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讳莫如深的葡萄品种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Jancis Robinson和Julia Harding、José Vouillamoz在2012年合著的《酿酒葡萄(Wine Grapes)》一书给全世界的葡萄品种学的应用建立了精确的标准。书中记述的众多涉及DNA的深度研究,会不会导致葡萄酒法律的变化呢?答案是肯定的。我已经可以举出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图片:温巴赫酒庄 © Andrew Jefford

这个“典型”就是阿尔萨斯的白欧塞尔(Auxerrois Blanc)葡萄。要知道,在1962年获得AOC认证后,阿尔萨斯就成为了法国的几个法律支持在酒标上标注葡萄品种的地区之一。这个产区也并非不出产混酿葡萄酒:比如常令人失望的Edelzwicker混酿1;阿尔萨斯著名酿酒商雨果葡萄酒(Hugel)中的“精选(Gentil)”葡萄酒(Gentil这个词由来以久,雨果葡萄酒在1993年将其重新定义为五个葡萄品种的混酿;令人惊异的是,现在这款葡萄酒已经占据雨果40%的销售额);还有近期Jean-Michel Deiss力荐的“田间混合(field blend)”2——他酿造的“Berckem”葡萄酒和Beaucastel酒庄酿造的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葡萄酒一样,是13个品种的混酿。这些酒都属于例外——阿尔萨斯静态葡萄酒的默认设定一直都是“单一葡萄品种、并且以该品种命名”。

图片(左):Kuentz-Bas酒庄品鉴室的摆饰
图片 © Andrew Jefford

但是,有一个阿尔萨斯葡萄品种却永远被人们缄口不提:那就是欧塞尔。如果你曾经喝过阿尔萨斯的白比诺,那么你就已经毫不知情地享用了欧塞尔:乔士迈酒庄(Domaine Josmeyer)酿造的果味新鲜、品种表达准确的“Pinot Blanc Mise du Printemps”含有不少于80%的欧塞尔;温巴赫酒庄(Weinbach)果汁丰满、淡咸口味的Pinot Blanc Reserve则含有70%的欧塞尔。这是很常见的比例。惹人喜爱的是欧塞尔,坐收渔利的却是白比诺。而法律似乎将两者作为同义词,或者无限相近的两个品种对待。阿尔萨斯种植商们常说的话是,这两种葡萄其实是一个家庭的两个成员。

诚然,两者确实有一些基因上的联系,但是欧塞尔和白比诺并不是同义词。如同三位名字以J打头的学者们3在书中所说的,白比诺(和灰比诺一样)是黑比诺的变种;欧塞尔(和霞多丽一样)其实是黑比诺与白古埃(Gouais Blanc)葡萄杂交后诞生的品种。将欧塞尔为主的混酿作为白比诺单一品种葡萄酒在市场上贩卖,显然是具有误导性的。法律规定是时候进行一些修正了。

既然是两个品种,口味也自然存在差异。市场上有一些阿尔萨斯葡萄酒的酒标上标注“Auxerrois(欧塞尔)”:与“白比诺”和那些仿冒的“白比诺”不同,这种酒必须100%由欧塞尔葡萄酿造。九月艳阳高照的一个星期里,我在阿尔萨斯品尝了几种欧塞尔葡萄酒,其中包括Blanck酒庄出产的老藤版本,Kuentz Bas酒庄酿造的“三座城堡(Trois Châteaux)”葡萄酒,最值得一提的则要算乔士迈酒庄的“H”系列欧塞尔葡萄酒:这款酒使用的葡萄来自一片1959年种植的、位于Hengst的葡萄园。现在这里已经获得特级葡萄园(Grand Cru)认证。(但无须多言,一个名称被人们避而不提的葡萄品种是不可能被允许在酒标上标注“特级葡萄园”的)。

欧塞尔酿造的葡萄酒具有白巧克力的口味,有些特质让我联想到苔藓和海边潮润的沙子。这种葡萄酒中可能有梨子、香草以及柑橘的口味——当然,Kuentz-Bas酿造的、来自阿尔萨斯海拔最高的村落Husseren-les-Châteaux的欧塞尔柠檬口味更强劲——但最常见的口味还要数桔子或柑橘。乔士迈酒庄酿造的“H”系列则具有相当于特级葡萄园等级的口感,这种品质在风格简单的欧塞尔葡萄酒中并不会出现。总而言之,这个品种非常具有阿尔萨斯的风韵——这里的风土条件对它十分适宜,它也有良好的表现。

图片来源 © Andrew Jefford

白比诺果味更鲜活、酸度更高、苹果味更重,而且可能风格更加简约。“白比诺能提升混酿的口味。” 温巴赫酒庄的Catherine Faller说道,“这样一来,浓郁的果味和爽口的酸度就能得到完美融合。”两个葡萄品种都被用来酿造起泡酒(Crémant),而阿尔萨斯起泡酒(Crémant d’Alsace)最近正人气高涨——现在起泡酒占阿尔萨斯葡萄酒产量的几乎四分之一,比1990年要多三倍——“隐形”的欧塞尔在其中占多少比重,则不得而知。不过,两种葡萄在阿尔萨斯的种植比例是一目了然的:欧塞尔的种植面积几乎是白比诺的两倍(分别为2329公顷和1088公顷)。而面对消费者,人们却默契地对此缄口不言。

我问乔士迈酒庄的Céline Meyer, 阿尔萨斯是否正面临着更改法律的压力?她笑了:“比起这个,阿尔萨斯还有更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我在那里的一礼拜间,法国的L’Express杂志发表了一篇阿尔萨斯专稿,用了多于11页的篇幅描述了“一个正在痛苦挣扎的葡萄酒产区”。文中列举了阿尔萨斯面临的危机:2012年9月著名起泡酒酿酒商露茜茵艾伯特(Lucien Albrecht)破产带来的连锁效应;由于法国超市的减价销售而令阿尔萨斯葡萄酒的整体形象蒙上了阴影;法国人现在饮用桃红葡萄酒多于白葡萄酒,现实是这个差距每年都在扩大;还有老生常谈、原因复杂的残留糖份的问题(这个问题存在于质量最好和最差的阿尔萨斯葡萄酒中:对于最优秀的葡萄酒,其中的缘由也是好的;而对于最差的葡萄酒,其原因也糟糕透顶)。阿尔萨斯产区至今仍然没有统一的酒标标示规范,所以像欧塞尔与白比诺这样的问题恐怕还会继续令偶尔购买葡萄酒的消费者困惑不已、望而却步,在餐厅环境下尤为如此。

但是对葡萄爱好者而言,这些都无关紧要。为欧塞尔振臂呼吁吧!请求阿尔萨斯给予其所有葡萄品种平等的权利!

1 Edelzwicker:源于德语词“edel (高贵)”和“zwicker (混酿)”,产生于17世纪,使用几种当时被认为品质较高的葡萄(雷司令、灰比诺、琼瑶浆和麝香葡萄)混酿而成。1970年后这个词不再具有法律意义,人们对这个词汇的使用也多出于一种怀旧的情怀(来源:www.wine-searcher.com)。
2 Field Blend:指将同一片葡萄园中种植的不同葡萄混在一起酿造的葡萄酒,适用于酿酒设备有限的酒庄,现在已经鲜少被使用。
3 指《酿酒葡萄(Wine Grapes)》一书的作者Jancis Robinson、Julia Harding和José Vouillamoz。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