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寒意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葡萄藤的开花是十分谨慎的。我今年的第二次波尔多之行刚好赶上花期的开始:小帽子(其实是花瓣合在一起形成的花冠)羞涩地抬起,露出中心五个沾满黄色花粉的雄蕊和绿色的雌蕊(由柱头、花柱和子房组成)。

图片:伊甘酒庄葡萄藤上的花序即将开花 © Andrew Jefford

这个时候,我们至爱的雌雄同株的葡萄藤最渴求平和温暖的天气——这样,在某个私密而细腻的时刻,雄蕊上微小的花粉就会飘落到分泌着粘液的的雌蕊上。这就是葡萄藤的交欢:最好是一场快速而激情的(几乎不可见的)葡萄园狂欢。

一旦花粉穿过花柱进入子房完成受精,葡萄园的主人就迈上了通向收获的道路,最终将会得到包裹着葡萄籽的迷人且丰厚多汁的果实。可是,唉,大雨从天而降,大风则把葡萄藤吹得弯到了根部:这可不是狂欢的好天气。全球也许遇到了有记录以来最温暖的四月,但在波尔多,五月底的空气中却透着丝丝寒意。

艰难的花期并不是这个地区唯一需要担心的事情。今年,波尔多再一次给了自己最新的一个年份过高的定价:这是过去二十年来市场表现最弱的一个年份。销售情况非常不理想:要知道,有些葡萄酒最大的卖点就是价格低廉。截至上周,Farr Vintners公司(这个公司和Berry Bros是英国两大主要的期酒中间商)的2013年份仅售出了130万英镑;相比之下,2009年份期酒的销售额是7000万英镑,2010年份也有3600万英镑。一直以来都有传闻称部分波尔多中间商处于破产的边缘。若出现连续第四个糟糕的年份,他们真要关门大吉了。

这次的旅行使我有机会和“酿酒商-中间商”关系中的双方都进行了交流。他们之间的信任似乎正在消失。有些中间商认为酒庄庄主们生活在一种“盖茨比式”的世界中,那里充斥着国际晚餐、酒标签名会和阿谀奉承;而实际的销售情况则是消费需求疲软、买家犹豫不决(但受波尔多两级系统的限制,庄主们对此并不知情)。2009和2010年份是波尔多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年份。然而,在现在全球经济复苏、股市大涨的情况下,在连续三个表现不佳的年份之后,本月早些时候,英国一家非常有份量的连锁超市仍然需要将五个一级酒庄中四家的2009年份打折出售。过去30年里波尔多出现过的所有危机都无法与这次持续低迷的市场状况相比。

图片:波雅克上空乌云密布(碧尚女爵酒庄) © Andrew Jefford

葡萄酒投资基金也在不断引发不安情绪,并且被认为——至少被波尔多的保守派怀疑——正在破坏酿酒商和消费者之间长久而健康的关系。在习主席开始实施反腐败措施之前所存在的“中国泡沫”确实是波尔多近期总体价格飞涨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葡萄酒投资也难辞其咎。有传闻称一个主要的韩国投资基金很快将清理存货,将更多的库存投入本来就难以容纳的市场中。当其他的投资机会展现时,闲不住的投资者们肯定会对持续疲软的葡萄酒投资失去耐心。

与此同时,非常矛盾的情况是,波尔多最好的土地价格仍在不断攀升。拉图酒庄庄主François Pinault和他的投资公司Groupe Artemis最近进驻了波美侯地区(通过持有Guichard-Goldschmidt 集团旗下产业:拉朗德-波美侯Siaurac酒庄、圣爱美浓Le Prieuré酒庄和波美侯Vray Croix de Gay酒庄的股份来实现)。这个事件给允许家族经营小型酒庄并保持其繁荣的传统的波美侯地区敲响了警钟。最近的波美侯土地交易显示,这里的土地价格现在已经达到每公顷300万欧元,甚至比波雅克的地价还要昂贵;据说有些投资者还表示愿意再多出100万欧元。这样的价格使得当地的一些小型家族企业直接被淘汰出局。

在波尔多左岸还有一个与此相关的现象,即“中级酒庄(cru bourgeois)的消失”;这个现象特别发生在梅多克最好的村庄里。顶级波尔多酒庄的第二标(或第三标)葡萄酒从来不会叫作“某某酒庄”:这些酒都直接使用品牌名称。但是这些品牌葡萄酒却沾了第一标葡萄酒的光;它们带来的收益是任何独立中级酒庄可望而不可及的。任何待售的土地都可以被著名的大酒庄抢购到手,即使他们很清楚这些土地出产的葡萄绝对不可能用于酿造第一标葡萄酒——但是这些葡萄酒可以用来扩大整个品牌的产量,而酒庄可以对这些品牌酒采取捆绑销售(他们可以要求酒商在购买第一标葡萄酒的同时必须购买大量的品牌葡萄酒)。

当然,情况也不完全那么糟糕。在大部分年份里,波尔多仍在酿造大量优质葡萄酒;这些酒比世界上任何地方出产的葡萄酒都具有更好的平衡和复杂度,迷人且拥有陈年潜力。最近几个中等水平的年份中(特别是2011、2008和2006年份)也有许多价格公道、物有所值的葡萄酒。总有一天,伟大的年份会再次出现;总有一天,萧条的状况终将消失。只是,这一天不会那么快到来而已。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