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我的葡萄酒杯“收藏”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这样的形状意味着你可以尽情地让葡萄酒在杯中旋转,而不会造成难堪的场面遭人白眼。杯体令人惊恐地薄,使得葡萄酒的黏度得到明显的体现……"


法国有一句谚语:“Les cordonniers sont toujours les plus mal chausses(鞋匠没有好鞋穿)”。这句谚语来自法国文艺复兴后最重要的人文主义作家蒙田(Montaigne)。每次我在家里宴请宾客,都常常会想起这句话。

图片: Hans Denk神父,由Zalto Glass提供

老实说,我的葡萄酒杯收藏有些羞于见人。葡萄酒收藏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有好几瓶还算拿得出手。对于酒杯,我实在是无以辩驳。

图片由上至下:
Zalto Glass的甜葡萄酒、
白葡萄酒和一般葡萄酒酒杯
图片由上至下:
Zalto Glass的香槟、
波尔多和勃艮第葡萄酒酒杯

著名杯具生产商力多(Riedel)曾在几年前的某次品鉴活动中送给我六个不同样式的大杯,但它们常让我的客人紧张地苦笑不已。也难怪他们:这样大的杯子,要是倒满了葡萄酒,可不光能让人酒醉,更有溺毙的危险;若是只注入一般用于品鉴的量,又看起来十分滑稽。

这些杯子的另一个极端,是我自用的一些旧的玻璃酸奶杯和芥末罐,其中的一个罐子的侧面还印有迷人的卡通公主图案。在你们准备开始给我送救济食品之前,请容我强调一句,我并没有经济上的困难,只不过乐于用这些器皿喝葡萄酒罢了。这就好比在希腊时我很喜欢用平底玻璃杯喝松香葡萄酒(Retsina)一样。在葡萄酒的世界里,人们似乎总是过度在意所谓优雅高端的氛围。置身这种傻呵呵的气氛一个礼拜之后,再没有比用一只洗得干干净净的芥末罐喝一杯好酒更美妙的事情了。不过,我总不能认为客人们也和我有一样的诡异爱好吧。

我还有各式各样的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玻璃杯,但都凑不成套,只有零散的一样一只、两只或三只。这些杯子也不是不能用,但我并不喜欢它们中的任何一款。因为酒杯大小不一,每当客人们落座,总有种怪异的紧张气氛,他们大概以为我用某种方法预测到了他们的酒量和癖好——我可没这个打算。

为了打破这令人不悦的现状,我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第一个问题是,每只杯子总有被打碎的一天,而且这一天恐怕还不会太远;这就好比每把伞总有被忘在巴士或火车上的一天,每块手表都有消失在游泳池更衣柜里的一天,每支笔都有被洗衣机洗坏的一天。要在一个如此短命的物件上花如此多的钱,似乎算不上一项明智的策略。第二个问题是,我找不到自己真正喜欢的玻璃酒杯。或者说我“曾经”找不到——因为,现在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最爱。

第一次看到Zalto Denk’Art酒杯是在几年前一个“酒杯评鉴会”上,一些勃艮第葡萄酒和黑品诺葡萄酒被用作测试用酒。我给了Zalto Denk’Art酒杯一个并列最高分(和力多的Vinum Pinot Noir酒杯同分),但之后我就忘得一干二净,因为我觉得这种酒杯的价格一定比我能承受的价格要高。

不过最近的奥地利之行中,我注意到好像所有人都在使用Zalto Denk’Arts酒杯盛酒待客。而经过一个礼拜的红白葡萄酒品鉴,我真正意识到了这个酒杯(或者说这个品牌的一系列酒杯)的出色之处。Zalto Denk’Arts酒杯大致的形状是宽底的三角形(勃艮第杯的杯底更宽)。正如我在第一次使用这种杯子时所写的评语,这样的形状意味着你可以尽情地让葡萄酒在杯中旋转,而不会造成难堪的场面遭人白眼。杯体令人惊恐地薄,使得葡萄酒的黏度得到明显的体现;杯脚则如同嫩枝般纤细。这一切默默地使每款酒的特点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现。我非常享受使用它们。

顺便一说,“Zalto Denk’Arts”中的“Denk”是指奥地利瓦豪河谷(Wachau)著名的“葡萄酒神父”——来自小镇Albrechtsberg的Hans Denk神父。他被认为是奥地利最优秀的品酒师之一,对瓦豪河谷以及世界各地的优秀葡萄酒都了如指掌。Zalto公司总经理Martin Hinterleitner告诉我,神父最开始拒绝了与Zalto合作;但在一位物理学教授解释说玻璃杯设计的关键角度应当反映地球的自转轴倾角后(据说在设计双耳瓶时,这也是一个关键参数),神父被这个项目吸引了。

那么,我的酒橱中是否很快会装满Denk’Arts酒杯呢?可能不会——它们的价格确实远远超过我可以接受的范围(每个酒杯售价30.50欧元到32.50欧元,当然对于杯体纤薄、手工吹制的水晶杯而言,这个价格相当公道)。不过,如果你想买新的酒杯,手头的预算也够你对手工吹制酒杯“一亲芳泽”,那么Denk’Arts酒杯真真切切是我用过的所有酒杯当中的最佳之选。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