丰收相随——来自我翻阅的一部农业历书)”。

不管格言怎么说,从在酒窖里忙忙碌碌的人们身上,我们确实能感受到几分平静的乐观气氛。在经历了三个颇为艰难的年份之后,大部分酒庄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刚刚开始生命历程的2014年份将有望成为继2010年份以来最成功的年份。尽管从产量上看,2014年份依然低于近10年的平均值,但已经比去年多得多了。

Image: 2013 En Primeur

上个月我拜访了波尔多产区内的多家酒庄,在葡萄园间四下探访,并且大吃特吃酒庄的采收午餐——这种午餐不仅健康,更能让人立刻吃得饱饱的:比如炖牛肉、鸭胸肉拼盘等高卡路里的菜肴,能马上补充人们早上在葡萄园间消耗的能量(可来拜访的记者当天举起的最重的东西也只是手中的笔,所以出于礼貌,至少要对第二块巧克力馅饼说不)。

对于下周即将完成采收的2014年份的初步评价给红、白葡萄酒酿酒商都带来了好消息。目前我品鉴过的酒汁样本都具有浓郁的芬芳,单宁柔和,果味也十分丰沛。即使在苏甸,尽管过于温暖干燥的9月给贵腐霉的生长带来了一些挑战,10月上旬过于潮润的气候又令霉菌的品质岌岌可危,但由于现在阳光重新普照大地,这一产区应当可以迎来一个成功的年份。芝路酒庄(Guiraud)的Xavier Planty感叹道:“在苏甸,很少有哪个年份的采收是轻而易举的,但我们依然对2014年份充满自信。”

“2014年份采收的葡萄成熟而健康,颜色深邃,果味丰富。采收期阳光充沛,但并没有过度炎热,所以果实保持了爽口的酸度,而且十分易饮。”身兼中间商、波尔多葡萄酒局主席及酒庄庄主三个要职的Allan Sichel本周这样对我介绍道。

他同时提到了2013年8月到2014年8月期间的销售情况:出口量下降8%,出口额则下降18%。中国市场的情况尤其严峻:出口量下降25%,出口额也锐减26%。总体而言,这样的数据可说是一个及时的提醒:连续三个艰难的采收季、以及过去五年(包括2009和2010年份)令人质疑的定价策略已经对波尔多传统的期酒(en primeur)销售系统造成了打击。而说这个提醒很及时,是因为传统上成功的收获季容易让人们产生抬高价格的念头。

当然了,期酒系统远不能代表国际市场上波尔多葡萄酒的销售情况。波尔多共拥有大约7,000个酒庄,其中大约5%会在装瓶前以期酒形式售出。而期酒的销售情况很大程度上也由年份决定:2010年,大约450款葡萄酒以期酒形式售出,2013年这个数字则为不到200款。

Image: 2013 En Primeur

然而,期酒依然是波尔多最受人关注的销售手段;如果各个酒庄明年再搞错战略,只怕整个波尔多都要遭殃。6个月前,2013年份期酒没能在国际葡萄酒媒体和买家面前惊艳亮相;人们对于2014年份最普遍的愿望是希望它品质良好,但不要太好;还要产量充足,让酒庄能免受诱惑,不会按“量少而完美”年份的惯例抬高价格。

现在看来,我们的愿望已经成真了。在飞卓酒庄(Figeac),总经理Frederic Faye将2014年份与2001年份、甚至1983年份相比。在爱士图尔酒庄(Cos d’Estournel),Aymeric de Gironde也将2014年份比作2001年份——一个定价较低但品质优秀的年份。而我所拜访的左右岸酒庄预计产量都将在每公顷35到45 百升左右;而在2013年,他们的收成能达到这个数字的一半就足够幸运了。现在问题来了:2014年份足够让波尔多重振雄风吗?

“年份的品质只是评价标准中的一项。”Sichel说道,“期酒系统同时会受到整体经济环境、近几年期酒销售给人们带来的价值认知、还有货币汇率等因素的影响。不过酒庄、中间商和经纪人都认可期酒系统的价值,显然我们需要寻找的是能令这个系统运作起来的正确机制。”

Image: 2014 Cabernet, Lafite © Andrew Jefford

说起来容易,可又有几个酒庄会听从这个意见呢?据我的经验,大多数庄主都认为他们已经在价格方面做出了足够的努力,并且热切地希望去年就是他们需要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可现实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60%的2011年份以及40%的2010年份葡萄酒目前在波尔多葡萄酒市场(Place de Bordeaux)上的价格(也就是海外分销商从波尔多官方酒商手中购买的价格)都比它们当初的中间商价格要低。酒庄当然不希望波尔多中间商销售他们的葡萄酒的价格低于这些酒当初离开酒庄时的价格,因为这会威胁到整个系统。但是,这样的现象在如此广泛的范围内发生,清楚地显示出中间商们根本无力与市场相抗衡,只能看买家的脸色行事。

本周我从Eleanor Independent Wine Index公司收到了一份耐人寻味的数据。他们对1855列级酒庄、圣爱美浓特一级酒庄A等和B等以及波尔多最著名的第二标葡萄酒的2010、2011和2012年份期酒销售情况进行了调查,以当年的期酒价格为起点,将其与波尔多中间商如今给出的价格进行比较。

调查得出的结果发人深省。三个年份中明显品质最高的2010年份从期酒发布后平均价格仅提升了0.3%;2011年份下降了1.48%,2012年则上升了1.2%。

如果你在2010年购买了1855列级酒庄的葡萄酒——它们应当是2010年期酒销售的主力军——现在你的二、三、四级酒庄葡萄酒已经赔钱了(就每个级别整体而言)。只有一级酒庄的价格从整体来看有所提升,平均增长了5.8%;而多亏庞特卡奈(Pontet Canet)酒庄的优异表现,五级酒庄整体的成绩才得以保全。巧合的是,2010年份价格提升幅度最大的产区是圣爱美浓,涨幅为5.87%,佩萨克-雷奥良的红葡萄酒价格则下降最为明显,降幅达7.76%。当然2010年份品质杰出,还有极佳的陈年潜力,那些等待足够长时间的投资者应当还是能够看到回报的,但是与此同时,2010年份的现状已经严重破坏了人们对波尔多的看法。

就单独的酒款而言,全部三个年份中价格均有所上涨的总是同样的那些名字:一级酒庄、一级酒庄的第二标葡萄酒以及个别被罗伯特•帕克评了100分的葡萄酒。但是仅仅这些是不足以维持期酒系统的。酒庄庄主们应当仔细研究这些数据,诚实地考虑期酒系统对他们有多大价值,并且确保这个系统对其他所有人也具有同样的价值。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