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今天的葡萄酒比以前更好吗?| Hugh Johnson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和现代出产的加州葡萄酒相比,质量是否有明显提高呢?酿酒风格,以及消费习惯产生了哪些改变?著名葡萄酒作家Hugh Johnson和我们共同探讨。

在纳帕,喜欢举办时髦派对的人们最近可谓相当忙碌:多家酒庄陆续迎来了建立50周年纪念日:2016年是罗伯特蒙大维酒庄,2017是夏普利酒庄(Chappellet),2018轮到了里弗森家族酒庄(Trefethen)。

在2017年11月,Janet Trefethen提前举办了迎接50周年的午宴。

里弗森家族酒庄最初由Janet的老丈在橡树山庄(Oak Knoll)产区建立。在40多年前,1976霞多丽曾在Gault & Millau葡萄酒奥利匹克竞赛中获得最佳奖项。午宴开瓶的是1977年份的霞多丽,依然活力无穷。

对于法国来说,1976年是极为尴尬的年份。正是在那一年,法国的评判们在Steven Spurrier举办的“巴黎评判”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波尔多的名庄在盲品中将白、红葡萄酒的第一名拱手让给了蒙特莱那酒庄(Chateau Montelena)的霞多丽以及鹿酒庄(Stag’s Leap)的赤霞珠。

豪不令人意外地,恰逢纪念日的加州名庄都纷纷开启当年那些经历了时间沉淀的老酒,希望与法国葡萄酒的陈年能力一较高下。

在里弗森家族酒庄午宴上开瓶的1974赤霞珠充满了浓郁深邃的果香,并带有一点焦油风味和类似于里奥哈葡萄酒的桶香,极具个性。同时,岁月带来的些许挥发酸点缀让这款酒尝起来刚刚好。

1984年的赤霞珠则走柔和路线,带有奶油以及坚果的香气,口感柔和,已经完全绽放,余香持久。1999年的赤霞珠(一个晚收年份)尝起来依然活力四射,烤醋栗与一点雪茄风味完美融合。

我们再来看看最近的年份,2015年的赤霞珠风味浓郁,成熟的醋栗风味扑面而来。具有嚼劲的口感以及无穷的活力不禁让我想到侯伯王酒庄(Haut-Brion)。

大部分的加州酒庄,似乎不太考虑陈年这件事情。即使是售价超过100美金的高端酒款,我们也很难在酒类商店里找到较老的年份,这些酒在刚上市不久便已经被人们急不可耐地开瓶享用了(值得注意的是,法国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产区能在这个价格区间上给消费者们提供像加州如此繁多的选择)。

不过这也令我们好奇,如今加州名庄酿出的酒,是否比他们的先人更好?

从黄金期六七十年代开始,或者从更早的四五十年代,葡萄酒的品势是否自此有所提升呢?那些曾经的传奇放到今天依然品质卓群;而崭新的年份是否在数十年后,还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呢?

可以肯定的是,葡萄酒的流行风格随着岁月的流逝肯定发生了改变。今天的酒评家们(就不指名道姓了)对曾经流行的高酸度和纤细风格的葡萄酒已经失去了兴趣

如今的葡萄酒变得愈发雄壮,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年轻涩口的单宁棱角需要油脂(和糖分)柔化才更加适口。而糖分和油脂都偏高的美式菜肴,正好年轻的葡萄酒更易入口,促使人们及早饮用那些年轻的酒款,而不会将它们储存下来静待时光的打磨。

这样的消费趋势意味着,雄心壮志的酿酒师们往往选择浓妆艳抹他们的获奖酒款,令它们在年轻时就有着磅礴的酒体和令人惊艳的香氛。这种“妆容”也许需要很多年才会消失。

而之后漫长的岁月,会将它们打磨成何种模样呢?

但既然大多数新年份的酒都被很快喝掉,几十年后的事情,似乎也不重要了……

Hugh Johnso是全球知名的葡萄酒作,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OBE),此篇文章刊登于Decanter杂志2018年3月刊。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