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重重的波尔多酿酒商之路

作者:

波尔多的房地产中介商们上周生意兴隆。波尔多右岸和左岸两个享有盛名的酒庄——蒙布瑟盖酒庄(Chateau Monbusquet)和迪仙酒庄(Chateau d'Issan)都接受了投资,上等波尔多AOC的塞甘酒庄(Chateau de Seguin)则被法兰西酒庄(Chateau la France)的莫特家族(Mottet)收购。不寻常的是,这三笔交易都有法国投资者参与,似乎显示了波尔多葡萄园的国内市场依然欣欣向荣。代理出售塞甘酒庄的地产中介公司Maxwell-Storrie-Baynes的三位合伙人之一Michael Baynes表示,法国政府提高税收以后,土地投资的吸引力直线上升。他说道:“从去年法国总统选举以来,法国投资者开始对葡萄园投资产生极大的兴趣。”

Image: Chateau de Seguin, by Maxwell Storie Baynes

但这些头条新闻却遮掩了波尔多葡萄园问题深刻的现状。几天前,我和几位2003年搬到波尔多后结识的酿酒师朋友们共进晚餐。2003年他们还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刚刚从家族继承位于波尔多或波尔多河岸的酒庄。和那时一样,他们依然聪明、活跃、充满激情和新的设想。

可是当我离开饭局,心中却为波尔多的现状感到格外悲哀。四位酿酒师当中,一位早已远离了葡萄酒行业,一位正准备出卖他的酒庄(他希望能卖给一个中国买家),第三位则即将放弃从地产主那租赁的150公顷葡萄园:尽管他常跑国外,有不少聪明的市场营销点子,产品包装新颖,他也没有懈怠与当地葡萄酒联合会的互动,但他始终也没能通过这些葡萄园获得任何盈利。最后一位酿酒师依然拥有他的家族酒庄,却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他的父母不认同他引进葡萄酒旅游的努力,也不同意他酿造价格稍高的葡萄酒,现在干脆取而代之,替他经营酒庄。父母赚的钱比他经营酒庄时要多,因为他们将产量提高到了法定产区能够允许的最高限度,辞退了之前雇来接待访客的员工, 并专注于酿造大宗销售的散装葡萄酒。

听说了这些情况,再来看上个月法国农业联合会(Chamber of Agriculture)发布的调查报告,就丝毫不令人吃惊了:这份报告的重点,恰恰在于波尔多小规模的AOC取得盈利有多么困难。这份题为“波尔多酿酒商经济及技术指南(Référentiel Technico-Economique du Vigneron Bordelais)”的报告,记述了在波尔多成为一名酿酒商所需要的基本花费。我强烈推荐任何准备投资葡萄园的人士读一读这份报告。

这份报告设定了两位虚构的酿酒商“马丁先生”和“度兰先生”,并分析了两个人运营自己的酿酒事业所需的花费。假设两人分别租借25公顷的波尔多AOC葡萄园,使用机器采收。马丁先生只酿造用于大宗出售的散装葡萄酒,策略是将产量提升到最大,对葡萄园仅进行最基本的管理。另一位酿酒商度兰先生则按瓶出售自己酿造的葡萄酒,致力于酿造更高品质的葡萄酒,并试图控制成本,同时降低葡萄园对环境的影响。报告首先认可了一个令人高兴的事实:如果要酿造品质更高的葡萄酒,最首要的条件是确保葡萄藤的健康,并尽可能小心地在葡萄园中开展工作。

在这里我就不长篇累牍地转述这篇报告的详细内容了,只列举数据如下:以每公顷产出50百升计算,在硬件设备上马丁先生需要在每公顷花费3863欧元,而他更重视质量的邻居度兰先生则需花费4146欧元。如果把租金、冰雹保险以及管理费算在内,马丁先生总共需要在每公顷葡萄园上花费5340欧元,度兰先生则需付出5633欧元(相当于每百升107欧元和115欧元)。

马丁先生酿酒的成本是25欧元每百升,度兰先生为29欧元(在这份报告中两者都不使用橡木桶陈年),这样每酿造完成一百升葡萄酒马丁先生需要花费132欧元,度兰先生则是141欧元。由于波尔多葡萄酒通常以九百升为单位出售(这个单位被称作tonneau),可以推算出马丁先生的酒每九百升成本为1186欧元,度兰先生的酒成本为1271欧元。即使马丁先生将产量提高到波尔多AOC允许的最大值——每公顷55百升,也只能将成本降低到1078欧元/九百升。

让我们转而看一眼波尔多酒商愿为散装波尔多葡萄酒付出的价格——你会发现这个价格很少超过1000欧元/九百升。所以马丁先生辛辛苦苦的工作之后,如果他足够好运,也仅仅能达到收支平衡而已。这可不只是法国农业联合会发布的一项假定案例研究,事实上几乎一半的波尔多AOC酿酒商(约2000家酒庄)都依靠销售散装葡萄酒维持生存。我们只能希望他们拥有的葡萄园要远远多于假设事例中的25公顷,并能通过规模经济的模式盈利。

另一方面,度兰先生由于希望酿造品质更好的葡萄酒,需要为每一瓶葡萄酒的灌装花费0.52欧元,包装和营销花费1.3欧元,这样一来每瓶葡萄酒的成本价就达到了2.88欧元。这样高成本价的葡萄酒,在许多国家的市场中是很难说服买家支付增值税和进口关税、并将其摆上货架的。我们也只能希望度兰先生(还有2000多个销售瓶装波尔多AOC的酿酒商)是直接将葡萄酒卖往消费者手中的,或者拥有足够大的葡萄园使他能从这个经济模式中获利。

就在上个礼拜,负责监督所有土地交易的法国土地治理和乡村建设组织(SAFER)发布了一份数据,警告在过去的50年中,法国已经有46,000个酒庄(相当于700万公顷葡萄园)“消失无踪”。这些酒庄有些由于城市化的进程而不复存在,有些被邻近的大酒庄合并,有些只是不再酿酒了。波尔多“消失”的酒庄当然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现状从我的酿酒师朋友们的经历就可见一斑。这些朋友们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积极地走访各国,并真切期望波尔多葡萄酒能够为新的消费者所接受。如果这些人都面临如此困境,当权者也许应当开始自问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了。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