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列级酒庄会不会在十年后都采用生物动力法?

作者:

10年后所有波尔多列级酒庄都将采用生物动力法吗?显然宝玛酒庄(Chateau Palmer)总经理Thomas Duroux对此深信不疑。这家位于玛歌产区的1855列级三级酒庄,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逐步进行生物动力法改造,在2014年内100%的葡萄园都采取生物动力法,并逐步得到Demeter(生物动力法认证机构)和Ecocert(有机法认证机构)的认可。

(本文最早于2014年5月6日发布于Decanter杂志中文版平台DecanterChina.com)

图片:庞特å¡å¥ˆé…’庄 © Decanter

“我确信,在10年内所有认真酿酒的列级酒庄都将走上生物动力法的道路。”Duroux在2014年的期酒周时这样对我说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不仅出于对在葡萄田间工作的人们的尊重,也出于种植商和葡萄园的尊重,更因为这些顶级葡萄酒的消费者们对此有所需求。当然,我们也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要跟高产量挥手再见,同时还要接受更高昂的葡萄园管理费用——但是如果你希望整个酒庄成为一个‘活着’的生命体,而不只是一片被开垦的土地,就也会很自然地希望酿造同样‘活着’的葡萄酒。”

在波尔多,说到生物动力法酒庄,最著名的无疑是庞特卡奈酒庄(Chateau Pontete Canet)。2010年酒庄获得官方认证之后,庞特卡奈价格飙升,人们对其的争议也甚嚣尘上。那么,它是否值得如此高的价格呢?进行生物动力法改建究竟花了多少钱?

酿酒商兼作家Monty Waldin支持生物动力法农耕多年,目前正在协助德国法茨(Pfaz)的Weingut Dr-Bürlklin-Wolf酒庄以及意大利蒙塔尔奇诺的Col d'Orcia酒庄改造工作。他认为生物动力法改造的花费并没有人们想象那么高。

“我们发现,最开始确实需要投入更多资金,比如更换作业机械,改用规模更小、适合在葡萄藤的行列之间栽种覆盖作物的机械,还要引入家畜。但是家畜的粪便能使这片葡萄园本身的肥力开始提升。

“五岁小孩都能完成生物动力法的工作。这种手法极其原始、成本也很低。如果采用生物动力法,需要花费更多资金在人力上,收成也会低一些;与之相对,酒庄会获得对疾病抵抗力更强的葡萄藤,葡萄汁更容易发酵,陈年效果更好;更加浓郁的口味也更令人们喜欢。此外,每年的产量会更为稳定,这对酒庄的经营至关重要。”

宝玛酒庄总经理Duroux是一位专业的农学家,正在高歌猛进地推进生物动力法改造。“去年我们实验性地引入了35只羊,让它们吃葡萄藤行间的覆盖作物。”他说道,“我们甚至把鸡放养在葡萄田间,来消灭对葡萄叶有害的毛毛虫,这个方法已经初见成效。我们还不是很确定马的作用。如果用马,我们就必须像保护人类一样,非常小心地施用药剂(包括生物动力法允许的药剂)。与其如此,我们还是倾向使用六轮拖拉机来犁地,避免让土壤状况变得更加复杂。不过为了在酒庄自造肥料,我们希望能够引入几头牛,用它们的粪便堆肥。”

Duroux绝不是唯一一个在进行这些实验的人。驾车穿过波尔多的葡萄园间时,就能发现生物动力法的魅力正在迅速传播。最明显的征兆之一就是田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动物。

首先,你会时不时被装马的篷车堵在狭窄的田间小路上。至今为止,已经有多于十二家酒庄引入了几匹俊俏的夏尔马来犁地,包括庞特卡奈酒庄、豪庄赛格拉(也译鲁臣世家酒庄Rauzan-Ségla)、拉图酒庄、朗丽湖酒庄(La Lagune)还有诗密拉菲(Smith Haut-Lafitte)酒庄。

仔细观察的话,你还能看到几头牛(2012年黑教皇酒庄“引牛入园”,养了两头400公斤重的巨牛;这些牛还是“老外”,仅服从用法国南部使用的奥克西唐语发出的口令),还有宝玛酒庄的羊和鸡,以及不计其数的蜜蜂。如果你喜欢蜂蜜,不妨在玛歌产区的肯特布朗酒庄(Cantenac Brown)、佩萨克-雷奥良的布朗酒庄(Brown)和佛泽尔酒庄(Fieuzal)买几罐酒庄自产的蜂蜜。更了不起的是,你可以在Bernard Magrez名下的多家酒庄品尝不同蜂房出产的多种多样的蜂蜜——他在试验不同风土条件会对蜂蜜口味产生什么影响。

