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雹:你绝对不想知道的一切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今天距离我上一次在专栏中写到冰雹及其在葡萄园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刚好364天;而14天前我才刚刚写到今年勃艮第开花季的美好天气和令人振奋的作物情况。我真希望近期内不会再提到这两个话题了。

积雨云具有极厚的高度:它们通常可以到达对流层(即地球大气层中最靠近地面的一层,也是发生各种天气情况的一层)的顶端。

一团积雨云可以达到两座珠穆朗玛峰叠在一起那么高。由于体积庞大,这种云里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而且这种能量一直处于运动之中:温暖湿润的上升气流和较冷的下降气流,在云朵中互不相让,不断剧烈翻搅着。

冰雹在勃艮第这种中纬度内陆地区以及在夏季十分常见。为什么?因为在这个时期,地表的热量大幅上升(在温暖且晴朗无云的夏日中午,勃艮第的温度通常要高于朗格多克),产生温暖、湿润、不稳定的空气——也就是形成云朵的“原料”。

我们知道,水蒸气越往高处升,温度越低。而在中纬度的地区,水蒸气只需升到3500米,温度就已经降到0度了。

所有的云都是由水蒸气构成的。细密的水蒸气随着上升不断变冷,它们凝聚在凝结核(如灰尘颗粒或花粉)的周围,就形成了水滴。由于积雨云极厚,并含有巨大的能量,小水滴在上升的途中跨越极大的高度差和温度差,最终在升到对流层顶端的旅途中变成了冰珠。

有趣的是,如果没有遇到凝结核,水可以保持液态直到零下48.3度。但是通常情况下,水滴会与更多凝结核(包括已经形成的冰晶)碰撞,形成越来越大块的冰雹。最后,下降的气流以及雹块的自身重量,将它们带向地面。

如果水蒸气冻冰所需的高度比较低,它们就会保持固体(冰雹)的形式,劈头盖脸地砸向可怜的葡萄藤。

诚然,热带地区更容易形成大量的积雨云,但是在那里,水蒸气要升到高得多的地方,温度才会降至零度,因此热带地区形成冰雹的次数要少很多。况且即使形成冰雹,往往在落到地面之前也融化成水了。

图片:沃尔奈上空的积雨云 © Andrew Jefford

在气候变化学科里,没有什么是简单或直截了当的。但是在我们这个温暖的地球上,海洋温度、海平面温度和地表温度仍然在持续上升,意味着大气层中的风暴燃料比过去多了许多,因此,具有冰雹风险的地区(那些云内冻结高度足够低的地区)比过去更易遭受灾害。伯恩区(Côte de Beaune)过去三年的经历足以证明这一点,并且应该被当作需要进行更长期的数据统计的现象,而不是一时的坏运气;尽管任何气象学家都会指出,三年的时间对于确定某种气象趋势而言实在是太短了。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目前所采用的两种主要预防技术是人工降雨(使用地面的碘化银烟雾发生器,或者在轻型飞机上搭载碘化银或干冰播撒器)和冰雹加农炮(并不是真的发射炮弹,而只是制造冲击波)。

使用人工降雨方式对抗冰雹的原理是大幅增加云中的凝结核数量,并以此大幅减小雹块的体积,使它们在下降过程中更容易融化,或者在降落时不造成损害。实际上,6月初的时候,34个碘化银烟雾发生器刚刚被安装在勃艮第产区,并且此次灾害时都投入了使用。所以这次人工降雨失败了?看起来是这样的。而且我们无法衡量抗冰雹技术的效用:这是一种无法进行控制的实验。2014年6月底落下的雹块比前一年的冰雹小一些。如果没有施用碘化银,它们的体积也许会更大。

加农炮的成功则更难量化。据说冲击波能够穿过云层,破坏冰雹的结构,使得冰珠以半融化的雪水或者雨水的形式降落。(过去,人们会在冰雹云逼近时敲响教堂的钟声:这也许是同样的原理)。

今年春季早些时候,我曾经访问了玛歌产区的迪仙酒庄(Château d’Issan),并且看到他们安装了一个冰雹加农炮。酒庄总经理Clarisse Branche告诉我,2008和2009年,迪仙酒庄因为冰雹而损失了一半的收成:这些果实的总价值高达200万欧元;安装加农炮则只需要15万欧元。从那时起,他们每年会使用加农炮10次左右(它会每隔7秒发射一次,直到危机解除),再也没有遭受过严重损失。但这也许只是运气好而已。

在冰雹灾害多发的阿根廷门多萨,有一种常用的方式毫无疑问很有效:安全网。不过这是一大笔投资,而且为了使安全网有效发挥作用,它们必须排列得十分紧密,从而遮挡掉10-30%的阳光。这在门多萨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那里的年平均日照长达2,872小时,但是在勃艮第就很困难了(萨维尼Savigny在2013年只享受了1,618小时日照)。也许能够放大日光而非遮挡日光的安全网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是法国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INAO)会同意使用它们吗?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编译: 冯帆 / Nina Fan Fe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