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多丽之歌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在20世纪70年代的南非,新一代酿酒师对霞多丽的渴望只能通过走私来缓解。那些被装在旅行箱里非法带入境内的“旅行箱苗木”使霞多丽成为了一个先锋葡萄品种(但是也有一些附带的损害:后来证实有些霞多丽其实是阿尔萨斯的百欧塞尔葡萄Auxerrois Blanc)。同一时期,同样的情形在也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

图片:Hemel-en-Aarde Valley © Andrew Jefford

而如今的先锋酿酒师则倾向于选择其它葡萄品种。为什么不是霞多丽?我问Eben Sadie。“因为你种不了。你需要石灰岩土壤;你需要纬度45度。这里的能量、阳光、亮度都太强了。有些葡萄品种就是不能移植到别的地方。罗伯逊(Robertson)有适合霞多丽的完美土壤,但纬度是错的,光照是错的。对我来说,大陆性气候和地中海气候的葡萄栽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这是把生长在纬度45度的葡萄拿到纬度33度的地方种植。就算要原样照搬,至少也得搬对了对象才行。”

这是非常明智的理论——尽管在实践中,我认为霞多丽是比Sadie更加成功的旅行者。(值得一提的是,Sadie在低纬度地区酿造出了十分优秀的白诗南;这也是一种来自大陆性气候、高纬度地区的品种。)正如我在上周专栏中所讲的,南非有一些具有出众潜力的葡萄园;对于它们所在位置的气候特点,我们尚未掌握测量和描述的方法,但肯定比单纯的纬度高低要复杂得多。现在的霞多丽在酿造时已不需要调整酸度;它在南非的很多葡萄园里放声歌唱,在宁静中完成多酚成熟,酿造出平衡而易饮的葡萄酒。我在下文中描述了一系列产自不同地点的霞多丽(如果想了解更多我对酚类物质成熟过程的看法以及为什么霞多丽是葡萄酒世界里的“钢琴”,请看这里)。我也按百分制给每款葡萄酒打了分数——当然只是为了增添几分趣味。分数不应当被看得太重,它们会扰乱美好的品鉴体验。

另外,希望全面了解南非霞多丽的人应当查阅《Platter Guide》。在介绍某一个国家葡萄酒的年度指南中,这本书至今仍然是信息最为丰富的;其2015年版即将发行。为避免利益冲突,我在下列品酒词中删除了De Wetshof酒庄酿造的出色的罗伯逊霞多丽,因为De Wetshof酒庄委托我在其一年两次的霞多丽庆典(Celebration of Chardonnay)上就上文的话题做了一次演讲。

图片:Ataraxia Vineyards © Andrew Jefford

Ataraxia, Chardonnay, Hemel-en-Aarde Ridge 2013

这款酒带有绿色查特香料和当归结晶的内敛香气,口感以明快的酸橙果味为核心,尖锐而精致。(生长在气候凉爽、靠近海岸的山谷中,海拔400米左右。) 91分

Cape Point, Chardonnay, Cape Point 2012

这款酒带有奶油、碘酒、圣彼得草和潮湿沙地的香气。这是一款酒体纤细的霞多丽,但中段口感充满丰富的能量、跃动的酸度和悠长优雅的酸橙风味。(生长在开普南部一个凉爽通风的地方,海拔只有75米,距海边2公里远。) 90分

Chamonix, Chardonnay Reserve, Franschhoek 2013

这款酒中柚子、梨和青葡萄的香气精致地交织在一起,在香甜的甘草气息衬托下显得优雅而复杂。更加精致而轮廓分明的水果风味层层相叠,成就了一款冲击力强、口感清爽的霞多丽,同时具有出色的平衡和细腻的口感。(生长在海拔400-450米的地方) 94分

Crystallum Clay Shales, Chardonnay, Overberg 2013

这款酒带有花粉、蜂蜡、捣碎的坚果和奶油的温暖而松散的香气,口感柔美、香甜、轮廓清晰,具有精致的夏季水果味道,以牛轧糖风味收尾。这是一款美味的葡萄酒,生长在刚刚超过Hemel-en-Aarde产区范围的地区,海拔240米。 90分

