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根瘤蚜级”灾难?说说葡萄藤树干疾病

作者:

目前全世界的葡萄树干疾病有多严重?为什么它被忌惮为下一个“根瘤蚜”? 听Andrew Jefford深度报道葡萄酒产业面临的这种严峻疾病。

葡萄藤无疑是酒农最宝贵的东西。酒庄里的设备坏了可以被修理或是替换,但当地的土壤和气候无法改变。而葡萄藤,是向人们展现风土和年份特色的重要渠道。葡萄藤宛如酒农的孩子,酒庄的未来都寄托在这些葡萄藤身上。

酒农会碰到许多彻夜难眠的挑战,但在这众多难题当中,有一种让酒农感到深深的恐惧:它不仅难以治疗,甚至会影响到酒农未来的生计:那就是葡萄藤树干疾病(grapevine trunk disease,GTD)。

图片版权:OIV,winetwork-data.eu
图片版权:OIV,winetwork-data.eu

在晚秋某个潮湿寒冷又阴暗的日子,我来到卢瓦河谷的奇恩山坡(Coteaux du Giennois)去拜访Marc Thibault。Marc 带着我来到他的酒庄Domaine de Villargeau的长相思葡萄园中。Marc的葡萄园一共有22公顷,其中的60%会出口到国外(Britain’s Wine Society和其他酒商都有进他的酒)。Marc酿出来的酒滋味浓郁并极具活力。如果你想尝试卢瓦河谷中部的酒,Marc的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价格也十分公道。

由于这块产地并不知名,这里的酒利润空间并不高。环顾葡萄园一周,便不难看出葡萄藤树干疾病给这里带来的影响:部分染病的老藤被新葡萄藤替代,有的进行了重新嫁接,还有的葡萄藤被砍掉了染病的部分——每一株染病的葡萄藤需要的治疗方法都不尽相同。

这里种植了超过110, 000株葡萄藤。由于葡萄藤树干疾病的早期症状并不明显,Marc已经做好了每年都会有葡萄藤需要治疗的准备。如今,当地大部分长相思葡萄园恐怕都注定会受到感染,因此每年都会有葡萄藤被拔除或是进行重新嫁接,以防形势进一步恶化。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GTD的分类

与根瘤蚜不同,葡萄藤树干疾病最恼人的地方在于没有固定的诱因,因此需要针对不同诱因来对症下药。葡萄藤树干疾病是一个大家族,其中会给葡萄藤带来灾难性影响的为以下三种:

1. 埃斯卡(Esca)真菌病害(埃斯卡自身又是一个由多种疾病结合的复杂病例)

2. 座腔菌顶枯病(botryosphaeria dieback)

3. 弯孢壳属真菌病害(eutypa,又被称为“死臂dead arm”)

真菌性病原(Fungal pathogens)是这三种疾病的原因。但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真菌性病原有84个品种,涉及到9个不同大病原家族

有的葡萄品种抗病性低,像长相思白诗南,卢瓦河谷产区也因此成了重灾区。其他容易受到感染的葡萄品种还包括赤霞珠,干邑地区的白玉霓歌海娜以及西拉/设拉子。尽管至今没有一个品种能够完全抵御这些疾病,但阿里高特(Aligoté),梅乐赛美蓉以及西万尼(Sylvaner)对弯孢壳属(eutypa)的抗病性会强一些。

GTD的全球分布

在整个卢瓦河谷,只有不到80%的葡萄藤完全健康并具有生产力,7%的葡萄藤遭到了埃斯卡(Esca)或弯孢壳属真菌(eutypa)的侵袭。在过去的四年里,卢瓦河谷受感染的葡萄藤数量在逐年上升。整个法国有13%的葡萄园完全失去了生产力。葡萄藤树干疾病让整个法国每年蒙受超过10亿欧元的损失

葡萄藤疾病的发生并不仅限于法国。在西班牙,10%的葡萄藤感染了树干疾病。意大利的感染比例更高,尤其是意大利南部的老藤。

根据Mark Sosnowski和同事于2016年发表的报告显示,如今葡萄藤树干疾病也威胁着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种植在较为温暖的新南威尔士和西澳的葡萄藤容易遭受葡萄座腔菌(Botryosphaeria)感染,其他地区的葡萄则容易受到弯孢壳属真菌(eutypa)的侵袭。

长相思是新西兰的主力葡萄品种,赤霞珠也有小范围的种植,这意味着新西兰对葡萄藤树干疾病毫无抵抗能力。许多葡萄园的葡萄藤由于还很年轻,尚未出现感染症状。但2014年的一份调查显示,在霍克湾以及马尔堡,有9%的葡萄藤已经染上了“死臂”。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也无法幸免,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根据葡萄藤的年龄不同,感染率在3-30%。

总的来说,国际葡萄与葡萄酒局(OIV)预测,全球有将近20%的葡萄藤已经感染了葡萄藤树干疾病

下一个“根瘤蚜级灾害”?

