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Egan:来自苏富比的“假酒杀手”

作者:

“我还是头一次觉得没被传唤履行陪审义务让人如此失望。” 2013年3月底,Koch-Greenberg假酒案的8名陪审团成员被选出之后,一个纽约酒商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Image: William Koch

葡萄酒行业的多数从业者大概都和我一样,很能体会他这句话想说的意思。这是今年最主要的几个葡萄酒造假案审判之一,也被视为即将在9月开庭审理的Rudy Kurniawan造假案的“预热”案件。这桩假酒案的原告是亿万富翁、前美洲杯帆船赛冠军及能源公司Oxbow首席执行官 William Koch;被告是葡萄酒收藏家Eric Greenberg;J Paul Oetken法官负责审理这桩案件。Koch状告Greenberg贩卖假酒并违反信托约定(breach of trust),称自己通过施氏佳酿(Zachys)拍卖行从Greenberg手中买下的24瓶酒是假酒。Greenberg一方则驳称并无不道德行为,争辩说己方不过将这些葡萄酒“原样”拍卖,全然不知这些酒中可能有假。

法庭两侧的原告席和被告席被一共22位律师坐得满满当当的。Koch一方的律师由Robert Darby和John Hueston领头,Greenberg一方的律师团则由Arthur Shartsis带队。案件的关键在于裁定是否这24瓶酒确为假货(其中包括白马酒庄1921年份大瓶装,柏图斯酒庄1928年份,拉菲酒庄1811年份以及一系列拉弗尔酒庄大瓶装),还有Greenberg是否真的有理由认为它们是真货。

本案在位于纽约市政厅和曼哈顿下城布鲁克林大桥附近的南区法院开庭审理。三个星期后的4月12日,Koch带着获得1200万美元“损害赔偿”的判决结果离开了法院。他原本只要求被告支付32万美元的补偿金,现在他不仅获得了补偿金,更获得了数额不菲的 “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可谓是意外的收获。“我们并没有期待获得损害赔偿,但我们却意外获得了1200万美元,”Koch在审判结束后说,“真让人难以置信。”

于是,这桩两个亿万富翁因24瓶葡萄酒产生争执引发的民事诉讼,最终以Koch的律师团大获全胜收场。这起案件同时让人们注意到了一位说话柔声细语的英国专家——这个人也迅速成为了各类假酒案件中被人们争相邀请的顶尖“假酒杀手”。

“这当然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桩案子。”这个礼拜,刚刚从纽约回来的Michael Egan(左图)在一家波尔多咖啡厅里接受了我的采访。三周的庭审期间,他一直陪伴Koch左右——除了最后一天,所以他没去成庆功晚宴。

Koch最初找到Egan寻求帮助是在2007年。当时Russell H Frye状告加利福尼亚酒商The Wine Library,而Egan为他提供了鼎力支持。在这桩案件中,Frye控告The Wine Library卖给他30瓶假酒,其中至少有一部分来自臭名昭著的造假者Harry Rodenstock。这个案子最终达成庭外和解,但Egan辨伪存真的专业技术显然引起了Koch注意。Koch随后邀请Egan对状告Greenberg的这场官司加以协助。

2010年11月,Egan受邀前往Koch位于科德角奥斯特维尔村的酒窖,对他的收藏进行了查验。他检查了36瓶葡萄酒,发现除了一瓶酒之外全部都是假货。这些假货造型逼真,造假手法繁复,能蒙蔽很多人的眼睛,却骗不过像Egan这样火眼金睛的专家。他准备了一份报告,并在2011年7月提交了自己的证词(同样在科德角,不过这次在一个游艇俱乐部里。一位法庭速记员记录下了他的证词,但当时并没有法官在场)。庭审期间,他在证人席上待了六个小时。