DeMorgenzon, Chardonnay Reserve, Stellenbosch 2013

这款酒带有奶油和淡淡的果树香气;风格清新、内敛低调,保持了果树园的风味,但同时是一款内核匀称优美的葡萄酒,正处在到达完美的成熟度的边缘。 93分 (生长在海拔280米的地方。)我同时注意到DMZ, Chardonnay 2013 带来的触电般的感受。这款酒由斯泰伦布什(Stellenbosch)、Durbanville和埃尔金(Elgin)出产的葡萄混酿而成,少许酒渣陈酿带来仿佛罩着轻薄面纱的饼干风味和丰满的口感,与品种表达精准,兼具苹果甜点的果味。90分

De Grendel Op de Berg, Chardonnay, Ceres 2013

这款酒酒体清瘦,带有柑橘风味,清新而回味悠长。尽管是凉爽、高纬度地区风格的葡萄酒,但平衡良好(生长在内陆高原海拔960米高的地方,当地具有明显的大陆性气候特征)。 88分

Hamilton-Russell Vineyards, Hemel-en-Aarde Valley 2012

这款酒柔和的奶油香中点缀着花朵与植物充满活力的香气,显得分外清爽;丰沛多汁,口感醇厚,融合了奢华的口感和明快的果味,以石头的矿物味为核心。这款精致优秀的霞多丽葡萄酒需要细细品味,但一定不会令人失望(生在在海拔70-200米的地方)。 95分

Jordan Nine Yards, Chardonnay, Stellenbosch 2013

很少有南非霞多丽比Jordan屡次获奖的Nine Yards显得更加自信满满、底气十足:大量燕麦片和榛子的香气,口感饱满、柔顺、油滑,口味丰富多姿,令人愉快,并且不需要酒窖陈年。(生长在海拔250-280米的地方。) 92

Richard Kershaw, Chardonnay, Elgin 2012

这款酒带有轻快、内敛的冷冻黄油和春日树叶香气;这是一款紧致、生动的霞多丽,颤抖着展现出隐藏的能量,等待时间缓缓令其丰沛的香气逐渐绽放——勃艮第出产的霞多丽也往往如此。(生长在凉爽的埃尔金地区海拔280-500米的地方。)现在我虽然只给它评92分,但在酒窖陈年四、五年后它也许会获得更高的分数。

图片:Ataraxia Vineyards © Andrew Jefford

Meerlust, Chardonnay, Stellenbosch 2013

酿造这款酒的葡萄生长在低纬度地区(海拔70-85米)并靠近海边,但仍然比开普角的霞多丽葡萄园气候温暖。这款酒无疑是我列出的所有酒中最柔软、最温和且最不具有活力的一款,但我喜爱它默尔索(Meursault)白葡萄酒般的豪爽,以及丰富、宽广的中段口感。 90分

Newton-Johnson, Chardonnay, Upper Hemel-en-Aarde Valley 2012

这款酒与其他很多霞多丽相比在口感上更加开放,但风格上却无可挑剔。味道丰富而清爽,柔和的苹果和柠檬果香中带有令人胃口大开的酒渣陈酿风味。(生长在海拔250米的地方。) 92分

Anthonij Rupert Wines, Serruria Chardonnay, Elandskloof 2012

这款酒带有香甜的褥草和精致的山地牧场里的干草香气,成熟、新鲜、自然的酸度支撑着酒体。这是一款优雅而富有表现力的葡萄酒,带有丰富的野花清香,仿佛由赫米塔希(Hermitage)和夏沙尼-蒙哈榭(Chassagne-Montrachet)出产的白葡萄酒混合而成。(生长在海拔670米的地方。) 94分

Tokara, Chardonnay, Stellenbosch 2013

这又是一款产自高海拔地区的斯泰伦布什霞多丽,来自位于Helshoogte Pass地区的葡萄园。这款明快而强健的霞多丽混酿展现出低调的坚果味道和果园水果的纯净风味(生长在海拔320-360米的地方)。 91分

Vergelegen, Chardonnay Reserve, Stellenbosch 2012

这款酒带有春天的花朵和森林树叶的清香,芬芳而收敛。口感柔和、微妙而低调,口感依然比较闭合,仿佛淡淡的叹气和耳语,令人忍不住一再啜饮。(在大风摧毁了面向南方的海拔220-312米的葡萄藤后,现在葡萄藤生长在面向北方的海拔170米高的地方。) 93分

编译: 冯帆 / Nina Fan Fe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