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幸存者的年份:Decanter勃艮第2016年份采收报告

作者:

读一读Decanter对勃艮第2016年份的初步报道。

图片:乌云逼近十月的波玛(Pommard)产区。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图片:乌云逼近十月的波玛(Pommard)产区。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勃艮第的2016年份会被人们铭记——这是一个从每个角度来看,都格外错综复杂的年份。

今年的采收进行得如何?默尔索(Meursault)著名酿酒师Jean-Marc Roulot的总结简单易懂:“挺快的!”

诚然。潮湿的春季引来了冰雹,霉病肆虐,紧接着是几十年难遇的严重霜冻,席卷摧毁了大片葡萄园,令许多酒农无葡萄可采。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曾经充满希望的年份被毁为一旦。

9月初到达第戎时,迎接我的是灿烂的阳光,只有那些光秃无果的葡萄藤,无声地诉说着今年早些时候大自然的酷行。和9月相似,7月和8月也是温暖、干燥而阳光灿烂的,可惜持续的好天气没能拯救这个年份。

尽管如此,放眼采收时的金丘(Côte d’Or),人们的精神却令人惊讶地高涨。9月20日左右,默尔索的霞多丽首先开始采收。

图片:采收的休息时间,热气球从波玛一级葡萄园Les Rugiens起飞。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图片:采收的休息时间,热气球从波玛一级葡萄园Les Rugiens起飞。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9月后半,小雨降临,给予葡萄藤恰到好处的水源。好景不长,10月初,持续的降水开始给采收带来威胁。当然了,那时许多酿酒商已经完成了采收。10月中旬,只有马孔内(Maçonnais)几个习惯晚收的酒庄还把葡萄留在枝头。10月13日,我在瓢泼大雨中见到Gauthier Thévenet,他表示两天后就会开始采收。

2016年份的复杂之处,在于各种各样的灾难以极不均衡的方式降临了无数葡萄园。只有夏布利(Chablis)的状况可说是“均一”的——因为这里遭受了1981年以来最严重的霜冻,整年的收成几乎完全被摧毁。

图片:2016年4月,霜冻后的清晨,人们在葡萄园周围点火,希望为芽苞保温。图片拍摄:Frederic Billet /推特
图片:2016年4月,霜冻后的清晨,人们在葡萄园周围点火,希望为芽苞保温。图片拍摄:Frederic Billet /推特

金丘遭受的霜冻也令人触目惊心。4月26日到27日,寒气袭来,带来了1985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霜冻。离奇的是,1985年的霜冻几乎只影响了那些低垂地面的葡萄藤;2016年的霜冻则侵袭了“站”得更高的葡萄藤,一些低垂的葡萄藤却无缘无故地幸免于难。金丘的老酒农们都说,从没见到过这样的情况。

霉病的爆发紧随而至,蚕食着剩下的葡萄园。何时喷药,是拯救一切的关键。2016年,许多酒农都不得不暂时放弃生物动力法。“霜冻已经让我们损失了一半的收成。” 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 Montrachet)的酿酒师Jean-Michel Chartron告诉我,“我可不想霉病再毁掉另一半。”

因为情况的复杂性,要将2016年份的情况大致总结一番,是非常困难的。从北边开始,马沙内(Marsannay)受到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产量大概损失了90%。然而在邻近的菲克桑(Fixin),大自然宽容得多:酿酒师Amélie Berthaut和Pierre-Emmanuel Gelin都表示,在他们各自经营的酒庄,收成与往年类似。

哲维瑞-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的情况则更复杂:霜冻和冰雹侵袭了Combe St. Jacques,损毁了几片特级葡萄园。相比之下,Brochon村附近的葡萄园却几乎毫发无损。Pierre Durroché表示对今年葡萄的品质“非常满意”,潜在酒精度在12.5-13%之间,“是个不错的年份,只是酒汁没有2015年那么浓郁。” Bernard Dugat-Py更是为这一年份的潜质高声叫好,尽管面临了许多挑战。

和菲克桑产区一样,莫雷-圣丹尼(Morey-Saint-Denis)产区也表现不错,产量仅比一般年份稍低。尚博勒-穆西尼(Chambolle-Musigny)相比之下遭受了惨痛的打击。尽管Drouhin在Les Amoureuses葡萄园点起蜡烛,却并未能阻止四月霜冻的摧残。

图片:10月初,伏旧产区(Clos Vougeot)阴云密布。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图片:10月初,伏旧产区(Clos Vougeot)阴云密布。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科尔登(Corton)坡附近呈现不同的景象:波玛一侧损失惨重,阿罗克斯-科尔登(Aloxe-Corton)以及拉都瓦(Ladoix)则一派歌舞升平:Vincent Guillemot说收下来的果实清新爽净,成熟度完美。在南侧,萨维尼(Savigny-les-Beaune)以及伯恩(Beaune)受灾格外严重。

波玛和沃尔奈(Volnay)的情况则更复杂。4月霜冻的偶然性在这里极为突出:Fréderic Lafarge的一级葡萄园几乎毫发无损——在经历了连续几年的冰雹之后,这实在是一种恩赐。Dominque Lafon位于村庄南部的Volnay Santenots一级葡萄园却在严重的霜冻下一片萧索。

再往南,如果默尔索的情况已经很糟,夏山-蒙哈榭(Chassagne-Montrachet)只能更糟。普利尼-蒙哈榭算是逃过一劫,虽未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几个特级葡萄园的情况也令人扼腕。Domaines Comtes Lafon、Leflaive、de la Romanée-Conti、Lamy-Pillot、Guy Amiot 以及Fleurot Larose共同决定将各自贫乏的收成合在一起,酿造少得可怜的两桶酒。继续向南,桑特奈(Santenay)的情况就好多了,Jean-Marc Vincent对此深感庆幸。

图片:哲维瑞-香贝丹的采收者赶在10月上旬的降雨来临前采收葡萄。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图片:哲维瑞-香贝丹的采收者赶在10月上旬的降雨来临前采收葡萄。图片拍摄:Gretchen Greer

几乎可以肯定,2016年份勃艮第的品质将千差万别。有些酿酒商采收了成熟、爽净的葡萄,其他的则在霉病中挣扎,甚至不得不在酒中加糖(chapitalisation),以补充不足的自然糖度。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这个错综复杂的年份产出的勃艮第,必定是凤毛麟角。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