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葛兰许遭遇气候异常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Peter Gago是Penfolds的首席酿酒师。这一定是个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业;不过我怀疑,他的职业生涯一定也有过不少噩梦般的经历。今年9月,他途经伦敦,展示Penfolds品牌在2015年发布的一批新葡萄酒。一个月后,这些葡萄酒在上海正式发布。这篇专栏中,就让我对这些进行一个记录吧。

Gago出生在英国东北城市纽卡斯尔(Newcastle upon Tyne),六岁时随家人移民澳大利亚,在成为酿酒师之前,他曾经在学校当过数学和化学老师。我和他第一次交谈时,他是Seaview酒庄的负责人,酿造起泡酒(这恐怕并不是他理想中的工作)。我记得他聪慧、幽默、总是面带笑容,具有惊人的表达能力。这份才能加上酿酒的天赋,令他迅速成长为Max Schubert的继承人,接管了Penfolds。

连日的舟车劳顿,再加上来自公司的压力(“每天都是一场战斗”他曾经坦承道),令他的幽默被消磨了不少。酿酒师必要的诚实品质,以及前线销售和市场推广所必需的“乐观”态度——要同时实现这两者,对任何人的智慧都是一种考验。要对付全世界葡萄酒媒体的刁钻质问,则需要一个表达能力极其优异的发言人。然而他胜任了这一切:今年9月,对我随意问出的问题,他总是提供深思熟虑的答案;因为诚实地承认2011年份葛兰许(Grange)并不是这款葡萄酒最优秀的年份,他受到了炽烈的责难,但他仍然微笑着。

图片:Peter Gago在2014å¹´Decanter醇鉴上海美酒相é‡ä¹‹æ—… © Decanter

西澳大利亚珀斯(Perth)的葡萄酒商店Grand Cru Wine Shop & Cellar的经理Vince Salpietro先生上个月拍摄了一个短片,片中他把两瓶葛兰许2011倒在了地板上,以强调他的不满;之后他又在印刷广告上进一步写道:“2011年份葛兰许是无比普通的一款葡萄酒,但价格却丝毫不见降低。……恕我直言,在我看来,Penfolds简直把大家当傻子。”(不过这个广告打出之后,他们还能获得多少2012年份的配额就很难讲了。)

把Penfolds的顶级系列葛兰许(Grange)和波尔多经典葡萄酒相比,虽然有些奇怪,但却并无不合逻辑之处;因为葛兰许一直以来都被视为澳大利亚唯一能够与波尔多一级酒庄相提并论的葡萄酒。和拉菲酒庄、拉图酒庄一样,对年份的忠诚也是葛兰许酿造的固有前提之一——是也不是,因为南澳大利亚允许跨产区混酿,使得酿酒师有机会最大限度地美化一个年份,而非像波尔多酒庄那样,利用一片既定的、面积极大的葡萄园,在一定的环境下尽可能地酿造最好的葡萄酒。至今为止,葛兰许还从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年份。

不过,2011年份令酿酒商束手无策。

还记得吗,那些用于酿造2011年份的葡萄勉强迈向成熟时,澳大利亚正在经历历史上最严重的拉尼娜现象(La Niña):清凉的夏季,以及全国大面积地区突破历史记录的降雨,造成了当地老人都可能从没见过的大洪水。那一年只有南澳大利亚比较温暖的地区才可能出产能用来酿造高品质葡萄酒的果实:布诺萨(Barossa)北部,迈拉仑维尔(McLaren Vale)的部分地区,还有阿德莱得(Adelaide)的Magill Estate酒庄的一小部分。所有西拉葡萄也是如此(它们比赤霞珠成熟得更早)。“淘汰、淘汰、再淘汰”,Gago回忆筛选过程时这样说道。在那一年,Penfolds葛兰许的产量只有平时的一半——剧烈的减产和提高的花费,也许就是2011年份的价格与评分极高的2010年份所差无几的内在原因吧。

