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老酒究竟有什么好? | Elin McCoy | Decanter名家专栏

作者:

图片版权:Decanter

3月,我在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参加了一场收藏家晚宴。令我十分开心的是,现场我有幸将美好的1959年份与空灵的1914年份作对比——后者尽管已经年逾百“岁”,依然优雅、鲜活,香氛从杯中跃然而出。一款60年一款105年,它们俩显然足够被称为“老酒”了。

而就在4月的期酒周开始之前,诗密拉菲酒庄慷慨地举办了一场年份尾数是“8”的红葡萄酒垂直品鉴,从1878年份起始。

鼎鼎有名的1928年份口味淡咸香辛,具有这一年份典型的力量,单宁强健,是这场品鉴会的明星。而已经141“岁”高龄的1878年份,来自本杰明·迪斯雷利担任英国首相的时代。现在这款酒已经黯然失色,喝起来如红茶一般,空余飘渺的香气。

这两场品鉴会令我思考,为什么50到100“岁”甚至更老的葡萄酒,对于一些葡萄酒爱好者们具有如此之大的诱惑力?尽管它们的表现常常并不那么理想。

当然了,品饮老酒的感受一部分来自心理作用:当你知道自己在品鉴一种极为稀有、珍贵的饮品,这种澎湃的心情会蒙蔽你的感官,让你失去批判的能力。我品鉴的第一款老酒是1832年份的罗讷河谷,它令我如醉如痴,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其实它的味道跟巴萨米香醋差不多。

如果一款老酒依然鲜活有力,它往往能够带来令人惊叹的品鉴感受。瓶中陈酿的时间里,葡萄酒的化学成分发生奇妙的变化,形成更为复杂的化合物。红葡萄酒的颜色逐渐黯淡,单宁变得更加柔和,香氛和爆棚的水果、橡木风味变得更加收敛,更有层次。张扬大胆的新鲜水果香气,被有趣得多的陈年风味替代:烟草、皮革、雪松盒子、味噌、新刮松露、焦油、干树叶……更多复杂微妙的风味在舌尖上绽开。

不过说老实话,许多人并不喜欢这样的风味,更喜欢年轻葡萄酒饱满、丰沛的浆果风味。现代酿酒技术将两者进行了折衷,许多红葡萄酒从生命伊始就已经美好适饮,同时也具有足以经久陈年的浓郁风味。比如新鲜出炉的2018年份波尔多就是如此:许多酒桶样本已经十分柔和性感,品饮起来令人愉悦,而不是艰涩难咽。

葡萄酒大师Serena Sutcliffe曾经告诉我,特别老的葡萄酒,其风味并不是一种与生俱来招人喜欢的味道,需要爱好者经过后天的学习和体验才能理解。

我的经验也证明,你确实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味蕾,才能真正领会老酒的美。这就好比你聆听10岁孩子说话时,和聆听奶奶说话时,状态肯定是不一样的。

图片版权:Decanter

尽管如此,葡萄酒依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伴随时间发展并变得更美好的饮料。那些我们认为还能继续陈酿几十年的酒,通常会得到更高的评分。

事实上,早在诗人荷马的时代,人们就已经开始笃信“老酒越陈越香”的观念了。但是对我而言,老酒带来的最大享受,不仅仅是味觉和嗅觉上的,而是它背后丰富的情感底蕴以及饱满的历史。他们如同液体的“时间胶囊”,是为数不多的能够令我们品尝过去,并且“穿越”到另一个时代的机会。

此外,老酒如同“睡美人”一般——一度被遗忘,现在又被唤醒。去年我品鉴了一款来自1846年的Sercial干型马德拉,此前它一直藏在一家新泽西博物馆的阁楼上。就是在那一年,索诺马人反对墨西哥移民,宣布成立“熊旗”加利福尼亚共和国。

而当我啜饮诗密拉菲酒庄1878年份的时候,我在思考老酒需要经历多少风险,才能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其中的风险和收获相比,风险的比例太大了。当一款酒很老了之后,饮用它是否还令人愉悦呢?葡萄酒是脆弱的,它在酒瓶中的一生,太多意外可能发生,而可以保护它的只有单宁、酒精以及一小截树皮。何况如果它没有被储存在合适的温度下,或者周围的光线太强……

当一杯棕红色的老酒摆在眼前,你并不知道它会不会喝起来像褐色的汤水,或者闻起来像擦鞋油,又或者是美妙绝伦的佳酿——这样的未知充满了神秘感,令人兴奋不已。它就好像一位已经过了职业黄金期的歌剧演员,你不确定她能否唱上高音,满心担忧,但当她成功时,你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我们正处在人人期待快速回报的时代,许多人认为老酒的价值被高估了。我并不同意。老酒就像人一样,并不会永远“活”下去。所以当我们品饮它们的时候,我们既了解它们的一生,也会收获关于我们自己生命的领悟。

你喝过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老酒?在评论中说说吧。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