由于疾病的潜伏期长,早期症状也并不明显,感染数据可能会逐渐上升。许多酒农开始质疑从葡萄苗圃购买回来的葡萄藤质量。包括Louis-Benjamin Dagueneau在内的众多酒农表示: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苗圃里的葡萄藤可能都受到了感染。随着悲观情绪的蔓延,Dagueneau担忧地表示:“这就是下一个‘根瘤蚜’”。

至今,人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化学治疗药物。尽管使用砷酸钠的治疗效果明显,但从2003年开始,砷酸钠被欧洲政府禁用。另外两种用来保护伤口的药物——广谱杀菌剂苯菌灵(benomyl)和多菌灵(carbendazim)也被禁用。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尝试不同的有机和非有机的治疗方法,其中使用真菌紫杉木霉(trichoderma fungus)的生物性治疗方法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效果。

但从现今来看,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购买完全健康的葡萄藤。法国苗圃联盟(FédérationFrançaise de la PépinièreViticole)联合了众多苗圃品牌一同确保出售葡萄藤的质量:出售的葡萄藤没有任何疾病的感染;严密监控母藤的状态以及对出售后的葡萄藤走向进行检测。但联盟主席David Amblevert向我透露,已经有报告表示葡萄藤树干疾病的产生更多诱发于葡萄园,而非来自于葡萄藤幼苗

图片:重新嫁接的葡萄藤示例。版权:Andrew Jefford
图片:重新嫁接的葡萄藤示例。版权:Andrew Jefford

现有防治手段

在葡萄园,治疗方法极为费时费力。当葡萄藤开始出现病状时,人们一般有四种解决办法:

1)拔除整株葡萄藤

2)砍掉受感染的葡萄藤,进行重新嫁接

3)将受感染的葡萄藤树干全部砍掉,然后在徒长枝(watershoot)上重新种植新的枝条作为未来的树干

4)修复性手术:用迷你机器锯将受感染的部分全部锯掉。这些被移除的受感染枝条需要全部烧毁。

图片:普依芙美的Château de Tracy酒庄葡萄园,图片版权:Andrew Jefford
图片:普依芙美的Château de Tracy酒庄葡萄园,图片版权:Andrew Jefford

来自普伊-芙美(Pouilly-Fumé)产区Ch de Tracy酒庄的Juliette d’Assay表示,尽管将葡萄藤拔出并进行重新种植的费用(每棵2.8欧-3欧元)要比进行重新嫁接(每棵3.8欧-4欧元)来的低,但重新嫁接意味着可以保留老藤,并且嫁接后的葡萄藤只需要三年便能恢复到原来的产量(重新种植则需要六到七年的时间)。因此Juliette选择了第二种方法,从2010年开始,每年会有2000株染病的葡萄被重新嫁接,成功率达在80%左右。

最近的霜冻让问题变的更为严峻,Juliette一家今年决定对3000株葡萄藤进行重新嫁接,并对另外1000株葡萄藤进行感染部分的切除(切除法对早期感染的葡萄藤十分有效)。这些费用加起来一年就需要1.5万欧元。

如果OIV预测准确,全球有20%的葡萄藤以及受到感染,那么这将是一笔极为庞大的治疗开销。这会让那些经济情况不太乐观的酒农面临破产的危机

正确的剪枝方法也是关键。有的研究表示,每年春天稍晚一点剪枝可以更好预防病原菌扩散,但也有研究建议,每年早点进行剪枝或者进行双次剪枝(先用机器,再进行人手修剪)效果会更好。

剪枝要尽可能避免在阴天或是刮风的日子进行。剪枝结束后也需要对伤口进行保护:先抹上杀菌剂,再涂上填补剂/糊剂/油漆。这种治疗方法费时费力且高成本,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日益流行的机器剪枝也让葡萄藤更容易遭受到疾病的感染。

如今,许多专家开始表示:“更为简单,低成本以及安全控制葡萄藤疾病的方法意味着我们需要培育出能够抗病性高的品系以及砧木。”

然而,这方面的研究进展十分缓慢,一部分原因是诱发葡萄藤疾病的病菌多种多样,另一部分在于葡萄藤的培育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此外还有文化偏见方面的原因:大部分人对转基因依旧持负面看法——尽管这些抗病性高的葡萄藤是由传统的杂交方法培育出来,而非使用的转基因工程技术。在在法国法国葡萄与葡萄酒学院(Institut Français de la Vigne et du Vin)工作的研究员Loïc Le Cunff向我表示,尽管现在手头上有多个项目都在进行,但没有一个项目完成了分析阶段。

如今,葡萄酒产业依旧面临着困境。尽管并非所有人将葡萄藤树干疾病看做下一个“根瘤蚜”,毕竟葡萄藤疾病还没有带来灾难性的影响。但在我们还没有找到针对葡萄藤树干疾病简洁有效的治疗方法前,我们依然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更糟糕的可能在还后面。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