那么,零售商Vince Salpietro抛下的这颗重磅炸弹(“一款无比平庸的葡萄酒”)说中了吗?我觉得并非如此——Gago慷慨地把杰出的1971年份葛兰许以及经典的1991年份葛兰许拿来给英国消费者同时品鉴,与2011年份对比之下,可能造成了一些误解。刚巧在那之后不久,我与一位来自南拉纳克郡(South Lanarkshire)的朋友品鉴了1986年份葛兰许。因此,我将在下面记述四款葛兰许的品酒词,以及新发布的其他几款酒的品酒词。

选择上海发布2011年份产品系列(再搭配上Russell Crowe配音的特制影片,交响乐团现场演奏专门谱写的音乐,钢琴家李泉表演独奏,藏品展示,美丽的礼仪小姐,金枪鱼腩,鱼子酱……),显示出母公司富邑一直注意着成长迅速、而且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Penfolds主推红葡萄酒,覆盖各个价位的产品系列,以数字为名的品牌,以及吉利的当地名称(曾用中文译名“奔富”),复杂的表现力和一贯、可靠的品质都是这个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优势,尤其契合那些渴望学习、飞速成长的中国葡萄酒爱好者们的需求。所以在未来的几年里,Gago恐怕都不会把他的出生地——英国当做市场推广的主要对象了。

图片:Peter Gago © Decanter

葛兰许四重奏

葛兰许从来都是一款个性鲜明的葡萄酒。它让我想起嘉年华或者露天市场:从地面到天空,布满嘈杂热闹的气氛;芬芳扑鼻,色彩明快,随你在任何时候窥伺,都能瞥见它最完美的状态。不过近年来,Peter Gago在混酿中加入了更多复杂、细腻的个性。2011年份葛兰许并没有失却这方面的个性,因为葛兰许这个名字代表的悸动仍在,滋味鲜活而醇厚。尽管比起前几个年份,2011年份果味略欠丰满,口味更具棱角、如同锯齿一般;西梅和咖啡的口味若隐若现,但这款酒非常浓郁,引人入胜——无心冒犯Vince——但这决不是一款平庸的葡萄酒(91分)。

1991年份葛兰许正处在陈年发展的稳定期:细腻、轻盈而不会过于强势。在口味上,这款酒纯净、平衡,余味持久而优雅,带有令人陶醉的莓果滋味,以及如同细密鬃毛般的口感:这是一款能令人联想到玛歌(Margaux)的葛兰许。这款酒中仅含有5%的赤霞珠,但从口味上来看,你很可能会认为不止5%(95分)。

1986年份葛兰许则如同一匹体型更大的野兽——尽管比1991年份经历了更久的陈年,而且香氛更具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特点:葡萄干、薄荷和桉树的芬芳,辅以甜美、沉稳的水果以及谷类的口味。丰满但单宁并不浓重。甜美的滋味充满口腔(93分)。

最后是1971年份葛兰许,这是一款各方面都十分杰出的葡萄酒。颜色深邃,浓郁的香氛——迷迭香、新鲜松针、挤碎的薄荷叶、碎焦糖以及药草的芬芳——如前进的军势般汹涌而来。含入口中,果味令人惊诧地浓郁而成熟,具有无拘无束的力量和穿透力,口味甜咸交加,包裹着土壤和水果的芬芳,以及炎热的树林和草药的滋味(98分)。一款葡萄酒能够在12.3%的酒精度呈现如此成熟的滋味,也证明了我们的星球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经历了何等巨大的改变。(我不认为现在的气候条件下采用生物动力法能够重复这样的成果——无论那些生物动力法的忠实信徒们怎么说。) Penfolds白葡萄酒 我一直很喜欢Yattarna白葡萄酒,但我希望这款酒的其他年份不会比2013年份Yattarna更纤细了:这是一款收敛、神秘的勃艮第科尔登-查理曼(Corton-Charlemagne)葡萄园风格的葡萄酒,绿色水果的滋味清新爽口(92分)。这款来自塔斯马尼亚(Tasmania,其中10%来自阿德莱得山区Adelaide Hills)的霞多利还需要更多时间成长。相比之下,2014年份Bin 311 Tumbarumba Chardonnay价格低得多,却几乎和前款酒一样优异:羊毛的芬芳,果味鲜活、酒香四溢,口味简洁而有力。小家碧玉,但果味成熟,美味可口,放在品质不错的勃艮第葡萄酒盲品中也丝毫不会逊色(91分)。2014年份Riserve Bin A(来自阿德莱得山区)是一款更为明艳的霞多利:鲜明、典型,不乏几分刺激的酸度(88分)。美好的Bin 51 Eden Valley Riesling则既像和煦绽放的花朵,又如冰晶般地高傲,口味活泼而轻快(90分)。

