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位“餐酒搭配大师”

作者:

庄布忠专栏:坐忘

在讨论“101种葡萄酒配餐方案”之前,先要搭配好一款葡萄酒,并为人所接受才行。

让我来解释一下这个看似显而易见的事实吧。

比方说,你认为自己发现了世界上终极完美的餐酒搭配。

比如说上等调料配佐的昂贵四头干鲍,拿来搭配充分陈年发展、20年默尔索(Meursault)白葡萄酒,谢瓦利埃-蒙哈榭(Chevalier-Montrachet),赫米塔希(Hermitage)白葡萄酒,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白葡萄酒或者堡林爵(Bollinger)香槟La Grande Annee 1990年份。

你可以把这个搭配推荐给什么人。然后你猜怎样,对方说不喜欢葡萄酒。一切都白费了!

遗憾的是,这样悲伤的现实也是存在的。但也不算最糟——因为也许有一天这个人会逐渐喜欢上葡萄酒。最无望的情况是,你希望说服的这个人其实对葡萄酒过敏。那样的话,你就只能“关张大吉”了。

图片 © 庄布å¿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餐酒搭配必需从第一款做起,然后才能考虑“101种花样”的原因了。

简单来说,我们需要首先喜欢某种食物或饮料的口味,才能开始考虑如何探索这些口味的潜力。

图片 © 庄布å¿

八字不合的搭配

一个人长大的过程是分为好几个层面的。最简单明显的要数物理上的——一个人会长得越来越高,体型越来越大(但愿不是“横向发展”)。物理上的成长是可视的,而精神和智力上的成长则是眼睛看不到的。需要通过与一个人的对话或其他形式的交流,才可以察觉到这种变化。 一个人味蕾的是否成熟, 却是毫无保证的。

我曾经在专栏里列举过两个完全“八字不合”的餐酒搭配。第一个是生蚝配红葡萄酒,特别是酒体丰满、单宁浓重的红葡萄酒。另一个例子是肉汁四溢的牛排与白葡萄酒酿造的香槟的搭配——完全不知所谓。

我使用这两个西餐菜点的例子来证明我的观点,是因为有人认为中餐是不能与葡萄酒相配的。这么说吧,无论西餐也好,或者任何食物,与风格不合适的葡萄酒确实都是“不能搭配”的。

顺便一说,下一次当有人说什么“香槟和什么都配”这样的话的时候, 拿一张Salon香槟配牛排的照片给他/她看。

图片 © 庄布å¿

酱油和盐

虽然盐也常被用于烹制中餐,酱油在中餐中的使用却更加广泛。酱油不仅能够令食材的风味更加突出,更为菜肴的滋味增添层次。因此,当将葡萄酒与中国菜肴相配时,可不能忘记:酱油也有自己的滋味(当然,其中也分淡雅、中等和格外浓郁的口味类型)。

不仅如此,由于酱油是经过发酵酿造而成的,它的滋味,以及这种滋味对一同炖煮的食物口味会产生的影响,比盐要复杂得多。 所以,比方来说,尽管我喜欢奶油般柔滑的白葡萄酒与蒸豆腐的组合,但如果豆腐是加了酱油炖煮而成的,我会转而选择酒体较轻,或者中等酒体的红葡萄酒,比如3到5年的成熟阿尔萨斯(Alsace),桑赛尔(Sancerre)红葡萄酒,或者5到8年的博若莱(Beaujolais)列级葡萄酒。

图片 © 庄布å¿

只要喝葡萄酒,远离食醋总没错

我非常喜欢在面条和色拉里加食醋,但是如果你在喝葡萄酒,就不应该吃任何加了食醋的食物。这种滋味复杂的调味品能够毁掉一款酒的风味——就像年轻时代的迈克•泰森,简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蚝油也够糟糕的

我讨厌耗油,是因为它们中几乎99%都丝毫没有生蚝的味道。事实上,我不记得曾经品尝过任何一款滋味美好的蚝油——它们总是又甜又粘,像糖浆一样浓稠。就算食醋和葡萄酒并不相配,好歹能够令我们的味蕾感到清爽;蚝油则只令人腻而不快。