我可以想象,成为一位世界知名的葡萄酒造假反骗专家并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事业。Egan获得如今的名声,确实名至实归:1981年到2005年,他在苏富比拍卖行工作了24年。离职后,他不断接到私人收藏家的邀请,负责查验他们的收藏,并在随后的调查中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我听说拍卖行常常不许他进入,因为拍卖商十分担心他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Egan在1980年加入葡萄酒行业,受雇于英国葡萄酒商Oddbins。一年之后,他成为了苏富比的一名酒窖员工。在那个年代,这家伦敦拍卖行没几个星期就会成交一笔买卖。“主要是‘圣母之乳(Liebfraulmilch,一种德国半甜白葡萄酒)’和夏布利葡萄酒。”拍卖前的业内人士品鉴频繁举行,酒窖员工也有大把活计可干。“那是段艰辛而快乐的日子。” Egan回忆道。

1982年底,Egan成为了一名编目员(cataloguer),随后升职高级编目员,副总监,并从1995年起担任总监,和施慧娜(Serena Sutcliffe)并肩工作。20世纪90年代中期,假酒鉴别成为了Egan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你必须记住,伪造一瓶葡萄酒并不像伪造一件著名艺术品那么难,最初只需一笔很少的费用,但能让假酒经久不被发现的技术却并不普遍。20世纪80年代初期,一切交易都建立在彼此信用的基础上。如果收到的一款葡萄酒酒标有损坏,我们会把这瓶酒送回酒庄,不然酒庄会送来新的酒标作为替换。在这个时期,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拉菲和拉图为首的许多酒庄为客户更换了大量酒塞。酒庄会派人前往纽约、巴黎或其他城市,免费上门换塞,作为客户服务的一部分。他们会在酒瓶背面贴一张小条,上面写着‘由酒窖管理员在X日换塞(Reconditioned by the Maitre de Chai on X date)’,但是除此之外,酒庄不会留下其他记录。类似的葡萄酒随后开始出现在拍卖渠道中,因为这些‘翻新’后的葡萄酒比这些酒的原始版本更容易伪造。20世纪90年代中期,造假似乎已经成了有组织的行为,特别是拉菲和其他著名波尔多酒庄如柏图斯和拉弗尔的伪造品,屡见不鲜。”

在Koch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假酒作为证物由律师当庭呈给陪审团,由Egan在证人席上向他们解释如何识别这些冒牌货。“这些酒许多都标注的是战争期间的年份,但在那个时期酒庄或中间商并没有酿造这么多的大瓶装葡萄酒;还有一些假酒的酒瓶比酒的年份更老:比如一瓶1921年份的拉菲被灌装在一只手工吹制的玻璃酒瓶里,而在20世纪20年代,玻璃瓶的制造工艺已经机械化,酒瓶上应该可以看到明显的接缝。其他的一些假酒的酒标被人工老化过,使用的纸比真的酒标要厚。我在苏富比工作的24年中看到了许多这样的假酒,也知道有一些关键的‘错误’应当特别留意。”

现在Egan已经返回波尔多,他在过去的几年一直在这里工作。回忆起刚刚结束的案子,Egan感到十分满意,现在正期待着新的案件上门。FBI和即将负责Rudy Kurniawan造假案的美国国家检查官都旁听了Koch-Greenberg假酒案的进展,FBI已经邀请Egan阅览Kurniawan案的原始材料,不过关于这个案件,Egan表示“目前还不便详谈”。Koch也已经宣布将用获得的损害赔偿来追诉其他假酒贩卖者——有了Greenberg案中的“明星专家证人”Egan,Koch恐怕再不需要考虑另寻他人进行真伪鉴定了。

与此同时,Egan将继续为私人及专业酒窖查验他们的藏品。他的主顾主要来自美国及欧洲,最近的一位则来自澳门——“当然,雇主的名字需要保密。没人想让客户认为他们的酒窖里存了假酒,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收藏者开始感到忧虑。整体来看,如果你收藏了产于1950年以前的波尔多著名酒庄葡萄酒,据我估计其中70%到80%都有可能是假酒。”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