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繁荣热潮之外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澳大利亚的资源热潮也许已经到了尾声,但在精力充沛的Kym Anderson教授的带领下,阿德莱德大学葡萄酒经济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Adelaide’s Wine Economics Research Centre)对葡萄酒统计和数据的深度研究绝对不会停止。此前我已经两次撰写过关于Kym Anderson研究工作的文章(分别于2011年7月和2013年12月);今天我再次写到他,是因为他最近刚刚完成了一本新的电子书。这本书追踪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历史上的五次繁荣热潮,并分析了澳大利亚在目前的全球葡萄酒格局中的位置。和他以前的项目一样,这本书也完全免费,可以通过这个链接下载部分或全部内容。所有学习葡萄酒的学生都不该错过Anderson的研究成果和其中所包含的资源。

图片:盛夏的高伊顿 © Andrew Jefford

我可以透露一些书中的内容,不过所有细节都在下载文件里:从1843年一个州接着一个州的种植开始,以深入细致、按目前的产区划分逐个进行分析为结尾。书后还有一份附件,提供了一些很引人注意的宏观经济数据。我们或许认为葡萄酒是澳大利亚出口的一个关键商品,但即使在其最为重要、占据澳大利亚商品出口总额百分之一的时期(2003年至2006年),葡萄酒的出口额也仅有一次超过羊毛,并且从来没有赶上过澳大利亚的金矿出口额,更不要提其他农业和矿业产品。

如果要总结这本书的中心思想,那就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的脉搏与其他经济现象紧密相连。当然,这包括国内的人口增长和经济繁荣(1855年至1871年的澳大利亚第一次葡萄酒热潮是由维多利亚时期的淘金热引发的,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国内葡萄酒消费50%的增长,则部分缘于欧洲地中海沿岸国家移民的涌入)。但政治因素(税收和关税)及汇率变化也十分重要。正如Anderson所指出的,澳元的疲软促使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在1991年至2004年间大幅增长——而在那之后澳元的升值在葡萄酒出口方面所起的阻塞作用同样旗鼓相当。

Anderson认为,气候变化也“很有可能是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并且这种挑战比其他葡萄酒酿造国所面对的更为巨大”。这主要是因为澳大利亚的酿酒葡萄很大部分都需要依靠灌溉,并且种植在同一个河流的流域内;水资源减少而产生的(来自城市中心和其他农业活动的)竞争十分激烈。


图片:赤霞珠葡萄园和袋鼠 © Andrew Jefford

一个出人意料的数据是,尽管近期出现了经济衰退,但澳大利亚葡萄酒酿造行业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投资减缩(“过去十年间,尽管酿酒葡萄的价格降低了一半,但酿酒葡萄的产量并没有减少”)。2012年以来,半数以上的澳大利亚葡萄酒酿造商甚至连成本都未收回。Anderson认为,即使在这种情形下也很少有酿酒商放弃,是因为从事酿酒活动需要将主要资金投入到无法改作他用的资产中——所以酿酒商们决定坚持到底,希望情况会有改观。同时,很多的酿酒商通过提供更有 “生活方式”的一些活动来弥补酿酒所带来的损失。当然,这种情形不可能持续下去。

另一个可能阻碍澳大利亚的谜团是澳大利亚的葡萄品种组合不但和世界其他地方很相近(这实际上意味着澳大利亚在模仿法国的品种组合),而且各个产区之间的品种差异也很小。“从商业角度讲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目前尚不清楚……”Anderson注意到,“澳大利亚酿酒商是否从模仿法国葡萄品种组合中得到了足够的好处以抵消任何经济上的负面影响,例如与全球葡萄品种组合之间的差异被缩小,或者种植不适合澳大利亚各个产区风土的葡萄品种?”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我个人来讲,我相信澳大利亚急需更将品种多样化,特别是在气候温暖的区域。任何优质的葡萄酒酿酒商,不论他采收的是什么品种,如果无法酿造不需人为调整的葡萄酒,那他就需要认真考虑这个品种在这个地区的长远未来。如果每个产区都难以通过相同的六个法国葡萄品种来展示自己的特点,那么区域性的表达是无法实现的。

Anderson认为我们有理由对澳大利亚的未来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因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亚洲和美国的前景看起来令人鼓舞(当然,是与其他葡萄酒出口国共享的前景),而且在澳大利亚越来越多人意识到高端市场是唯一的出路。在作为低成本酿造商而与智利、阿根廷和南非竞争时,澳大利亚已经并且将愈发处于不利的地位。然而Anderson认为,这个国家的研发传统和家族式酿酒商的葡萄酒文化会有助于将其定位为优质葡萄酒生产国。

审美已经超出了经济概况的范围,但在我看来,澳大利亚的最大挑战正是审美。那些在广袤、原始和遥远的地方酿造的葡萄酒现在尝起来并不广袤、原始和遥远,而是如近邻般熟悉;有时候情况甚至有些过分,不论这些葡萄酒的酿造多么富有技巧。一系列趋势正在联合起来扭转这种局面,其中包括新葡萄品种的种植、澳大利亚消费者对进口葡萄酒逐渐增加的欣赏,还有澳大利亚的“不干预”及“自然葡萄酒”运动。澳大利亚葡萄酒文化的实力会保证其核心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幸存,但我认为,澳大利亚葡萄酒需要通过各方面的多样化才能迎来持续长久的发展。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