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萨斯的“一级葡萄园”

作者:

德美说酒__一个中国酿酒师眼中的葡萄酒

16日,我刚刚参加了在阿尔萨斯葡萄酒产区中心城市Colmar举办的第二届Millesimes Alsace。这个展会每两年进行一次。在此次展会中,听到最多的议论是关于设立一级葡萄园(Premier Cru)的争论。

图片:阿尔è¨æ–¯è‘¡è„å›­ © æŽå¾·ç¾Ž

在法国葡萄种植面积总体下降的情况下,阿尔萨斯产区却在稳步增长,至今发展到接近17,000公顷。自1962年建立阿尔萨斯法定产区(AOC Alsace)、1975年确立阿尔萨斯特级葡萄园(Alsace Grand Cru) 和1976年确立阿尔萨斯起泡酒(Cremant d’Alsace)以来,消费者倒也能轻松识别阿尔萨斯葡萄酒。这也是在我学习葡萄酒时,阿尔萨斯葡萄酒的分级状况。

特级葡萄园几经扩增之后,2011年又规定:特级葡萄园分布的51个地名开始独立地被称为法定产区。那一年的最佳侍酒师大赛题目就涉及到了这一变化,所以目前在考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的朋友们都在念叨:阿尔萨斯即使增加一级葡萄园,也在考试结束之后吧。虽然这只是一个玩笑,却也反映了产区划分过细会给消费乃至业内人士带来识别的困难。

“就如勃艮第的产区一样,有多少人真的能记住那些产区分级名号呢?但是,消费者还是乐此不彼地享受勃艮第葡萄酒”Olivier Humbrecht如是说。作为产区的领袖式人物,他的观点应该是可以代表支持设立“一级葡萄园”派别的。

当然,对于设立“一级葡萄园”这一倡议,也有生产者持无所谓的态度。比如那些生产规模较大的酿酒产业(Maison),或者早就名声在外的明星酒庄,他们的品牌已经有足够的消费者青睐,所以,无论产区命名体系如何改动,对于这部分生产者的业务产生不了太多影响;甚至有些生产者可能会认为,变革会给自己的管理带来不便。

设立“一级葡萄园”可以在行业内提升阿尔萨斯葡萄酒的声望,对于那些精耕细作、精心酿酒且规模较小的生产者,应该是有积极作用的。即使产区总体不依赖新体系开拓新的葡萄酒消费市场,设立“一级葡萄园”在阿尔萨斯葡萄酒的传统消费市场中也会提升消费者的关注度与消费兴趣。

新事物的出现不会一帆风顺,即使赞同设立“一级葡萄园”者,也会对于如何划定“一级葡萄园”界限产生重大分歧。Rorschwihr的种植者对于产区划分过于看重葡萄园的朝向就表示了异议。

图片:品鉴Hengst特级葡萄园葡萄酒 © 李德美

参加展会期间以及之后访问酒庄时,我常被问及:中国人知道阿尔萨斯葡萄酒吗?其实,“阿尔萨斯” 这个名字对于中青年中国人来说还是很熟悉的——中学课本都德的《最后一课》里,提到了“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那时不能再学习法语,也是在这篇课文里我们了解到“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清晰、最严谨的语言”。但是,很抱歉,知道阿尔萨斯葡萄酒的中国人,除了葡萄酒行业的从业人士,可能没有多少;阿尔萨斯出产的葡萄酒90%都是白葡萄酒,这与中国葡萄酒市场消费的80%都是红葡萄酒形成巨大的反差。

这几天被问及较多的另外一个话题:这款酒适合搭配什么中国菜?每每讲解完一款酒的产地、年份以及该款酒的风味,讲解者总是会再进一步讲解此酒适合搭配什么菜肴。阿尔萨斯物产丰富,经济发达,促进了餐饮业的发展;这里有众多的明星餐厅,对于游客,这当然是体验阿尔萨斯美食美酒的很好机缘。但是,如果在一个新的消费市场还是这样进行推广,是不是会很有效呢?试想:当你在讲解琼瑶浆(Gewurztraminer)适合搭配辣味食物时,会不会有听众因为根本不喜欢辣味食物而不喜欢琼瑶浆了呢?过早地给初级消费者讲解餐酒搭配带来的不一定都是积极的影响。

此行带来的惊喜,不仅是品尝到诸多我喜欢的白皮诺(Pinot Blanc)——直白、简单的白皮诺给人营造出轻松、惬意的感觉,而且价格也能让人感到轻松。萄酒的功能不就是令品饮者享受吗?给我带来的惊喜还有,我品鉴到了作为一名酿酒师而心生感动的黑皮诺*!

*注:Pinot Blanc和Pinot Noir葡萄品种DecanterChina.com分别译为白比诺和黑比诺。

编译: 冯帆 / Nina Fan Fe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