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不上用场的笔记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答案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问题如下。

每年到了阴沉沉的冬季中旬,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Conti,缩写为DRC)都会将新装瓶的葡萄酒带往伦敦。在英国代理商Corney & Barrow位于码头边的办公室里,Aubert de Villaine和他的外甥Bertrand会亲自向媒体、葡萄酒经营者以及个人消费者、侍酒师们展示这些葡萄酒。不用说,收到这个活动邀请函的人都会分外珍惜它(而且这张卡片的厚实程度足够用来堵窗户缝、糊墙或者铺地毯);尽管我的住处离那里有650公里远,我也尽可能地去参加了。当天展出的葡萄酒大多令人兴奋不已。我记下了不少笔记,照惯例希望把它们写作一篇文章。不过,这篇文章是为谁而写呢?

图片: 从Romanee-St-Vivant望向Vosne © Andrew Jefford

在我看来,那些买得起这些酒的人完全不需要任何来自媒体的指引。因为无论在哪年,对于一位富有人士而言,拒绝来自DRC的任何葡萄酒都是在经济上愚不可及的一件事。人们一定在好奇,到底有多少买下DRC葡萄酒的人终有一天会在它们进入适饮期后(或者还未成熟时),心安理得地把它们喝下肚呢?正因为如此,我知道代理商们正在努力寻找真正会饮用这些酒的买家。DRC葡萄酒存在二级市场,但是这个市场的门槛太高不可攀了。与此同时,DRC葡萄酒的品鉴会似乎变得可有可无,因为对这些酒确实没有必要进行任何品评——反正它们会飞一般地卖光,根本不需要酒商开瓶倒酒供大家尝试。相比之下,许多名气不如DRC的酒庄提供的品评机会要吝啬多了。

尽管有如此这般的疑虑,我还是准备继续对2015年2月上旬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些2012年份DRC进行描述。不仅因为它们各自有其优美之处,而且只须循着这些酒的轮廓,我们就应当能够理解葡萄酒的整体之美。这些酒是所有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理想形态;而勃艮第红葡萄酒本身,可能正是所有高档红葡萄酒的理想形态,无论葡萄品种或产地。而这种所谓的“理想”,不仅是明澈、优雅、平衡的品质,也是对于风土条件及季节肆意的表现力。因此,我愿将它们记述如下。


图片:Romanee-Conti葡萄园的碑石© Andrew Jefford

勃艮第2012年份并不是一个伟大的年份。如果要列一张清单历数勃艮第酿酒师们在一个季节里可能遇到的所有困难,那么2012年简直是个“问题大全”(间歇性的降温、雨水和冰雹,葡萄霜霉病和粉霉病随之而来,外加落果和成熟不均)。不过在湿哒哒的日子之间,也有阳光普照的日子,特别是6月、8月以及大半个9月。DRC酒庄从来不乏各种资源,以及具有洞察力的双眼;通过对葡萄园每个角落的悉心照顾,以及晚收的策略,2012年份成为了一个产量虽小,但收成健康的年份。(产量真的非常少:Corton葡萄园产量只有11 百升/公顷,而Grands Echézeaux葡萄园产量稍高,达27百升/公顷)

确实,2012年份葡萄酒滋味清爽,泰然从容,而且姿态优美。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也是我希望对它们进行描述的理由:2012年份的气候似乎令这些酒各自的特质比以往更加突出。夏日慷慨的骄阳并未像往年那般将所有葡萄藤炙烤得通透,也模糊了它们彼此间的差异;相反的,这些细腻的差异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细致的打磨。

Corton无疑为这个年份定下了基调:活跃而爽口,几乎令人感到惊讶,树莓的果香如波涛般汹涌而来。这是一款精准、严肃但深邃的葡萄酒。

Echézeaux则立即令你跳跃到另一个村庄、以及另一个山丘(Côte)之上。忽然之间,你仿佛能够在空气中嗅到夏天的味道:甜美、清新而丰腴的甘草及稻子的芬芳,更接近李子、而非树莓的的果味,八角的香辛随后而来。口味而言,Echézeaux也比Corton更加丰满,口感更加令人满足;收尾回荡着土壤的气息。我甚至一时忘记了这是来自2012年份的葡萄酒。


图片:Romanee-Conti葡萄园的土壤 © Andrew Jefford

Grands Echézeaux则稍显青涩(果实采收要稍早一些):树莓的果味之中,是美妙的紫罗兰芬芳,以及新洗的衣物般清爽可人的气息,山涧般地在口中激荡。你会意识到这款酒的果味不仅仅具有红色水果的特征,更兼具几分黑色水果的气息;此外,它也不乏坚实的骨干(果梗在此大显身手);甘草和八角的香氛紧随其后。这款酒紧致而绵密,但是十分优雅,短小精悍,即使在最糟糕的日子里也能令你精神为之一振。

当你品鉴Romanée-St-Vivant时,会注意到一个关键的转变:这款酒要更加安静、轻盈,如同猫咪般灵巧、精湛而柔软;果味更似樱桃而非树莓;口味不像更具男性特征的Echézeaux那般坚实、强硬而有力,成熟的果味令这款酒显得更加收敛;红色水果的口味贯穿始终。这是一款精心布置,而非层层叠加的葡萄酒。

转而品鉴Richebourg,你会发现大气的酒体又回来了:这是一款极致芬芳馥郁的葡萄酒,不过这种香氛是繁茂而令人印象深刻的,而非细腻而精美的;树莓果味扑面而来,夹杂着秋的气息,兼具印度香米的甜美。入口滋味不断变化,从这一年份典型的清新的风格开始,转为丰满的果味(树莓、李子和苹果),最后以火焰般的口感收尾;单宁充足,但经过了细细打磨。

La Tâche是整个系列中的“忽必烈”:充满异域风情,麝香及檀香木的香辛与李子和树莓的果味完美结合。口感上,这款酒可谓是集大成之作,如同仓库一般将其他几款酒的特质井井有条地排列其中;这款酒蕴含的单宁是整个系列中最重的,但却是最柔和的。我正不舍得将这口酒样吐出,它已融化在了我的口中。

那么La Tâche之后Romanée-Conti又有何表现呢?无论在纯净的果味还是细腻的香氛方面,Romanée-Conti都更加卓越(如果说Richbourg的香氛只是充满鼻腔,Romanée-Conti的香氛却仿佛停驻在了鼻腔之中)。树莓、李子、苹果以及月桂树叶的馨香馥郁,不带一丝La Tâche般的香辛气息,氤氲而飘渺。这是另一款与年份特质完美相符的葡萄酒:清爽、大胆、机敏、如弹簧般有张力,如水晶般透明,浓郁地向你直扑过来。入口只有纯净的红色水果以及紫罗兰口味;单宁非常细腻,并不像La Tâche和Richebourg的单宁那般浓稠而有表现力。要说它和系列中的哪款相似的话,它更像是Romanée-St Vivant美丽的姐姐。

我毫无用处的笔记到此为止。但愿它至少能让你了解到,在世界上最能赋予人类启示的这些葡萄园中,风土条件是怎样被生动地体现出来的。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