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传统与现代?巴罗洛风格的“第三选项”| Tiziano Gaia | Decanter名家专栏

作者:

图片版权:Matteo Colombo / Getty Images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著名小说《百年孤独》,以20世纪早期位于哥伦比亚的一座虚构小镇为舞台。一群年轻人在这寂静的小镇发动了一场革命,激发了当地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剧烈冲突。在现实中,1990到2000年皮埃蒙特的朗格山区也爆发了一场意识形态上的争斗。

有着“葡萄酒之王”盛名的巴罗洛,其传统风格纯朴且坚实,但新一代的酿酒师们倾向于更为柔和圆润的口感。现代派与传统派在风格上的剧烈反差,触发了新老派别的“巴罗洛之争”。现代派通过降低葡萄产量,并在陈年时采用风格张扬的新橡木桶,打造出受到年轻消费者追捧的“摇滚风”巴罗洛。传统派则坚持延长浸皮时间,并继续采用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大橡木桶。当时的朗格山区,宛如聒噪的葡萄酒议会,酿酒师们都被各自划进“激进党”或“保守党”,他们彼此指责,争执不休。

但随着当地经济日益繁荣,两派的关系逐渐缓和。Silvia Altare表示:“如今气候更加怡人,我们的钱包也越来越鼓。”Silvia的父亲Elio便是一位富有远见的现代派酿酒人,将巴罗洛从Annunziata(有“获得喜讯”之意)小山丘中,带到世界的舞台。Elio不仅引进了小型橡木桶,也鼓励当时的年轻酒农自行装瓶出售的葡萄酒,而不仅仅出售葡萄。

注:酿酒师Elio Altare极具影响力,是开创现代派巴罗洛的先锋。

30年后,Silvia在继承了父亲卓越的商业精神和领导力的同时,也展现出新一代酿酒人的焦虑与自我追求—她希望找寻属于自己的酿酒风格。虽然Silvia无意对自家的葡萄酒风格进行革新,但她表示:“我们从父辈手中接下了已经十分成功的酿酒模式,对其进行彻底革新是不合理的。我和父亲的浸皮时间都比较短—通常在4到5天,但在陈年时,我会调低新橡木桶的比例。当然,当我在展示自己的葡萄酒时,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你父亲怎么看?’。”

相比较于10或15年前,今天的巴罗洛葡萄酒很不一样,这也体现了酿酒师们在经验中学习的结果。当地最有影响力酿酒师之一Beppe Caviola(Altare在1991年首先说服他将自家的葡萄酒进行装瓶)向我们坦承:“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采用100%的新小橡木桶。我不反对当时的变革,只是我觉得的其实只需要微调就好。”

在Caviola的眼里,并不存在一款完美的巴罗洛。如今呈现的,是一种以现代风格塑造巴罗洛的尝试:通过长时间且柔和的浸皮方式,不过度萃取果皮的风味;恒温发酵,使用中型或大型木桶来陈年;最近,这里还开始流行使用水泥槽进行发酵后浸渍。

回归风土

在这片男性为主导的土地上,Chiara Boschis觉得最近几年大家对巴罗洛的酿酒技巧给予了过多的关注,而忽略了内比奥罗葡萄在全球的巨大成功给当地带来的经济和社会促进。“我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回到故土。除非你是出生于此,否则对于90年代变革期之前的朗格几乎是无法理解的。我们那一代人,经历了不得不移居乡村以求生活的赤贫时期,而到了如今,我们的葡萄园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图片版权: MARCO BERTORELLO/AFP/Getty Images

如今,大家的重点从橡木的种类和浸皮时间的长短,转移到优质葡萄园的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上。在Chiara Boschis带领着Cannubi次级产区享誉全球之后,当地人越来越少使用化学药剂。她鼓励当地酒农采用名为《CannuBio》的葡萄园管理协议。她表示:“虽然我们尚未完全达成共识,但所有人都正在用更环保的方式打理葡萄园。”

越来越多的酒庄也开始聘用更多专业人员取代机器,并减少化学药品的使用。尽管降低机械化增加成本,但持续攀升的销量,令大部分酒庄可以建立起良性循环的商业模式:市场持续增长的需求,推动酒庄对酿酒中的每一个环节进行完善,并酿打造出更高品质的葡萄酒,高品质也进一步刺激人们对巴罗洛的渴望。

巴罗洛的11个子产区风光壮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这些连绵的葡萄园文化遗产的荣誉,是实至名归的。从自家位于拉梦罗村(La Morra)的葡萄园眺望,酿酒师Pietro Ratti心怀敬畏:“每一片土地都拥有自己的灵魂和独特之处。这激动人心的葡萄园便是我们葡萄酒的未来。”

