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桑塞尔的挑战

作者:

要品尝2013年份的桑塞尔葡萄酒,我们可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但当这些葡萄酒终于出现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的海鲜餐馆里,晃动在人们摇曳的酒杯中时,人们也许会注意到一股格外明显的火药味。

Image © Les Vines du Centre Loire

10月Jane Anson曾在Decanter.com上报道,桑塞尔的酿酒商们正在考虑是否要完全退出法国的产区系统。名义上的原因是法国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INAO)设在Central Loire的办公室即将搬到图尔市(Tours);而提高了30%的INAO的加盟费用也令种植商们不堪重负(从每百升0.10欧元升到0.13欧元,也就是说桑塞尔的种植商每年需要支付的加盟费从€16,200升到了€21,060)。

桑塞尔办公室仅仅是十个即将关闭的INAO办公室之一;更高的加盟费将被加诸于全国所有的产区,所以任何其他产区决定抛下这份重担轻装前行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此当法国最成功的法定产区(AOC,或者AOP——现在我们得使用这个新名称了)之一决定向法定产区系统提出挑战时,人们并不觉得吃惊。五大洲的侍酒师们都会告诉你,就知名度而言,桑塞尔并不输给夏布利(Chablis),因为这个产区的名字好念,来自这里的葡萄酒也非常适合配餐。和所有长相思一样,桑塞尔白葡萄酒比大部分风格严肃的白葡萄酒、以及所有野心勃勃的红葡萄酒都能够更早被装瓶(从而转换为金钱)。在桑塞尔内部和周边共有三家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我敢肯定经理们手上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家底殷实的种植商。

Image © Les Vines du Centre Loire

比起像Costières de Nîmes或Grignan-les-Adhémar这样的产区,桑塞尔应当更容易独自走出一片天来。如果桑塞尔真的准备从一个产区变成一个商标,国际品牌代理商(branding agency)会如何对其进行包装呢?真令人兴趣盎然。即使是法国规模最大的法定产区,在进行推广活动时也常显得笨拙而外行,因为负责这些推广的人常常被缺乏远见的政治要求左右而寸步难行。这样的现状恐怕还将继续困扰这个低调的“桑塞尔品牌”——但是如果每个桑塞尔人都同意将这个名字的全部商业潜力加以充分利用,它将为这个位于谢尔(Cher)省的小镇带来巨大的经济效应。要发挥桑塞尔的商业潜力,不一定需要种植更多葡萄藤(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马尔堡种植的长相思是桑塞尔的六倍多);有技巧性的产品定位和宣传,辅以对质量及品质连续性的崭新诠释,应当很快能使桑塞尔葡萄酒的平均价格提高10%-15%。

当然在法律方面,酿酒商们也将由此驶入一片未知的海域——这无疑是律师们大展拳脚的机会。一个AOP等于是一片地理上被界定的公共产权,可以想象,任何试图将珍贵的公有资产和文化资产“私有化”的行为都很难不受到几个保守的反对者的阻拦。也许希望分离的是大部分酿酒商,但法国的法律却会站在那些希望保留法定产区名称和地位的小团体一边。如果不能带走“桑塞尔”这个名字。分离也就毫无意义了。因此,对于这件事情是否会发生,我持非常怀疑的态度。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不断听到人们对INAO表示普遍不满的声音,而桑塞尔发出的声音无疑是非常清晰的。INAO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反映问题的卷宗,它们有时需要等上十多年才能得到解决。不尊奉习俗的个人想要脱离某个“系统”,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确实,对地区餐酒(IGP)和法国优质餐酒(Vin de France)等级的葡萄酒而言,酒标法规的放宽使得一切都容易了不少;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民众对官方机构的普遍不满,却是在过去十分罕见的。法国的官僚政治解决问题的效率很低,更没有“客户服务”一说;再加上最近税率的增加,给各行各业的每个法国人都加重了负担,人心不稳可想而知;最近布列塔尼(Brittany)地区的“bonnet rouge(红帽子,指激进分子)们驾驶卡车封堵公路以抗议环保税的行动,就是其中的征兆之一。

不过我仍然相信,产区系统的创立是无限宝贵的财富。它们成为了仿冒行为的克星,在过去的80年里也有效地保护了生产过程的可靠性。最重要的是,它使得小规模的酿酒商和大规模酿酒商同样得到了茁壮发展的机会。这也是法国葡萄酒文化如此活跃、这里出产的高档葡萄酒仍被认为是国际市场标杆的原因之一。产区的概念在每个葡萄酒生产国都正变得日益重要;许多国家(包括新西兰)甚至在讨论是否应该在葡萄品种和酿酒风格方面引用欧洲式的规范,而不仅仅界定地理区域。不过所有产区应当能够保持灵活性和可变性,并且以良好的方式进行管理——而法国却在这些方面被人们打上了问号。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