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者与毒蕈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接下来的几个礼拜中,你可能就要为2014年的休假计划做打算了。你的假日计划中,也许会包括一两次葡萄园旅行。但是,如果你打算去欧洲最经典的葡萄酒产区,记得一定要尽量提早预约。就算如此,你还是很可能会收到令人失望的回复。

图片: 到访Domaine Virgile Joly的旅游者们
© Andrew Jefford

在美国、南非和澳大利亚,葡萄酒旅游有时是酿酒产业的主要动力。这也是美国的每个洲都在酿造葡萄酒的原因。正因为有了葡萄酒旅游,澳大利亚的猎人谷(Hunter Valley)和天鹅谷(Swan Valley)才能作为葡萄酒产区继续生存下去。与此同时,旅游业也促使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澳大利亚)、索诺玛(Sonoma,美国)、斯泰伦布什(Stellenbosch,南非)、康士坦提亚(Constantia,南非)以及弗兰谷(Franschhoek,南非)地区的现代化酿酒潜力得到充分发挥。令人吃惊的是,南非最好的20家餐厅中,8家都坐落在葡萄园中。

吉普史地(Gippsland)作为葡萄酒产地有着显著的潜力,这个广袤产区的西端到墨尔本的距离也和雅拉谷(Yarra Valley)相当;然而,为什么它却没有像雅拉谷发展得那样迅速呢?这是因为,雅拉谷不仅有主要高速公路直达,还经营着澳大利亚最成功的“酒窖送货上门(cellar-door)”服务。吉普史地的葡萄园则人迹罕至,现在还能看到大捆以黑色包裹的柴垛或草堆上有人用白色油漆喷出“农夫求妻(FARMER SEEKS WIFE)”的字样。

图片:到访克莱尔谷Skillogallee的旅行团
© Andrew Jefford

相比之下,欧洲又如何呢?二三十年以前,除了酒商之外,没人会拜访波尔多或勃艮第的酒庄;酿酒商觉得消费者会愿意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若要他们协助安排访问,还会惹他们不耐烦。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这两个产区的葡萄酒在世界各地爆炸式地传播开来,新兴的消费者有钱、有闲也有心到访葡萄酒产区,并发掘和学习关于这些葡萄酒的知识。结果来自访问者的压力像毒蘑菇一样迅速繁殖,对于某些酿酒商而言,这种压力已经到达了危险的境界。

勃艮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许多酒庄的规模决定了它们无法同时迎接所有希望来访的客人——最近几个产量较少的年份以及全世界对勃艮第葡萄酒的需求,意味着酿酒商手中的酒连满足订单都做不到,更不要提拿出免费的样酒每天给那些笑容满面、热情洋溢的陌生人品尝了。北隆河谷、皮埃蒙特和波尔多右岸的小型酒庄也面临相似的问题。即使是规模宏大的一级酒庄,也不得不开始考虑到底他们要怎样才能接待这支数量庞大的访问者大军。

我认为旧世界该向新世界学一学了。比如说,一些欧洲酿酒商至今依然不愿意对供品鉴的样酒收费——尽管一些访问者坐飞机远道而来,酒庄也不提供酒窖直接销售。酒庄敞开大门,免费迎接访客已经被看作是根植在欧洲葡萄酒文化中的好客精神(或者说那些拥有高额零售价葡萄酒的酒庄不得不承担“荣耀背后的重担”)。这确实是非常美好的传统——但如果不拒绝至少大半要求访问的客人,是无法持久发展的。

图片: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的游人提示
© Andrew Jefford

理所当然地,更好的解决方法是将这些访客当作另一种类型的消费者:这类消费者只希望能从这里带走特别的回忆,而非一瓶酒。而且没有人会介意为了美好的回忆付出金钱——越是值得纪念、越是货真价实的经历,访问者就越会心甘情愿地花更多的钱来体验。这就好比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大叠某个顶尖流行乐手的cd,依然不会指望免费去听这个人的演唱会一样。

如果酒庄能够从访客身上获得收入,规模更大的酿酒商就能够负担得起比现在更好的访客接待设施。要记住,每一杯在酒庄卖出的样酒都相当于酒庄直销,没有中间商从中提成;而且,(纳帕的酿酒商都知道)访问者已经准备好付出慷慨的价钱,以参加一次精心准备的餐酒搭配品鉴,或者和酒庄庄主或酿酒商一同对稀有的老年份葡萄酒进行垂直品鉴。

与此同时,对小一些的酒庄而言,共同组成一个小团体,轮流接待访客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因为这样的话每个酒庄都只需要偶尔完成接待访客的任务,而不需为络绎不绝的来访买单。另一种可行的系统则是将访问限定在一系列“开放日”上:在这几天酒庄全天都提供讲解和交流的服务。可以在村庄设立一个品鉴中心或地区小酒吧(enoteca),人们可以在这里品鉴并买到当地每个酿酒商酿造的葡萄酒——这对于偶然到访的游客或者没有预约的客人都会非常有帮助。

当然,高档葡萄酒要是真的变成只能直接从酒庄买到,也非常不方便——除非酿酒商只满足于国内范围的名声。著名酒庄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意味着欧洲酒庄还将需要不断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而每个酒庄都应当根据情况订好策略。酒庄游其实既可以真诚友好,也同时为酒庄带来收益,两者并无矛盾。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