Ratti是探讨风土话题的最佳人选。作为当地酿酒师协会的主席,他继续完成父亲Renato最重要的项目—主持绘制详细完整的巴罗洛葡萄园地图。Renato在20世纪70年代,根据各个次级产区的品质分级并绘制了《巴罗洛地图Carta del Barolo》,这就是如今由181片葡萄园构成的特级园体系(Menzioni Geografiche Aggiuntive)的主要参考。

图片版权:Nina Assam / Decanter

Ratti 表示:“划分葡萄园品质的高低是这个项目的主要目的。”富有远见的酿酒师们希望巴罗洛可以成为首个拥有类似于勃艮第金丘的葡萄园分级体系的意大利法定产区(DOCG)。但毫无疑问,这项工作任重而道远。

开明的风气

如果从高处俯瞰,会看到连绵不绝的葡萄园从巴罗洛的朗格山区一直延伸到巴巴莱斯科,可想而知,要在这里对地形进行细致的划分将会困难重重。相比之下,现代派和传统派的概念可要简单多了。

在今天,要用一个形容词来概括巴罗洛的风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21世纪早期,过度熟满奢华的葡萄酒大行其道;人们对其进行反思的结果,就是向传统酿酒方式的回归。如今,传统派和现代派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更重要的是,当地人也开始更为理性地看待两派酿酒方法,巴罗洛也或许将进入新古典时代。

Réva酒庄的庄主Miroslav Lekeš 表示:“新旧两派各有所长,但高品质和良好的销售模式才是重点。”Lekeš从捷克来到意大利安家,他坐落在梦馥迪村(Monforte d'Alba)的Réva酒庄还带有餐厅和酒店,以及高尔夫球场。他的实用主义理念,弥合了古典、现代风格之间的裂痕。现在在巴罗洛,和他抱有同样思考的人不在少数。

梦馥迪村(Monforte d'Alba)图片版权:Decanter

巴罗洛正在吸引越来越多意大利本土和海外投资者的目光,大部分的投资者对葡萄酒行业一无所知。但金钱并非是吸引投资者的主要原因——迷人的风景,丰厚的历史底蕴以及山区小镇安静祥和的生活节奏,让人深深为此着迷。Lekeš也解释了他来到意大利的原因:“电影《托斯卡纳的艳阳》深深震撼了我,随后我决定要在意大利买一座酒庄。在做了大量的功课后,巴罗洛是最理想的选择。”深受两座名庄犀牛庄(La Spinetta)和孔特诺酒庄(Giacomo Conterno)的启发,Lekeš也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对内比奥罗做出自己的诠释。

但当地人不以为然,觉得Lekeš的理念过于幼稚了,对于他们来说,种植酿造葡萄酒应当是十分严肃的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新来者们为皮埃蒙特带来了新的风尚——在Réva酒庄工作的年轻员工就是例子。此外还有Gregorio Gitti——他在米兰从事律师职业,但被巴罗洛的历史深深吸引,买下了典雅的Castello di Perno,希望还原这座古堡曾经的艺术、文学风貌,并将它打造为葡萄酒庄。

美国商人Kyle Krause收购维埃蒂酒庄(Vietti)酒庄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并进一步推高了葡萄园的价格。不过,即使买家是意大利人,如果没有丝毫葡萄酒背景,也会让酒庄充满了未知数——位于塞拉伦加(Serralunga)的Garesio酒庄和位于梦馥迪村的Forte Masso酒庄都是如此。

一路向前

2020年,朗格山区必将拥有更多元的文化和语言,不过,我们倒不必担心巴罗洛会因此失去自己的特色。酒庄的新主人都聘请了当地的酿酒专家来打理他们的新产业。

Krause在买下Vietti后,还是将酒庄的管理权交给上任庄主Luca Currado,以此保证风格的延续性;Réva 和Castello di Perno则由擅长将结合创新和传统的Gianluca Colombo负责。因此,这些换了新主人的酒庄依然保留着巴罗洛的灵魂。

纵观历史,也许这一切就都不令人吃惊了。19世纪,萨瓦皇室推动了当地的葡萄酒的发展,到20世纪,则是由司法专员、药剂师和商人发展并推广了当地的葡萄酒代言。所以说,巴罗洛其实一直深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虽然巴罗洛一直以遗世独立的乡村小镇自居,但实际上,它早已海纳百川。如今,巴罗洛也正式成为了世界葡萄酒大家庭的一员。

Tiziano Gai是自由作家和编辑,最早在“慢食协会”从事葡萄酒相关的出版行业,并联合指导于2014年上映的电影《巴罗洛男孩:改革的岁月》。

(编译:ICY; Sylvia Wu/吴嘉溦)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