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比诺政治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几周之前,我从法国的阿尔萨斯跨过莱茵河前往德国的巴登。托申根协议之福,跨越国境也变成了很平常的事;没有人想检查你的护照或者扫描你的虹膜。不过事情并不总是这么顺利。从1870年起,阿尔萨斯曾经先后四次被迫改变国籍,并因此为人们所知;而再向前追溯,在十七世纪早期的三十年战争中,贫穷和饥荒曾席卷这里,造成了一场浩劫。如果按照现在的方法计算,这场欧洲最为混乱的战争恐怕导致了这里和周边地区2600万人的死亡。

图片:Hugel酒庄检查未发酵葡萄汁的重量 © Andrew Jefford

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细节。十七世纪以前,阿尔萨斯拥有欧洲最重要也最繁荣的葡萄酒文化之一,但却在历史的“洗衣机”里被漂洗得所剩无几。阿尔萨斯的葡萄种植者们一定很乐意向你讲述,在不断发生的政治动荡中,这里的葡萄酒传统是如何被反复摧毁的。我最近发现,社会、政治以及经济方面的考量,也很容易凌驾于一个地区风土条件的潜力之上。请容我详细解释。

图片:Huber酒庄标志 © Andrew Jefford

阿尔萨斯出产的标志性红葡萄酒是黑比诺:这个葡萄品种占整个地区葡萄种植数量的10%。这1540公顷的黑比诺中,有一部分用于酿造起泡酒,但每个酒庄都酿造红葡萄酒。这些红葡萄酒对于包括餐厅在内的本地消费者而言,是愿意排起长队购买的抢手货,我却基本上对它们不感兴趣。

这些红葡萄酒有的和桃红葡萄酒差不多(别忘了阿尔萨斯每公顷的平均产量比勃艮第高30百升);有些十分单调无味;即使是最好的红葡萄酒也缺少架构和典型性,尽管它们可能柔顺可口,易于饮用。

你大概猜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巴登生产的葡萄酒中,红葡萄酒产量可不仅仅占10%,而是44%;黑比诺是这一产区的主要葡萄品种,占葡萄种植数量的36%。在我(和Arblaster & Clarke葡萄酒之旅的其他团员一起)的一日旅程中,我们拜访了巴登的“黑比诺教父”,安静而勤勉的Bernhard Huber,以及Joachim Heger手下充满活力且富有幽默感的酒窖总管Markus Mleinek。没有人会认为这两个酒庄酿造的黑比诺缺少架构或典型性。Dr Heger酒庄的2010年份Achkarrer Schlossberg是如此的浓郁强劲,以至于使我想起了一款有15%罗蒂丘混酿的勃艮第葡萄酒:烘焙的黑李子味道和层叠有致的单宁。同时在Bernhard Huber的酒窖,产自Hecklingen村的2010年份Schlossberg则有着的美好的水果口味和架构,红莓果味和酸度贯穿始终,与丰满的单宁紧密融合;而2010年份的老藤黑比诺混酿(Alte Reben Spätburgunder)也很值得购买——这款酒带有樱桃和树莓的果香,以及令人为之一振的爽口酸度。在我看来,即使在最严格的黑比诺葡萄酒比赛中,这三款酒也一定会毫无疑问地脱颖而出。

图片:Dr Heger酒庄酒窖总管Markus Mlienek
© Andrew Jefford

为什么阿尔萨斯的情况完全相反呢?典型风土的比较研究显示黑比诺在莱茵河西岸应该可以茁壮成长:几乎可以肯定,阿尔萨斯的葡萄园比巴登的葡萄园更为温暖,也明显更加干燥,并且拥有条件优秀的坡地,全部是面向南方和东方的石灰岩和泥灰岩土壤。如果巴登可以出产优质黑比诺,那阿尔萨斯肯定也能做到。

但是想想看:巴登是一个以生产白葡萄酒为主的国家里少数几个能够酿造真正高品质红葡萄酒的地区之一——所以市场希望巴登酿造红葡萄酒。而与之相反,阿尔萨斯是一个以生产红葡萄酒为主的国家里唯一一个能够使用芳香的葡萄品种酿造口感丰腴、芬芳馥郁的白葡萄酒的地区——所以市场希望阿尔萨斯酿造白葡萄酒。(而且勃艮第就在南方不远的地方。)在阿尔萨斯,种植黑比诺的葡萄园甚至没有资格被评为特级葡萄园,虽然有小道消息传说,特级葡萄园亨思特(Hengst)中的一块温暖的石灰岩葡萄园有可能很快就会打破这一常规。

换句话说,阿尔萨斯没有理由无法出产与巴登相同的高品质黑比诺——前提是法律制定者和酿酒师们准备对这个葡萄酒品种付出与他们的德国对手同样的心血,并且消费者也对他们的努力加以回应。比如前文提到的Dr Heger酒庄酒窖总管Markus Mleinek,他会在开花期对着每个花簇鼓风,使得结出的每串葡萄的果实之间留有间隙,允许空气流通;稍后再将每串葡萄底部的果实剪掉,因为那些葡萄颗粒没有上方的颗粒容易成熟。Bernhard Huber则会对采收工人进行为期两天的培训,随后才允许他们进入葡萄园。这两个酒庄的产量都和勃艮第更为相似,而非阿尔萨斯。“想要酿造黑比诺,你从一开始就得全身心想着黑比诺。” Huber说,“在阿尔萨斯,他们从一开始考虑的就是雷司令、灰比诺和琼瑶浆。”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