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一次的“葡萄酒盛宴”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每六年一次的丰收,在我看来绝对值得我留下一些文字评论,特别是这丰收的成果还是葡萄酒出版界有史以来最具实用性的单卷书籍。第二版《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出版时,我还是个孩子(那本书至今仍然是我的宝贝)。到第五版时,指挥棒由Hugh Johnson传给了Jancis Robinson(和整个团队)——掌握葡萄酒世界情报的领军人物。过去谨慎的书写风格开始减弱,这本书提供的信息量越来越大。最近出版的第七版究竟有多好呢?

图片:《世界葡萄酒地图》(第七版)封面

答案是非常好:每个修订版本都会增加新的层次,以扩展内容的深度和细节。回顾我那珍贵的的第二版就像考古学家探索中世纪伦敦城的轮廓——很难想象它原本涵盖的范围是那么小。

毫无意外,这个最新版本所扩展的内容大部分是关于葡萄酒世界新兴地区的,特别是北美(本书的很多潜在读者来自这一地区)、亚洲、南非和澳大拉西亚1。令人感到高兴的是,新版本突出了南非埃尔金(Elgin)、沃克湾(Walker Bay)、斯沃特兰(Swartland)和美国芬格湖群(Finger Lakes)地区葡萄园的位置,并对弗吉尼亚和莫宁顿半岛进行了深入探索。塔斯马尼亚可以作为下一个版本扩展内容的强力候选地区。

毫无意外,这个最新版本所扩展的内容大部分是关于葡萄酒世界新兴地区的,特别是北美(本书的很多潜在读者来自这一地区)、亚洲、南非和澳大拉西亚1。令人感到高兴的是,新版本突出了南非埃尔金(Elgin)、沃克湾(Walker Bay)、斯沃特兰(Swartland)和美国芬格湖群(Finger Lakes)地区葡萄园的位置,并对弗吉尼亚和莫宁顿半岛进行了深入探索。塔斯马尼亚可以作为下一个版本扩展内容的强力候选地区。

图片:《世界葡萄酒地图》(第七版)iPad版

新版本中部分地图的颜色有所改进(用绿色标注夏布利比用橙色恰当多了),但是波尔多地图的颜色看起来比以前的版本暗淡了一些。葡萄藤主干病变——如今葡萄园中的“癌症”——在引言中被特别提到;不过我不确定书中的所有照片都能令版面物有所值:一整页单调的白马酒庄酒厂照片并不能给我们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而另一面的圣爱美浓土壤地图(以及与之相似的新增的新教皇堡地图)则十分有趣——希望以后能多一些这样的插图。

对于将来的版本我还有一个建议。如果世界上有任何一本葡萄酒书籍使用“风土实用手册(A Practical Guide to Terroir)”作为副标题,那一定非这本书莫属。“葡萄酒的特质之一,” Jancis Robinson在她的第五版前言里写道,“就是准确反映其生长环境的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对气候的考量比土壤重要得多,并且与地形同等重要。书中插入了“关键信息表(Key Facts Panels)”(使用非常合适的明黄色),我对此表示感谢: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其中最主要的信息是葡萄生长季期间在地图上所标注的气象站测量的平均气温(这是在第六版简略的七月/一月气温信息基础上进行的改变)。

不过仅有这些还不够:在波尔多只有一个气象站(位置既不在梅多克也不在圣爱美浓,而是在距离大部分葡萄园相当遥远的机场);整个意大利西北部也只有一个气象站(也是位于远离葡萄园的都灵Torino附近)。要知道,城市气象站的信息是带有误导性的:德国弗赖堡(Freiburg)城市本身可能比阿尔萨斯大区的科尔马(Colmar)要暖和一点,但是如果考虑到地形,我估计阿尔萨斯的葡萄园会比巴登的大部分葡萄园温暖。除了科尔纳斯(Cornas)以外,法国德龙省瓦朗斯市(Valence)并不能代表任何北隆河谷产区(太过温暖),而葡萄牙雷阿尔城(Vila Real)则不能代表杜罗产区的主要葡萄园(太过凉爽)。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产区肯定会在主要葡萄园设置至少一、两个气象站,而使用准确有效的经过校正的生长度日2数据(growing-degree-day data),再加上陆性指数(continentality index),则可以对各地风土进行普遍比较。这正是这本广受爱戴的《世界葡萄酒地图》所需要的。让我们期待2019年的下一版更新,也许到了那时,本书进一步细化的电子版将允许我们这么做(例如,点击地图上的气象站标志,解压一套完整的每月数据)。

当然,我不过是在吹毛求疵。如果我只能拥有一本葡萄酒书籍,那我一定会选择这本,而且一定要是这个最新版本。

注释:
1 澳大拉西亚(Australasia):泛指澳洲、新西兰及附近南太平洋诸岛。
2 生长度日(growing-degree-day):是一种生物气候学的启发式工具。它是基于温度的一个指数,指在实际环境条件下,植物完成某一生育阶段所经历的累积有效积温值。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