图片 © 庄布å¿

芝麻油令红葡萄酒以及陈年香槟更加美味

芝麻油是气息最芬芳的炒菜油之一。加了芝麻油的菜肴,在品尝之前你就能闻到它的味道了。芝麻油滋味丰腴,口感丰满(橄榄油相比之下就要淡雅许多),带有烟熏/淡苦/坚果的口味。

但是芝麻油和酸度很高的白葡萄酒并不相合,因为两者水火不容。相比之下,口感柔和、圆润、奶油般柔滑的白葡萄酒则能与芝麻油的滋味绝妙相配。

芝麻油也能令红葡萄酒的口味更佳,特别是单宁不那么浓重、顺滑而柔和的红葡萄酒,或者单宁经过充分陈年发展、完全成熟的葡萄酒。比如加了少许芝麻油的脆皮烤鸡或乳鸽与经过15、20年陈年的勃艮第沃尔奈(Volnay)葡萄酒就是天作之合。

陈年香槟让人联想到在橡木桶中陈年的苹果酒——它们都会带有几分榛子的滋味,与芝麻油香的菜肴相配无比美好;与点缀着黑木耳和冬菇的素菜“罗汉斋”也是天作之合。

时间会让一切变好

就算一款葡萄酒现在与某道菜肴并不相称,并不意味着它们永远都不会相配。不相配的原因可能是这款葡萄酒还太年轻。其实,不仅红葡萄酒需要一点时间令果味和单宁沉静下来。白葡萄酒和香槟“年轻”时可能酸度过高,果味过于闭合、紧致,难以给人愉悦的享受。无论是雷司令、以及西澳大利亚天鹅谷(Swan Vally)的维德和(Verdelho)、绿维特(Grüner Veltliner)、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的白葡萄酒、夏布利(Chablis)以及经过橡木陈年的霞多丽,如果在3-5年,5-10年,10-15年的不同“窗口期”开瓶,就能享受到这些葡萄酒不同年龄的魅力。

图片 © 庄布å¿

中餐盛宴

[庄布忠] 中餐宴席通常是一张充满戏剧性的“全景画”,风味各异的菜肴摆满一桌。这情景有时更像是一个混乱不堪的战场,而非厨艺的天堂。食客应该从哪里开始,以什么顺序品尝,哪道菜该留到最后吃呢?

更不用提有些菜在我们顾上尝一口之前就冷掉了。

和你们中的大部分一样,我喜欢在桌上留几道冷盘,但是如果同时摆满热菜,让这些菜肴如选美大赛般地在桌上“游行”,对于感官而言就有点“应接不暇”了。

如果你和我的想法相似,也偏向于一次享用一道或两道菜肴,很高兴地告诉你,这是进行中餐与葡萄酒搭配的最好方法。其实,从40年前开始饮用葡萄酒之后,我就一直采用这种方法吃中餐。

当我去一个餐厅就餐,无论何时,我都会一次只点一两道菜。

当那一两道菜端上桌之后,我才会点下一两道菜。关键在于,我会把就餐体验与我的品酒需求相匹配。

我也会首先选择适合与香槟相配的菜肴(以和剩下的开胃酒或者新开的一瓶开胃酒相配);然后选择与淡雅到浓郁的白葡萄酒相配的菜肴;接着再选与轻巧到丰满的红葡萄酒相配的菜肴;最后才是甜点葡萄酒——不过我往往希望单独品饮一款甜酒,而不将其与甜点相配。

有的时候,我也喜欢把甜葡萄酒留在最后,与馒头夹东坡肉,或者担担面相配。

我希望你能够从这篇专栏中的建议获得有益的启示。

你现在已经完成了葡萄酒搭配的第一步,第101步,第201步,以及第301步。现在你已经是一位“葡萄酒配餐大师了。”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庄布忠是名律师,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艺术专业研究生毕业,成绩优异。他是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 – The European Fine Art Fair – Maastricht) 的名誉大使。庄布忠主要的工作是葡萄酒记者,并在1991年创办了至今堪称东南亚、香港和中国等地历史最悠久的葡萄酒杂志《葡萄酒评论》(The Wine Review)。2000年,庄布忠出版全球第一本中文版《波尔多葡萄酒概览》年刊。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