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购买葡萄园

作者:

现如今,买葡萄园变得比以往容易多了。然而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决定了自己动手种葡萄酿酒正变得前所未有地艰难,令人担忧。

对那些有志成为葡萄酿酒商的人们而言,法国似乎是他们命中注定的目的地。那里的葡萄园美名远扬,官僚主义也是臭名昭著。然而,现在法国有能操流利英语、西班牙语甚至普通话的司法专家助阵,令购买的过程轻松了不少。

如果你只求风景优美,挑选葡萄园其实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如果你足够莽撞、而且野心勃勃,想好好耕作这些葡萄藤,并且酿酒的话,可要做好花大钱的准备:如果你未来的邻居们也是酿酒商,要知道法国的酿酒法规是允许他们敲你竹杠的。而那些“不愿葡萄园落入外地人(比如你)手里”的当地人,也很可能毁掉你谈好的生意。

图片 © Decanter

地价

实际上法国的大部分葡萄园(香槟,还有波尔多、勃艮第和北隆河谷最优质的葡萄园除外)的价格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依然相当实惠。如今那些“清仓大减价”的产区如密思卡得(Muscadet)和博若莱(Beaujolais)提供的价格更是物美价廉到了极点。

阿根廷的葡萄园也兼具廉价和美丽的特色——巴塔哥尼亚(Patagonia),乌格河谷(Uco Valley),还是卡察基山谷(Calchaquí Valleys),选个产区吧?这里不但工人训练有素,关键是还有良好的气候相伴。

不过,如果你想进口最适宜葡萄园耕作的德国犁,或者意大利技师制造的、精确度堪比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装瓶机器的话,问题就来了。虽然这些工具能让你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不少优势,但只要你试图进口它们,就会被课以高昂的进口税。而且当你装瓶完毕,将这些酒卖出阿根廷之前,还会被再次征税——尽管这些酒可以为阿根廷挣来不少珍贵的美元。

如果甜酒让你头疼,那赶紧打消在苏甸(Sauternes)买葡萄园的念头;如果你是个ABC党(Anything But Chardonnay什么都行就是讨厌霞多丽),那最好别碰夏布利(Chablis)的葡萄园——除非你能抛下个人喜好,从纯粹的投资角度经营这桩产业。

智利的美宝谷(Maipo)还有意大利蒙塔尔奇诺(Montalcino)的地价过去20年不断暴涨,原因是比起栽种葡萄园,把土地改成居住用地的价格更高(比如Maipo),或者这个地区忽然被奉为了“圣地”(比如1996年以后的Montalcino)。

如果想在雪莉(Sherry)、波特(Port)或者香槟省投资,你需要足够雄厚的经济实力——因为这些地方酿出的葡萄酒混酿后都需要在酒窖里陈酿多年才能上市。所以这些地区大多被国际酒企,或者家族集团控制。

无论你心目中的葡萄园是大是小,购买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如果一片葡萄园栽种的葡萄品种不对,或土壤条件不佳,或面朝的方向不好,抑或嫁接在了错误品种的砧木上(比如纳帕谷曾因为采用了对葡萄根瘤蚜抗性不够强的AXR1砧木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那就好像买了一匹跛脚的赛马——喂养起来极为昂贵,而它恐怕永远得不了冠军。

就算葡萄园本身不错,要是用来支撑葡萄藤的支架腐朽将坏,棚架的金属丝也铁锈斑斑,那你用来整修的花费可能比从零开始种葡萄藤还要昂贵。

现在葡萄园有了,可你的酿酒事业还只完成了一半。下一个问题是:这座产业包不包含一个酿酒厂?

图片 © Decanter

酿酒厂知多少

过去的20年里,成百上千的英国移民在地中海沿岸(法国、希腊、西班牙、克罗地亚和意大利)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从退休的种植商手中买下了不计其数的葡萄园,而这些种植商们往往将他们的葡萄送去合作社加工。如果你想从零开始建造一座酿酒厂,花费会是一个无底洞。从购买食品加工级别的软管用来导流葡萄酒,到贵得让人想哭的葡萄压榨机和发酵罐,你需要足够的资金采购设备。

当然了,买设备的前提是你得先拥有一座房子用来酿酒。严格意义上来说,合作社的酿酒商们从来没有自己的酿酒厂。而且你会发现,尽管邻居们很高兴你买下了一些葡萄园,但当你打算把自己在小镇的房子仓库改建成酿酒厂时,他们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并说服当地市长否决你的申请。

如果你确实打算自己建酿酒厂,得做好心理准备:你刚安上的葡萄汁冷却系统可能会在采收季最炎热的那天忽然坏掉,而专用来修理的扳手却不知所踪。所以花钱给酿酒厂雇一个比你更有经验的员工肯定没错。

酿酒是一回事,卖酒又是另一回事。你是打算酿造少量价格高昂、手工采收、在橡木桶中陈年的超高档葡萄酒呢,还是准备大批酿造便宜的葡萄酒?奢华和廉价,这两极的葡萄酒市场都已经“酒”满为患了,中档市场也正变得拥挤不堪。尽管世界葡萄酒消费量在逐渐提升——特别是美国和中国——但在全球范围内,葡萄酒依然处于供过于求的状况。如今社交媒体在全球拥有40亿多的受众,绕过中间人与消费者交流正变得越来越容易;但是要怎样才能说服这些潜在消费者掏钱,却是需要另下功夫的。

小字的学问

葡萄酒是一种沉重、脆弱、税金高昂、运输麻烦的商品。不仅如此,各国还出台了种种限制严格、甚至互相矛盾的酒标规范(比如欧洲和美国的规矩就大相径庭),这就意味着你必须成为解读那些小字印刷的附属细则的专家。

从积极的角度看,那些想成为种植商的人确实是有利可图的——特别是如果你打算在欧洲采取有机法耕作,或者能在加利福尼亚和德国自行解决发电的问题。

而如果你能在得宜的地点、合适的时机买下一片合心意的葡萄园,那么潜在的回报率是无与伦比的。微型葡萄园比如啸鹰酒庄(Screaming Eagle)和里鹏酒庄(Le Pin)出产的葡萄酒既稀少,又深受评论家赞赏,利润自然滚滚而来。

对于所有农户们而言,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全球气候的变化。一个世代以前,种植商们每十个年份就得因为坏天气(霜冻、冰雹、雨水、干旱)而放弃一个年份。而现在的种植商们则不得不至少准备好面对每十年里有两三个年份颗粒无收的现实。

北半球的葡萄园(土地更为广阔)比南半球的葡萄园(海洋面积更大)变暖的速度更快。但南半球更容易受到臭氧层破洞的影响:对于紫外线带来的潜在风险(比如致癌),人们可以用带沿的帽子和防晒霜相对抗;葡萄藤却无处可逃——过量的紫外线会切实地影响到它们的生长。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United Nation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研究员们指出,气候变化正在加速,而现代农耕技术的推广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葡萄酒是一种奢侈农业产品,而非大宗食品的一种。所以对于那些打算通过酿造葡萄酒维生的人而言,也许首先需要明确一点:现代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已经不可避免地与环境的可持续性息息相关了。

*原载于Decanter杂志2014年11月号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