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森林中最后的树木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连续两天,我都幸运地品尝到了1963年份的葡萄酒。但可悲的是,其中一款比另一款要优秀不少。让我先告诉你这是两款怎样的葡萄酒,再为你解释这其中的可悲之处。

图片 © Seppeltsfield

第一天晚上,我在末弟家中品鉴了1963年份波特酒——这是他出生的年份。这是一款优雅而高贵的酒:石榴红色,带有橘子皮和山坡上生长的青草的芬芳;口感柔顺、圆润而和谐,我可以想象它被装瓶的时候一定有着如同熊熊火焰般的滋味;五十年后的现在,它变得安宁而平静,那些烈焰般的活力已经成为了瓶底暗色的沉淀。这是一款美味的酒吗?是的。但是一款层次分明复杂的佳酿吗?并不尽然。

图片 @ Seppeltsfield

第二天晚上我品的1963年份葡萄酒则是Seppeltsfield 酒庄的帕拉(Para)茶色波特酒。这款酒呈胡桃色,香氛丰富多姿,让人想起甜葡萄干、橘子皮、湿烟叶以及印度香辛料。口感丰腴,鲜活的口味喷薄而出,抿一小口就有干水果、酸橙、糖蜜太妃糖、李子干、牛肝菌和羊肚菌、烧烤的灰烬以及肉汁的滋味一股脑儿地倾泻而出,圆润顺滑,生气勃勃。我把它咽下去了吗?不知道。随着味觉的盛筵重重展开,这款酒好似在口中蒸发了一般。不仅架构有如层峦叠嶂,滋味更是可口有余。

这其中的可悲之处在于,当你品鉴这款加度酒和其他类似的酒时(Seppeltsfield酒庄少量窖藏了超过100个年份的这款酒),你不得不问问自己:布诺萨的西拉葡萄还能被用来酿造比这更好的酒吗?

然而,这款加度酒每年只有4,000升“呱呱坠地”(这个数量直到最近还只有2000升),相比之下布诺萨山谷的非加度葡萄酒产量达2500万升。市场上也有几款品质上佳的布诺萨加度葡萄酒(出自奔富Penfolds、Wayne Dutschke等酿造商),产量通常极其稀少,酿酒商对这些酒的宣传也仅聊胜于无。全世界热衷于收藏奔富葛兰许(Grange)或RWT的爱酒人士中,又有几个知道“奔富祖父精选(Grandfather)”和“奔富曾祖父精选(Great Grandfather)”这两款加度酒的存在呢?这种对加度和非加度葡萄酒的差别对待简直是犯罪级别的。我唯一能肯定的是,布诺萨出产的加度酒比起非加度酒丝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它们要更加杰出。然而市面上只有极少量的前者,以及海量的后者。

不仅如此,因为要酿造这些年份茶色波特酒,需要漫长的时间、适宜的热度及自然蒸发的过程(实际的酿造手法比起一般的波特酒,与年份马姆齐甜酒Malmsey和布阿尔马德拉酒Bual Madeira更加相似),而由于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都没有其他酿酒商酿制、窖藏或陈年新的库存,要使这里形成活跃的加度葡萄酒酿造传统已经看似不可能了。像Spinifex酒庄的Tom Shobbrook、Dan Standish或Pete Schell这样极有天赋的年轻酿酒师,虽然能在一两年内酿成一款优秀的布诺萨红葡萄酒,却无法在退休前酿成这样一款优秀的加度葡萄酒。创造一款伟大的加度葡萄酒就好比栽种一片森林——是为了子孙后代的事业。然而如今的布诺萨已经没有多少这样的传统,“可悲”这个形容词,并非夸大其辞。

图片:Nathan Waks(左)和为最老的单一年份帕拉茶色波特酒设计的10cl酒瓶(右)
@ Seppeltsfield

不过那天我们还是有说有笑——因为当晚我们在朋友的家中度过,又有文雅的Nathan和Candice Waks夫妇相伴。Nathan是Seppeltsfield酒庄的全球市场主管;这款酒则出自Fiona Donald和Sue Franke之手,在业界传奇人物James Godfrey的执导下酿造而成。Waks同时是Seppeltsfield酒庄的股东之一(他们也是优秀的克来尔谷酒庄Kilikanoon的股东)——以及一位知名大提琴手,师从Tortelier和Rostropovich,后来成为悉尼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手,以及悉尼弦乐四重奏的成员之一。他似乎轻松地将音乐素养与葡萄酒赏鉴结合在了一起——而他在市场营销方面的的才能,也在承载单一年份帕拉茶色波特酒的优美意式10cl酒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一直希望马德拉酒的酿造商能够将它们的年份葡萄酒灌装在这样的玻璃瓶里,吸引多一些我们这样的爱好者购买。

这款63年份其实是Nathan、Candice邀我品鉴的最年轻的一款酒。我们还共享了活力四射的53年份和醇厚而无花果般甜美的43年份;王者风范的33年份芬芳细腻,可以和上好的老年份干邑相媲美;里程碑般的1923年份和1913年份几乎令人难以招架,充满了丰富的层次和美好的口味,它们是掷地有声的美学上的成功,而不仅是供人好奇的藏品,或者用于调配医学药剂的成分。顺便一说,你在澳大利亚可以买到40年陈酿及以上的这款酒;而如果想在澳大利亚之外找到这款酒,香港是最好的地方:位于利源东街1号的Grand Vintage一层就有销售(电话+852 2521 2628)。不仅如此,酒庄正在计划更大规模的出口……而且即将实现。期待他们2015年的大动作吧。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