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的生机勃勃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今年1月的一次品鉴像投石机一般开启了我本年度的品鉴历程。这是我在2015年写下的第一条品酒词:

“非常深的的颜色。蘑菇、动物、森林里的酸梅、雨后尘埃的气息;迷人、清新、纯净:我简直不愿从杯子里抬起头来。口感生机勃勃且浓郁,仿佛受到活泼的单宁、烤得咝咝作响的培根和巧克力梅子的袭击。充满野生李子味道的酸度:自然、圆润、清晰。这是一款令人兴奋、引人注目、强大有力的葡萄酒,仿佛出产这款葡萄酒的土地不仅在对我们诉说,而且在叫嚷着全力奔跑。”这款葡萄酒是吉恭达斯(Gigondas)产区Domaine Brusset 酒庄酿造的2012年份Les Secrets de Montmirail。鉴于这款酒的品质,我决定参加2015年3月在阿维尼翁(Avignon)举办的“发现罗讷河谷(Rhône Découvertes)”活动,用两天时间品鉴吉恭达斯葡萄酒(活动在强劲得吹翻了午餐帐篷的密史脱拉风中画下句号)。

图片:吉恭达斯葡萄园 © Chistophe Grilhe

哇哦:这个产区在过去的十年里发展得如此出色,这里简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但是,吉恭达斯葡萄酒还不是罗讷河谷品质最为稳定的葡萄酒;在我所品鉴的110款左右葡萄酒中,得分16.5或更高的有29款(这些分数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记录我的喜好)。不过,这些酒都很活泼——吉恭达斯的空气中就充满了勃勃生机。出于以下两个原因,我认为这里是一个我们应该更认真对待的葡萄酒产区。

首先,吉恭达斯距离新教皇堡(Châteauneuf-du-Pape)很近,两地混酿使用的主要葡萄品种也相同,但吉恭达斯葡萄酒的香气和味道都与新教皇堡完全彻底地不同。当然,两地在自然环境上是形成鲜明对比的:吉恭达斯有各种不同土壤的混和(有些地方是红色粘土,有些地方是蓝色泥灰土;其它地方则是沙地或者带有石灰岩卵石碎屑),通常海拔更高,并有更多田块朝向北方,还有Dentelles de Montmirail锯齿状的石灰岩悬崖笼罩在上方。夏季,吉恭达斯的昼夜温差要大于新教皇堡。某种程度上,法国葡萄酒酿造在包容不同风格以及推动表达这些不同方面仍然比其它许多酿酒国做得成功,而吉恭达斯就是很好的例证。不论葡萄酒自然的风味有多么不寻常,除了展现这些风味之外,这里的酿酒商似乎完全没有强迫葡萄酒符合任何事情的渴望。而这些自然风味总是非常清晰。

这个产区是否是法国所有产区中最能表现“风土感觉”的产区?如果你喜欢红葡萄以水果香气和风味为开端,然后又隐约地散发出其他类型的香气,那你可要好好关注一下吉恭达斯。这里的葡萄酒在这一点上表现极为出色,有时候简直出色得过分:一杯酒里溢满了药用植物和灌木的味道,以至于收尾简直像是在喝草药了。我本身对酸度并不是很热衷,但吉恭达斯葡萄酒风味饱满、带有春天气息、充满活力的酸度却十分引人入胜。且这里的葡萄酒有许多不同的方法展现这种酸度,从真正的山区产歌海娜(Grenache)所带有的近乎勃艮第葡萄酒一般的精致细腻到更有嚼劲、更浓郁的低海拔老藤歌海娜、西拉(Syrah)和慕合怀特(Mourvèdre)。

顺便一说,这款Secrets de Montmirail是由在Dentelles悬崖下方海拔350米的地方所种植的三行特别的葡萄藤酿造的。这个产区的三个主要葡萄品种全在这里,而且这款酒只使用了10%的橡木桶。我还品尝了Brusset酒庄的2013年份Hauts de Montmirail;这是另一款十分成功的葡萄酒——同样香气馥郁,带有令人战栗的浓郁的酸度,但风味更加温暖(蜂蜜、熏衣草、温暖的石头)。

如果落在合适的酿酒师手中,2013年份可以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年份,而如果不提及Ch de Ste Cosme酒庄Louis Barruol酿造的2013年份有多么令人惊讶地优秀,简直就是不道德的。Barruol是个永远在不停进步的酿酒师,他十分重视葡萄果实分拣和整串葡萄连着葡萄梗一起发酵,因此他的葡萄酒不会在白日梦一般的平静中从你身边优美地滑过,而是会抓住你、令你倾倒,使你既觉得感动,又觉得焦虑不安。

他的这个系列葡萄酒刚刚装瓶,但它们都已经展现出极好的品质,从果味四射、花香馥郁的Gigondas,到香气浓郁而饱满的Valbelle,再到十分性感的Claux,庞大却又优雅的Hominis Fides,以及更深厚且沉静的La Poste——最后这一款是五款酒中目前唯一比较闭合的。(Barruol在2013年10月15-18日的三天内采收了全部的葡萄。)

另两款非常精致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对比鲜明的2013年份是由Domaine des Espiers酒庄Philippe Cartoux酿造的:简朴的吉恭达斯是一个香气炸弹,充满了花香的细腻,却又有强壮的单宁作为支撑;而老藤酿造的Cuvée des Blaches则充满力量,带有泥土风味,凶猛且毫无歉意,充满了植物蒸馏出的风味,像来自山间的狂野男人。(他的歌海娜进行了除梗,但西拉没有。)

不过,总的来说,在阿维尼翁的活动中主要展示的是清秀的2012年份。Domaine la Bouïssière酒庄Faravel兄弟酿造的2012年份吉恭达斯和2012年份Font de Tonin值得一试:他们的葡萄园也紧贴Dentelles,前者令人沐浴在樱花香气和樱桃风味中,后者则更加浓郁、更加肥沃,使用没有除梗的90%歌海娜酿造。不过葡萄梗并不是酿造风格宏大的葡萄酒的必要条件。Domique Ay的所有葡萄都进行了除梗,但他的2012年份吉恭达斯展示了这个中等酒体的年份所能汇集的全部壮美和醇厚。

在高海拔、风格更加轻盈优雅的吉恭达斯葡萄酒中,尝试一下Pierre Amadieu酿造的物美价廉的Pas de l’Aigle cuvée。他是这个产区最大的土地所有者,其2011年份充满松针和野草莓的风味,既复杂又易饮。其他来自这个产区、轻盈、柔和、开放的优秀酒款包括几乎带有勃艮第风格、来自Bastide St Vincent酒庄的2012年份Costevieille、和谐洪亮的2010年份Mas des Restanques、芳香精致的Fontavin 酒庄2013年份Combe Sauvage,以及坚定强烈的Le Grand Montmirail 酒庄2012年份Vieilles Vignes cuvée。Montirius酒庄的Eric Saurel展示了2006到2009的老年份葡萄酒,充分体现了吉恭达斯葡萄园所能展示出的精美、优雅和细致。

我蹒跚地冲进冰冷的北方寒流里,像人类风滚草一般被大风推着一路穿过Place du Palais来到火车站。不过,这仅是我的躯壳;我的内里仍充满了Dentelles悬崖下夏天的松树、熏衣草、杜松子、牡丹、野生李子和洋李子风味,还有满满的感激。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