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界限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风土和品牌是彼此矛盾的吗?你可以令一款品牌葡萄酒体现风土条件的特征,而不被产区所束缚吗?听听这个故事吧。

图片 © Chene Bleu

一位在巴黎附近贫民区长大的法国人,将自己的智慧和才华带往国外,从此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他的双亲退休后到法国南部定居,一次去拜访父母的时候,他看到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一座废弃的产业。这张照片凄凉地被人用胶条贴在地产中介商的窗户上。“不知为何,我觉得被触动了。”两周后,他回访了那家地产中介公司。可这座产业已经待价而沽太长时间了,中介商连房产的相关文件都找不到,也不记得究竟谁拥有它。这位定居海外的法国人只好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六个月后,办事拖拉的中介商终于找到了相关信息,给他回了电话。

当时这里是一座状态凄凉的葡萄酒庄——葡萄藤缺少照顾,由佃农耕作,农庄里都是羊粪。但这些问题对于一个从事国际银行业的庄主而言都不是问题。随后,Xavier Rolet和他的美籍妻子Nicole Sierra-Rolet真的逐渐将这座产业变成了一座精心打理、优美考究的酒庄,并将其取名为“Chêne Bleu”。如今,夫妻俩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伦敦——Xavier Rolet现在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CEO。最近我在证券交易所的总部——从圣保罗大教堂走几步就到了——和这对夫妇见了面并聊了聊。

上面这些细节可能会给你错误的印象:你可能会觉得这家酒庄富有的庄主肯定常常不见踪影,由雇员完成所有工作。事实上,Chêne Bleu酒庄在很大程度上是个家族产业。Xavier Rolet请了一年的假在叙兹拉鲁斯(Suze-la-Rousse)的葡萄酒学校学习,并且完全被这个地区复杂的地质环境吸引了。妻子Nicole Rolet(她自己在国际政策研究所的事业也相当成功)经营酒庄的热情和专注要高于许多第四代酿酒世家的继承者。Xavier的姐妹Bénédicte负责葡萄园的管理(有Claude和Lydia Bourguignon协助),Bénédicte的丈夫Jean-Louis Gallucci则是酿酒师(由Philippe Cambié和Zelma Long辅佐)。这座135公顷的产业(其中23公顷被用于葡萄酒酿造)就好像整个家族期待已久、宠爱有加的新生儿一样。

可是,酒庄所处的位置偏偏是四个不同法定产区的交界处(Gigondas、Côtes du Rhône-Villages-Séguret、Ventoux以及IGP Vaucluse),以及不少于七个政治区划的交汇地带(Gigondas、Séguret、Vaison la Romaine、Malaucène、Crestet、Lafare以及Beaumes de Venise)。对于Rolets而言,Chêne Bleu酒庄自身的风格统一性其实不言而喻。“一开始最吸引我的是酒庄隐蔽的地点及其独一无二的环境:这里不仅是自然保护区,也是冯杜山(Mont Ventoux)受保护的一部分。”其实自然本身是没有界限的;如何改造自然,要靠人类的努力。可是在Chêne Bleu,界限却造成了不少麻烦。

“我们本可以每种都酿造一点。”Xavier回忆道,“但是我们却没能令葡萄酒的风格统一并符合某个产区的特征。所以我们决定,干脆酿一种品牌葡萄酒好了。”忘了枯叶谷还是花开山之类的名字吧——Rolet家族为他们的葡萄酒创造的品牌既明智又有趣:这个创意是基于生活在12世纪的一位神学家(后来他被暴徒阉割)与他的学生之间著名的悲剧爱情故事。

“我和姐/妹夫花费了好多天的时间,试图理解如何才能最好地表达酒庄拥有的风土条件。”Nicole回忆道,“最开始试图将我们最好的红葡萄都拿来酿造一个品牌,但最终认为我们的风土条件最大的特征其实是南、北罗讷河谷的个性并驾齐驱带来的张力。我们试图将这种张力融合到一款酒之中,但是其中出现了不和谐音。这款酒的有趣之处在于把葡萄园的两面性展现出来了:既有南隆河谷更加男性化的特征,也有北隆河谷西拉葡萄更加含蓄的风格。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向消费者传达这一点呢?就好比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两者是一对儿,彼此心意相通,但他们不在一起住。正因为如此,我们选择了Abelard 和Heloïse的名字:他们都是非常认真的人,正好符合我们酒庄比较庄重的风格。”这么一来,以歌海娜葡萄为主的葡萄酒就被命名为Abelard,西拉为主(另有少量维欧尼Viognier)的混酿则被命名为Heloïse。除此之外,庄主夫妇的孩子Astrolabe诞生之后,酒庄另出产了一款适合及早饮用的年轻红葡萄酒,一款没有特别命名的桃红葡萄酒,以及一款名叫“Aliot”的白葡萄酒——这个名字来自一位生活在14世纪的吹玻璃工匠。

图片 © Chene Bleu

这个“现代中世纪”品牌塑造得非常成功,其中Jane Randfield为酒庄设计的雕刻版画功不可没——你在酒标和网站上都能看到这幅版画。酒庄出产的葡萄酒风格华丽,精雕细琢,以Ventoux地区其他酿酒商可望而不可及的价格销往全世界。那么,在成功的品牌运营的烘托下,葡萄园的风土条件究竟有没有闪光的机会呢?或者品牌的力量过于强大,让人们反而忽视了风土的特征呢?

与Rolet夫妇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这个品牌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太有吸引力,甚至显得阻挡了风土的表现。而且对我而言,这两款红葡萄酒的风格与对方太过相似了,从而没能充分体现品牌概念中的对比性(不过Nicole说大部分人并不这么想)。如果我是他俩,又会怎么做呢?

即使对于最糟糕、最无常的风土条件,对其进行品牌化运营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是,风土条件意味着对“独到的特征”进行无限种表现的可能性——而这与追求风格统一的品牌其实是矛盾的。波尔多一级酒庄可能是一种品牌;但是由于产区以及葡萄园的不同,每个年份它们各自出产的葡萄酒都会有极大的差异;它们的品质是由风土条件决定的。没有风土条件的支持,这些“品牌”也就不复存在了。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努力去体现葡萄园间最大限度的差异,并且会通过支离破碎的法定产区界限,尽全力去表达不同产区的不同之处——因为消费者们已经很习惯通过法定产区的界定寻求风土条件的差异了(法定产区相当于品牌或者集体产权)。当然了,我的选择也可能是错误的。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