Penfolds红葡萄酒

在这些整体而言令人印象深刻的葡萄酒中,最薄弱的类型有些过于甜腻、怪异、华美但有着令人不悦的酸度,比如2013年份Magill Estate Shirz(84分)以及有着绚丽外表的2014年份Cellar Reserve Pinot Noir——后者是一款耀目的阿德莱德山区黑比诺,充满了糖浆的甜味,黑莓果味若即若离(86分)。相比之下,2013年份Bin 138 Barossa Valley Shiraz Grenache Mataro要物有所值得多:肉汁、土壤和无花果的香氛,口味丰满、大气而友好,温馨美味(89分)。


图片:布诺萨谷的Kalimna葡萄园 © Decanter

在名字中带有“28”的系列中,我偏好Kalimna(在这里是品牌名而不是葡萄园的名字。酿造这个系列的葡萄来自兰好乐溪Langhorne Creek,帕史维Padthaway、迈拉仑维尔McLaren Vale以及布诺萨产区):2013年份Bin 28 Shiraz咸香四溢,带有肥肉和土壤的气味,入口滋味经典、沉静而且架构严谨,以柔和的口味收尾(93分)。2013年份Bin 128 Connawarra Shiraz相比之下果味更澄澈、更柔滑、风格经典,也更明快一些(89分)。

那波尔多经典品种呢?我很中意2012年份St Henri复杂且经过陈年发展的香氛(香草、植物汁以及新鲜的烟叶),但是我觉得这款酒的滋味有些过于严肃了:酸度很高,单宁很低,尽管还很年轻,口味已有些陈年发展的征兆(89分)。2013年份Bin 407 Cabernet Sauvignon居高临下、张扬而甜美(88分)。2013年份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的甜味令我有些不习惯;用于酿造这款酒的葡萄显然是经典品种,但美国产新橡木桶带来的滋味非常明显(Peter Gago自己写的品酒词也言之有理地写到了橘子酱、酸橙、晒干番茄和爱尔兰水果蛋糕等口味)(90分)。将赤霞珠与西拉混酿,大幅降低新橡木桶的使用之后 ,2013年份Bin 389 Cabernet Shiraz更合我胃口,也更有趣得多:香氛更为收敛复杂而且深远,将澳大利亚葡萄酒特有的口味真正地发挥出来:堆积的落叶、红色水果口味、草本植物的汁液、兼具淡咸的味道,浓郁而有着坚实的单宁架构(94分)。

最后是三款纯粹的布诺萨葡萄酒。2013年份Cellar Reserve Sangiovese(多亏国际经销商的青睐,现在这款酒已经在全球有售)据Gago说“没有经过任何的澄清、修正,没有使用新橡木桶,只注入了一些二氧化碳”,此外经过了五个星期的浸皮。但让我吃惊的是,这款酒单宁并不厚重,有着桑娇维塞(Sangiovese)自然的复杂口味,以及这个品种在托斯卡纳生长时显现出的收敛风格(91分)。2013年份Bin 50 Marananga Shiraz则是整个系列中最魅惑性感的一款酒,纯净的果味喷涌而出,以良好的架构支撑,复杂的风味收尾,同时酸度也很高(90分)。2013年份RWT的口感显示出了更高的复杂度以及深度,果味无与伦比地优雅,辛辣而细腻(2013年份Bin 28 Kalimna显得更肥满、口味更偏淡咸,口感也更醇厚)。RWT也是同系列2013年份西拉中香氛最复杂的一款(92分)。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