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 Laroche的夏布利情结

作者:

“我品尝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夏多丽葡萄酒,口味鲜活、架构紧致的夏布利依然是我的至爱。”

夏布利最具代表性的人物Michel Laroche宣布将自己的葡萄酒公司与朗格多克JeanJean葡萄酒公司合并,并建立新公司Advini——这一切都发生在三年之前。

Laroche依然是Advini公司董事会的一员(仍持有11%股份),但合并也意味着他不再担任由他一手经营起来的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直白地说,我一直非常喜爱Laroche酿造的葡萄酒——夏布利当然如此,产于他南非L’Avenir酒庄老藤的品诺塔吉更非常难得地让我体会到了这个葡萄品种的美妙之处。所以我十分期待最近与他的会面,更满心期望听他讲一讲最近三年的“半退休生活”。不过我早就该知道,对Michel Laroche而言,退休不退休都是一样忙碌。

图片: Michel LAroche,
来自 www.larochewines.com

这位长者在葡萄酒行业工作了50年。15岁的时候他就和父亲一起在家族旗下的小规模酒庄工作,随后他前往第戎,在那里学习了几年葡萄酒酿造技术。21岁那年他回到家族酒庄,并逐步壮大了这份产业。直到2010年2月的合并为止,Domaine Laroche已经拥有超过100公顷的夏布利葡萄园,外加其它几座成功的产业,分别是法国南部的Mas La Chevaliere、南非的L’Avenir和智利的Punto Alto。Laroche向旅游者敞开了夏布利的大门,并在2000年建立了夏布利列级酒庄联合会(Union des Grands Crus de Chablis),致力于向世界推广夏布利葡萄酒。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的酿酒事业能比父亲走得更远。”他对我说道。我们分别坐在一张铺满着酒标和建筑设计图的矮桌两端,打开了话匣子。“这是我的天性,我完全没有勉强自己。该说这就是创业精神吧,不过我从一开始就自然而然地充满野心,接手酒庄不久就开始从同一地区的酿酒商手中收购葡萄园。当然,那时在夏布利要买葡萄园还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夏布利葡萄酒还没有那么出名,1960年整个产区只有600公顷葡萄园被用于酿酒,春季的霜冻是一个主要的问题。土地很便宜,人们也乐意将手中的土地出售。现在的情况则大不相同,地价不断上涨,居民的土地使用(land use)也正面临更大的压力。”

如果说北隆河谷定义了Michel Chapoutier,阿尔萨斯定义了Olivier Humbrecht,那么说夏布利定义了Michel Laroche也是毫不夸张的。正因为如此,Laroche在公司合并之前保留了一份位于夏布利的资产:正是他从父亲Henri那里继承的家族产业“Domaine d’Henri”。Laroche在这里度过了最近的三年,与儿子和女儿一同工作,集中精力提高这个家族酒庄的品质:这里的夏多丽葡萄依然能够充分表现出他最钟爱的夏布利土壤的个性。

这座酒庄(从Domaine Laroche分离出去之后)的第一个年份需要等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酿制完成,所以谈话间我们只喝了一些南非的路易波士(Rooibos)茶。摆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的是一张他父亲Henri和母亲Madeleine的黑白照片。两个人正坐在2cv(两马力)微型拖拉机后面享用一顿随意的午餐,四周能看到灌木丛和一小部分葡萄园。这张照片也出现在Domaine d’Henri的酒标上。Michel Laroche看来与父亲很相像,我忍不住和他确认了两遍那上面的人是不是他自己。照片里Henri穿着的平头钉靴子和工作裤把他们两人区分了开来——Michel本人是一位优雅得体、形象完美的绅士,身着熨烫平展的白衬衫,笑容和蔼。 “我一直追求新的成就,也依然对Domaine d’Henri的未来充满野心。现在不同的是,我不是为了自己做这些,而是为了我的孩子们,和他们一起完成这一切。我的女儿Cécile专注于酒庄的经营方面,掌管财务并与客户保持联系;我的儿子则亲身参与酿酒。他是一个天生的酿酒师,现在管理着葡萄园和酒窖,负责照料葡萄藤并对品质进行监督。Domaine d’Henri给予我们全家的是重新发掘专注于某件事带来的喜悦。未来我希望两个年纪较小的孩子Margaux和Romain也能加入到我们中间。”

Laroche家族在夏布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0年:Michel的曾曾祖父Jean-Victor Laroche在临近夏布利的Maligny村买下了一两块葡萄园。其实Laroche家族从1695年开始就代代从事葡萄园管理的工作,却一直没有一座可以称得上酒庄的产业。这份家族产业缓慢而稳定地扩张,Laroche的父亲继承家业时葡萄园只有两公顷,20世纪60年代已经扩展到六公顷。

图片: Henri和Madeleine Laroche

如今酒庄拥有八公顷葡萄园,其中4.5公顷是Fourchaume一级葡萄园(Premier Cru),是由Henri和Michel共同种植的。“我们还在Maligny村拥有3.5公顷葡萄园,这里是Jean-Victor Laroche最早买下葡萄园的地方。此外,我们在慢慢收回借给Domaine Laroche的葡萄园,近年内葡萄园总面积会达到15公顷。”

“我是在这座酒庄中学习并成为酿酒师的,它对我而言意义重大。”Laroche说道,“我十几岁的时候,每年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我继承了父亲和祖父管理葡萄园的理念,尽量降低对葡萄园的干涉,让自然主导一切。从这一点上来说,酒庄在几代人的管理下改变甚少。我们在Domaine d’Henri施行可持续发展的耕种方式,即使在需要对葡萄园采取必要处理的时候,比如说大雨之后,也会确保有的放矢、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近年我们开始全面采用有机法,但是2013年春季的气候使我们不得不对葡萄藤采用一些传统措施。虽然只进行了一次,但这意味着我们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获得有机认证了。不过我们的理念没有改变,仍然致力于培育健康的葡萄,采取可持续理念耕种葡萄园,惠及祖孙后代。除此之外,我们还坚持对Fourchaume葡萄园最老的葡萄藤施行精英筛选(massal selection*),以保留生物和基因的多样性。”

不过,无疑Laroche已经没有像从前那样只专注工作了——他提到自己拥有一艘叫作“天马(Pegasus)”的船,还告诉我他准备远航到温暖的地区过冬。不过很显然,他仍没有忘却自己的“霞多丽情结”。

“我总会在冰箱里留一瓶夏布利。我依然认为夏布利是霞多丽葡萄的最佳表现。我品尝过来自世界各地的霞多丽葡萄酒,口味鲜活、架构紧致的夏布利依然是我的至爱。夏布利葡萄酒没有过于浓郁的香氛,也没有过度丰满沉重的酒体;它保留了活力与精神,内敛而有个性、力量充沛,是其它产区无可比拟的。”

*精英筛选法:和从同一优秀母体采取插条的繁殖方法不同,这种方法通常从葡萄园中最优秀的葡萄藤采取插条用于培育新植株,以确保基因的多样性。

Le Domaine d’Henri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2013年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上市,包括五款葡萄酒:Petit Chablis、Chablis以及三款来自一级葡萄园Fourchaume的葡萄酒;其中一款名为“Héritage(传承)”,使用的葡萄采自1937年种植的葡萄园。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