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anter杂志精彩图集:2015 风土志(上)

作者:

每个月Decanter杂志都会从世界葡萄酒版图中选择一块不同寻常的“风土宝地”,配合优美磅礴的图片,组成了“风土志(Joy of Terroir)”系列特辑。一起欣赏2015年上半年的精彩美图吧。

图片: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
图片: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1月刊: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勃艮第夜丘(Cote de Nuits

十二月,零下十度的气温,勃艮第久负盛名的特级葡萄园——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寒霜深重。然而葡萄园的工人们,已经开始耕犁又冷又硬的大地。

翻松的土壤,能够从严冬的酷寒中保护葡萄藤,到了春天就会被除去。伏旧园以著名的围墙包围,面积在50公顷,图中这片地块位于最高处,拥有者是Domaine Méo-Camuzet酒庄。这家酒庄从1920年开始就持有3公顷的伏旧园葡萄藤。

其实,创始人Etienne Camuzet本可以一口气买下20公顷,却担心会影响自己的仕途(当时他是当地的议员),只得买下3公顷作罢,其中就包括了图片中的伏旧园城堡(Château du Clos de Vougeot)。

这家西多会修道院风格的城堡,从1945年开始为小银杯骑士团协会(Chavalier du Tastevin)所有。

图片:2015年2月刊:Le Soula,露喜龙(Roussillon)
图片:Le Soula,露喜龙(Roussillon),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2月刊:Le Soula,露喜龙(Roussillon

尽管露喜龙比其他的法国产区更温暖,我们依然能在露喜龙的冬天见到皑皑白雪-尤其是在当地海拔较高的葡萄园里。Le Soula酒庄位于地处加泰隆尼亚(Catalonia)朗格多克(Languedoc)之间的福怒耶德(Fenouillèdes)。酒庄拥有的葡萄园名为Feilluns,朝南坡向,海拔520米,种满了白葡萄品种马家婆(Macabeu)。这些树龄为29岁的葡萄藤采用传统的杯型/灌木型修剪方式。这片贫瘠的土地由偏酸性的风化花岗岩构成。(在一些树木下我们也能找到没有被风化的花岗岩卵石)。在葡萄园的远处是宏伟的山峰——海拔2784米的Canigou峰(Pic du Canigou),它曾一度被认为是比利牛斯山脉的最高峰。2001年是Le Soula的第一个年份。从那时开始,酒庄就使用有机法来管理葡萄园。如今,整个葡萄园完全使用生物动力法。而这些葡萄酒也成了整个产区最受追捧的明星。(除了生产以Le Soula 和Trigone命名的红白葡萄酒以外,酒庄还有一些数量稀少的精品酒款。)

图片:百子莲酒庄(Viña Aquitana), 上美宝谷(Alto Maipo)
图片:百子莲酒庄(Viña Aquitana), 上美宝谷(Alto Maipo),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3月刊:百子莲酒庄(Viña Aquitana, 上美宝谷(Alto Maipo

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附近拥有一座葡萄园是极富挑战性的事情。Viña Aquitana的这片占地15公顷的葡萄园位于Peñalolén市里。它的好处在于工人们可以乘坐地铁去葡萄园上班,但麻烦在于你不得不顾忌邻里的感受——他们喜欢葡萄酒,但又经常抱怨葡萄园里扬起的尘土、拖拉机的噪音或者树木的高矮。这片位于中部山谷(Central Valley)上美宝产区的葡萄园于1990年建立,海拔750米。安第斯山脉不仅充当着这片葡萄园美丽的背景,也影响了当地的风土:夜晚来临,它带来的凉爽山风赋予红葡萄酒清新优雅、独特的薄荷气息。由于这片贫瘠的石质土壤没有根瘤蚜的困扰,因此种植在上面的赤霞珠和西拉并没有进行嫁接。尽管当地拥有出色的风土条件,但城市化的拓展使得今天的Peñalolén只剩下三座酒庄,葡萄园总面积为150公顷。

