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得104分的第二标葡萄酒

作者:

给葡萄酒评分这件事着实在哲学上站不住脚,对欣赏这种饮品的美感也是有害无益——但是却有很强的实用价值。因此,只要人类多喝一天葡萄酒,葡萄酒评分就会多存在一天。我最近品尝到的一款出色得令人惊讶的葡萄酒,使我对葡萄酒评分这个分析工具很少有人讨论的一个方面进行了的一些思考。

玫瑰酒庄指示牌 © Andrew Jefford
图片:玫瑰酒庄指示牌 © Andrew Jefford

在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的《葡萄酒倡导者(Wine Advocate)》的封面上有这么一行小字:“本书内的评分代表我认为该款酒与同类葡萄酒相比所得的分数。”这句话应该用红字加粗印刷,如果可能,还应该做出浮雕效果以示突出。这是整个封面上最重要的几十个字。

我认为所有靠给葡萄酒打分来维持生计的人都会同意帕克先生的这句话。换句话说,我认为任何一个给葡萄酒打分的人都不能说他或她所用的评分标准是全球通用的。(有人这么说过吗?)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发现大部分偶尔“使用”评分的人都不懂得这其中的含义,即使这个原则重要到足以改变一切。对他们来说,97分就是97分,不管这款葡萄酒来自哪里。但事实情况并不如此,也永远不会如此——只要评估一款葡萄酒品质的是人的嘴巴和思想,而不是机器。

如果一个专业的葡萄酒打分者想要推出一套全球通用的标准,那么他或她就要同时为他们的所打的分数提供一套根据产区(例如所谓的“同类葡萄酒”)设定的校正系数;这个校正系数来源于他们自己的口味偏好。对于那些他们认为更加出色的产区,他们所给的分数应该乘以大于1的校正系数,而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那么优秀的产区,葡萄酒所得的分数应该乘以小于1的校正系数。

图片:冬季雾气中的玫瑰酒庄葡萄园 © Andrew Jefford

这个想法听起来大概有些疯狂,所以我想最好还是先向你讲讲引起我这个想法的那款葡萄酒。去年在品鉴波尔多葡萄酒的时候,我有幸尝到了2009年份和2010年份的玫瑰酒庄(Montrose)。正如我在《Decanter》杂志2012年波尔多副刊中所写的,那是我所品鉴过的所有年轻的波尔多红葡萄酒中最令我感到美妙绝伦的两款。它们的价格已经超出了我的预算,而且无论如何,在尚未完全成熟时就享用它们都是非常可惜的——不过今年三月,我还是买了一箱2010年的La Dame de Montrose。第二标葡萄酒在好的年份总是很优秀的,认为这款酒中多少映射了这一年份的光彩也是合乎逻辑的想法。我现在已经开始享用这一箱中的第三瓶了。

这的确是款好酒;我已经被它完全迷住了。浓郁的巧克力、皮革、李子和莓果香气中透出一点点橡木的芳香。入口具有强烈的冲击力,整款酒轮廓清晰。不过更美妙的还在后头:初入口时令人迷醉的感觉淡去后,梅多克特有的紧致、清冽的口感逐渐增强。这款酒中单宁的品质令人惊叹:精致中又不失稳健。随着陈年,它已经沉淀出大量令人愉悦的特征。酒体平衡、丰腴、稳重、活泼、风味浓郁:这一切都被完美地呈现。当然我还是喝得有点太早太快了,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发现自己很难不在每啜一口之后都发出感叹。很少能有葡萄酒令我如此痴迷。

这款酒的帕克评分是94分(他明智地建议“应大量购买”,这款酒唯一的缺点是每瓶零售价为47欧元)。我丝毫不怀疑这个94分是在与左岸所有2010年份葡萄酒相比较后给出的分数——但我同样确信这款酒比我过去五年中所喝过的所有94分的葡萄酒都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所以,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分数需要乘以1.11的校正系数——或者换一种说法,如果我所品鉴过的所有94分葡萄酒的分数都没有错误,那么2010年份La Dame de Montrose应该得104分。当然不论我何时品鉴波尔多的优秀葡萄酒,我总觉得它们应该有与其它葡萄酒不同的评分方式——因为它们明显要更好一些。(请注意,我说的是优秀的波尔多葡萄酒,不是那些干的、沉闷的、过度使用橡木桶而损失了葡萄酒风味的酒。)很显然,这是我个人口味的偏好,你可能对勃艮第、莫索雷司令、阿根廷马白克或者其他你喜欢的酒有同样感觉——尽管从市场价格来看,大概更多人会对波尔多葡萄酒有着这样的感受,而非来自其他产区的葡萄酒。

请记住,朋友们,如果没有与同类葡萄酒的比较,葡萄酒评分也就无从成立了。

编译: 冯帆 / Nina Fan Fe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