图片:拉图酒庄的葡è„园,æ¥è‡ªã€Šæ‹‰å›¾é…’庄(Chateau Latour)》一书 © Lothar Baumgarten

这些都是人们为了实现生物多样性而做出的努力。不过在波尔多这片潮湿的、大西洋气候的土地上,实践生物动力法并不容易。

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总经理Philippe Dhalluin就表达了他的担心:“我们在旗下三座波雅克酒庄中实验了有机法,现在已经有十年了。然而像2013这样霉病严重的年份却让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来思考。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必须能够及时并有效地对葡萄藤进行防病处理。”

拉图酒庄近几年新上任的技术总监Helene Gélin恐怕会告诉我们,后退使用常规的农耕方式并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反应当更进一步地使用生物动力法。

对于当时普遍不被看好的波尔多2013年份,她说道:“我们用生物动力法培育的葡萄虽然也遭到霉病的侵袭,但因为它们的皮要厚一些,霉病传播非常缓慢,有大量的葡萄根本没有受到影响。最后来看,我们这一年份酿造的全部葡萄酒中,第一标(头牌)葡萄酒仅占31%,但是几乎所有产自生物动力法葡萄园的果实都被用于酿造第一标了。”

显然,很多人都十分同意她的想法。不过,让列级波尔多酒庄一古脑儿地跑去埋牛角、并且按照月亮的阴晴圆缺剪枝是不是风险大了些?或者说Thonas Duroux可能是对的——所有认真酿酒的列级酒庄都会向生物动力法转化?

“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成为现实。”酿酒商兼作家Waldin说道,“看一看勃艮第和阿尔萨斯。比如说,你的竞争对手都在降低自己的化学药剂用量,而且在种植比如说草本藤茶(vine tea)之类的作物。这样做对葡萄酒品质没有任何负面效果。如果你不考虑做出一些类似改变,就是愚蠢了。

“勃艮第、阿尔萨斯与波尔多的区别,在于葡萄园的所有方式和结构。在波尔多,这个结构更加复杂。不过宝玛酒庄(由三个公司共同拥有)的例子可能会证明,这层阻止酒庄改变的隐形屏障可能不再是那么严重的障碍了。Duroux和庞特卡奈的技术总监Jean-Michel Comme已经证明,波尔多已经不再依靠环游世界的著名葡萄酒顾问,而是由穿着拖鞋、整日在园子里工作的葡萄园经理做主——他们就像高档餐厅的大厨一般,精耕细种每株葡萄藤。

“这种新模式显然已经开始起作用了:通过生物动力法酿酒,庞特卡奈葡萄酒的品质已经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他们在土地中大量投入,却减少对土地的榨取。如果套用米其林餐厅的评价系统,可以说他们已经在自己的葡萄酒上多加了几颗星星。”

图片:克利芒酒庄的æ¤ç‰© © Decanter

波尔多采用生物动力法、以及正在向生物动力法转变的酒庄

庞特卡奈,波雅克
弗朗克酒庄(Chateau Fonroque)/加迪磨坊酒庄(Chateau Moulin du Cadet),圣爱美浓
克利芒酒庄(Chateau Climens),苏甸
古树酒庄(Chateau Clos Puy Arnaud),波尔多丘-卡斯蒂永(Castillon Cotes de Bordeaux)
Chateau du Champs des Treilles,圣福瓦-波尔多(Saint Foy Bordeaux)
Chateau Falfas,布尔丘(Côtes de Bourg,由法国最主要的生物动力法倡导者之一Francois Bouchet的女儿经营)
Chateau La Fleur Cailleau/格拉夫酒庄(Chateau La Grave),弗龙萨克
Domaine de l’A,波尔多丘-卡斯蒂永
勒庞酒庄(Chateau Le Puy),弗朗丘(Cotes de Francs)
Chateau La Grolet/ Chateau Peybonhomme,布尔丘
卡农圣米歇尔酒庄(Canon Saint Michel),卡农-弗龙萨克(Canon Fronsac)
富嘉酒庄(Chateau Fougas),布尔丘
宝玛酒庄(正在进行全面改造)
杜霍酒庄(Chateau Durfort Vivens)
拉图酒庄(名为L’Enclos的葡萄园区域采用生物动力法,24公顷)
芝路酒庄(Chateau Guiraud,获得认证的有机法酒庄,但是正在使用愈来愈多的生物动力法技术)
柏菲玛凯酒庄(Chateau Pavie-Macquin,并未获得认证,但是采取生物动力法原则耕种)
自由欧堡酒庄(Chateau Haut Bages Liberale,始于2008年,目前酒庄50%采用生物动力法)
玛歌酒庄(正在实验生物动力法)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