图片:法拉酒庄(La Farra),维纳图(Veneto)
图片:法拉酒庄(La Farra),维纳图(Veneto),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4月刊:法拉酒庄(La Farra),维纳图(Veneto

这些竖立在陡峭山坡上的葡萄园位于意大利维纳图最好的普罗赛柯起泡酒产区——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Conegliano-Valdobbiadene DOCG)的中心。这些葡萄园由Innocente Nardi和Guido Nardi两兄弟拥有。两兄弟在1997年创立了法拉酒庄。葡萄园总面积为20公顷,分别坐落在Farra di Soligo, Pieve di Soligo, Follina和 San Pietro di Feletto四个自治市中。图上的这座Collagù山位于Farra di Soligo的北边,并被位于高海拔的Rive dei Nardi葡萄园所包围。作为Nardi数代拥有的葡萄园,Rive dei Nardi是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这个DOCG产区中最出色的葡萄园之一。这片海拔在220米到300米的葡萄园土壤以粘土和石灰岩为主,格莱拉(Glera)葡萄被以高密度的形式种植其上。到了收获的季节,酒农会人工采摘葡萄。出自Rive di Farra di Soligo葡萄园的单一年份葡萄酒是酒庄的旗舰酒款。

图片:圣纳斯酒庄(Pazo de Señorans), 下海湾区(Rías Baixas)
图片:圣纳斯酒庄(Pazo de Señorans), 下海湾区(Rías Baixas),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5月刊:圣纳斯酒庄(Pazo de Señorans, 下海湾区(Rías Baixas

西班牙加利西亚(Galicia)的下海湾地区,可以说没有其他的品种能比阿芭瑞诺(Albariño)更能展现出当地的风土特色。这里的葡萄酒,清新且具有矿石风味,标志性的海水芬芳,让人们感受到这片以花岗岩为主的葡萄园的独特风采。葡萄园临近大西洋,这里的气候已经到了葡萄藤能承受的极限。图中的Arousa是下海湾地区5个河口之一。这片0.5公顷的葡萄园由当地最好的圣纳斯酒庄所有。葡萄藤树龄为50年,树形为棚架式。葡萄被手工采下来之后,便会用来酿造Seleccion de Añada葡萄酒。这款葡萄酒会进行长达30个月的酒渣陈酿。这片海拔不到300米的葡萄园拥有温和的微型气候和充足的降雨。碱度较高且贫瘠的土壤、低产量以及陡峭的山坡都意味着,酒庄需要倾注极大的心血来酿造葡萄酒。

图片:普西河谷酒庄(Pewsey Vale),伊顿谷(Eden Valley),南澳大利亚
图片:普西河谷酒庄(Pewsey Vale),伊顿谷(Eden Valley),南澳大利亚,Decanter版权图片

20156月刊:普西河谷酒庄(Pewsey Vale),伊顿谷(Eden Valley,南澳大利亚

1847年,伊顿谷种下了第一株葡萄藤。普西河谷这片弯弯曲曲的雷司令葡萄园建于20世纪60年代——从这里可以看到日出。然而就在二十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之间,普西河谷这片土地和其他的葡萄园一样陷入了被荒废的困境。但在1961年,牧场主Geoffrey Angas Parsons注意到他拥有的这片土地曾有着丰富的葡萄酒历史。很快,他和他的邻居Wyndham Hill-Smith便在这片土地上沿着蜿蜒的地形建立了56公顷的雷司令葡萄园。如今,这片土地上数公顷50年树龄的葡萄藤依然被用来酿造普西河谷酒庄的The Contours Riesling葡萄酒(这款酒的2008年份获得了去年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DWWA的“15英镑以上最佳雷司令国际奖”)。葡萄园所处的500米高海拔带来的凉爽天气让葡萄拥有漫长的成熟期(一路延续到秋天)。但贫瘠的土壤,较高的海拔,露出地面的岩层和比较严峻的微型气候,都使得这片葡萄园打理起来十分不易——葡萄园需要被划分成一个个小块进行分别管理。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