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设拉子喝厌了?尝尝这些在澳洲扎根的意大利葡萄吧…… | Michaela Morris | Decanter名家专栏

作者:

图片版权:Decanter

设拉子、赤霞珠和霞多丽——这来自法国的“三巨头”都在澳大利亚如鱼得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酿酒师开始不满足于这些传统法国品种,开始出品蒙帕塞诺(Montepulciano)、阿内斯(Arneis)和萨格兰蒂诺(Sagrantino)等等意大利品种酿造的酒。虽然它们还不至于威胁到法国品种的地位,但无疑正在势如破竹地开疆破土。

不过,酿酒师们在开拓新领域的过程中,却保持了严谨而稳扎稳打的态度。南澳大利亚著名雷司令酿酒师,Mount Horrocks酒庄的Stephanie Toole在罗马品尝了一款黑达沃拉(Nero d’Avola),从此坠入了意大利红葡萄酒的温柔乡。“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个品种,也从没听说过它。”她说道。现在,她亲手酿造澳大利亚品质最优秀的一批黑达沃拉。

意大利酿酒葡萄除了品种繁多,也能够满足酿酒师想酿造多种风格酒的需求。“我想酿那种清新淡咸、中等酒体、单宁有点嚼劲的酒。”酿酒师Sam Scott说道。他的La Prova系列就好像他写给意大利的情书一般。

图片版权:Decanter醇鉴

Stephen Pannell在海洋性气候的南澳迈拉仑维尔(McLaren Vale)酿酒,他认为意大利品种比“三巨头”更适合当地的生活习惯和美食。“我们住在海边,可我们以酿造饱满强劲的红葡萄酒出名。这些酒可并不怎么应景。”他说道。确实,当地细腻的

乔治国王鳕鱼还有袋鼠岛鱿鱼,都迫切需要一款收敛、清新的白葡萄酒相配。于是意大利的菲亚诺(Fiano)和维蒙蒂诺(Vermentino)葡萄有了用武之地。

地理分布

澳大利亚人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灵魂品种。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意大利葡萄缓缓进入人们的视野。在新南威尔士的马奇(Mudgee),Montrose酒庄成为了第一个商业化种植意大利葡萄品种的酒庄,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出品了桑娇维塞。不过这款酒只出品了几个年份就停止了。但是Coriole酒庄继承了Montrose的精神。

这家酒庄成立于1985年,迈拉仑维尔种植了一片桑娇维塞葡萄园。“我之所以决定种桑娇维塞,是因为对于意大利品种缺失的疑问,还有,为什么我们不能让葡萄酒的风格更多元化一些呢。”Lloyds说道。

图片:Lloyd站在慕和怀特(Mourvedre)和蒙帕塞诺(Montepulciano)葡萄藤之间。

图片版权:Decanter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的葡萄园一直被少数法国品种强势占领着。“这就好像是葡萄酒世界的种族歧视。” Stephen Pannell说道。

向意大利品种倾斜的趋势,在迈拉仑维尔的酿酒师当中尤其明显。Gill Gordon-Smith酿造自己的小品牌“Fall From Grace”,在她眼中“它们(意大利品种)给了迈拉仑维尔不同的特色产品,而不仅仅是设拉子,这对小酒庄尤其有意义。”

迈拉仑维尔的地势也和意大利有不少相似之处。崎岖向上、远眺大海的山区令人想起托斯卡纳、撒丁岛或者西西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量南意大利人移居到了迈拉仑维尔。许多在当地做园丁,种下了大量了葡萄园。尽管当时意大利品种并不普遍,但是像六翼天使酒庄(Serafino Wines)的Maglieri家族,还有派拉蒙酒庄(Primo Estate)的Grilli家族,以及Zerella家族都自豪地张开怀抱,引进了来自故乡的葡萄品种。

落地生根

除了迈拉仑维尔,意大利品种在南澳大利亚遍地开花。从兰好乐溪(Langhorne Creek)到阿德莱得山(Adelaide Hills),穿过布诺萨山谷(Barossa)以及河地(Riverland),一路到达克莱尔谷(Clare Valley),阿里亚尼考(Aglianico)、芭贝拉(Barbera)、勒格瑞(Lagrein)、玛墨兰(Mammolo)、泽比波(Zibibbo)等意大利葡萄随处出现。“它们在本地生长情况极好,特别适应我们的地中海气候。”Scott说道。

意大利品种的一大卖点,在于它们能够在炎热的气候下,在达到完全成熟的风味同时,保持清爽的酸度。在澳大利亚,酿酒过程中调整酸度是常见的做法,同时也往往是为了取得平衡所必要的。然而,Toole的克莱尔谷黑达沃拉就完全不需要加酸。“天然的酸度就是完美的。”她说道。

在邻近的Koerner酒庄,Damon和Jonathan Koerner兄弟也正是因为酸度的原因,开始种植桑娇维塞和维蒙蒂诺。“我们选择了我们认为最适合本地环境和气候的品种。”Damon说道,“霞多丽并不适合,个人而言我也不认为设拉子适合——因为在克莱尔谷,设拉子需要我们大量加酸,才能保持平衡。”

图表:意大利葡萄在澳大利亚

最广泛种植的白葡萄(以2018年估计的采收量计算):

小粒白麝香 - 22,322吨

格雷拉(当地名称普罗赛柯) - 7082吨

黄麝香 - 2,785吨

菲亚诺 - 2,075吨

维蒙蒂诺 - 1,959吨

其他品种:阿内斯,Bianco d’Alessano,Biancone, 法兰娜(Falanghina),弗留利(Friulano),加格奈加(Garganega),格莱切托(Grechetto),格雷克(Greco),格利罗(Grillo),尹卓莉亚(Inzolia ,官方名称Ansonica), Malvasia Istriana,佩科里诺(Pecorino),丽波拉盖拉(Ribolla Gialla),棠比内洛(Trebbiano)系列品种,维德乔(Verdicchio),维度佐(Verduzzo),泽比波

最广泛种植的红葡萄(以2018年估计的采收量计算):

桑娇维塞 – 3,996吨

兰布鲁斯科品种家族 – 1,884吨

多切托 - 973吨

黑达沃拉 – 898吨

蒙帕赛诺 – 760吨

其他品种:阿里亚尼考(Aglianico),Aleatico,芭贝拉,布拉凯多(Brachetto),柯勒瑞诺(Colorino),勒格瑞(Lagrein),玛墨兰(Mammolo),马泽米诺(Marzemino),内比奥罗(Nebbiolo),黑曼罗(Negroamaro),派迪洛索(Piedirosso),萨格兰蒂诺(Sagrantino),司棋派蒂诺(Schioppettino),Teroldego,Uva di Troia。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