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anter宁夏行 | 生物动力法在宁夏

图片拍摄:Jane Anson
作者:

这是我们宁夏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只剩下半小时就要奔往银川河东国际机场。这家酒庄并没有显赫的声名,也并不在我们的访问时间表上,但它正好位于离开宁夏的主干道附近,所以我们决定去看一看。

宁夏回族自治区位于中国人口稀疏的西北,距离北京1100公里,近年来被认为是发展最快、也最激动人心的葡萄酒产区。

在宁夏的一周,我们访问了诸多风采各异的酒庄。其中有国企旗下的庞大产业——比如中粮集团旗下的长城云漠酒庄,也有国际集团建立的旗舰产业——比如酩悦轩尼诗集团(LVMH)的夏桐酒庄,还有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的贺兰山;此外,我们也访问了著名的小规模精品葡萄酒庄,包括银色高地、贺兰晴雪以及迦南美地。这些著名的酒庄,多位于贺兰山东麓海拔1200米左右,那条蜿蜒的“葡萄酒文化长廊”之上。

但是,这家酒庄——“博纳佰馥”,却和它们的画风都不大一样。

首先,它非常之小,种植面积仅仅2.8公顷,园区面积6.5公顷。一对年轻的80后夫妇——孙淼和彭帅——是酒庄的主人。夫妇俩在山东上高中时就相识了,毕业于当地的大学后,两人以优异的成绩被选拔参与国际交流项目,飞往法国。

在那里,他们爱上了葡萄酒。两人曾在勃艮第伯恩地区(Beaune,也译“博纳”)学习,在金丘与生物动力法酿酒师Emmanuel Giboulet并肩工作(译注:这位酿酒师曾经因为拒绝使用杀虫剂抵制虫害而遭到起诉),教皇新堡产区的幽居酒庄(Domaine de la Solitude)也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相关文章:

六年的时光过去,2013年,夫妇俩一同回到孙淼的老家银川,开启了自己的酿酒事业。

“最开始,我们获批的土地位于贺兰山脚附近,但是那里没有电,我们也没有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彭帅说道,“我们转而选择了这个地块。这儿离城市很近,对我们更实际一些。此外,我们还看中了葡萄园周围的树林,这样的环境更有助于促进生物多样性,有利于我们实践生物动力法。”

在宁夏,不乏巨大资本投入建造的酿酒巨擎。

保乐力加的宁夏葡萄园,最老的葡萄藤栽种于20世纪90年代。几百公顷沙丘被一点点清理推平,重建耕地,修葺沟渠,才栽上了葡萄园。

宁夏也不乏卢瓦河谷和波尔多式的华美酒庄城堡。

在美的控股耗资两亿元建造的美贺庄园,优美的大理石城堡去年刚刚建成开放;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华丽的欧式城堡耗资7000万欧元,其中包含存储了超过800个橡木桶的酒窖,还有一个中国葡萄酒历史博物馆。

博纳佰馥似乎走的是截然相反的道路。酿酒厂极小,里面只有四个小型不锈钢发酵罐,和一个敞开的大木桶,用于将花朵、草叶等等转变为机动力法所需的自然肥料。

穿过葡萄园间的泥土路,尽头就是酒庄只有一个房间的办公室。葡萄园中有几处断垄,孙淼解释道,在寒冬和疾病的侵袭下,新植株每年的成活率只有20%到30%。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葡萄园,拍摄:Sylvia Wu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葡萄园,拍摄:Sylvia Wu

“我们买的本地葡萄苗,价格只有法国进口苗木的一个零头。”孙淼对我说道。比起英文,她讲法语更加轻车熟路。

“现在我们主要想集中精力恢复土壤的活力。我们并不想用大笔的投资和市场推广费用,把自己逼到非成功不可的路上。”

在宁夏的这几天,我很少听到人们这么认真地讨论土壤的结构。在这里,葡萄园管理依然处于初级阶段,幸而一切正在进步。

从几年前开始,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收购葡萄时更重视成熟度,而不是单纯的重量;广受尊敬的奥地利酿酒师罗斯•摩塞尔,给张裕葡萄园带来了更专业的管理方式。美贺酒庄则邀请葡萄种植专家Richard Spart担任顾问,指导酒庄更好地管理葡萄园。

近年新建成的酒庄,多采取“厂”字形修剪方式,确保葡萄能够更均匀地成熟,倾斜的主干则令冬季埋土造成的损伤降到最低。不过,多数酒庄还是致力于将大笔费用投注在闪亮的现代化酒窖中。

在博纳佰馥,最老的葡萄藤种植于2010年,是两夫妇在法国工作期间,趁回国的间隙种上的。

比起贺兰山脚贫瘠得惊人的碎沙石土壤,这里的土壤粘土含量更高,但土壤中有机物含量依然极低,pH则高达9。

Nicolas Joly的女儿Virginie曾两次为酒庄提供生物动力法所需的生物制剂BD500(*译注:牛角中填满牛粪,在秋季埋入土壤中,第二年春天挖出,播撒在葡萄园中),其他必须的制剂则来自马孔(Macon)的一家生物动力制剂的供应商。

孙淼说,他们最近在宁夏找到了一家有机养牛场,这样牛角就有了着落。就在我们走过葡萄园时,来自这家养牛场的新鲜牛粪已经送到,正被播撒在葡萄园里。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夫妇俩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土壤和微生物,似乎对“地下”发生的一切兴味盎然。毫无意外地,博纳佰馥唯一可谓“大手笔”的投资,便是地下酒窖了。

“这个酒窖,我们只花了一个月就建好了。这就是中式效率!”彭帅说道。

酒窖的入口,看起来像水泥建成的地下掩体。钻过门帘,潮湿的泥土、蘑菇的气味和清凉的空气迎面扑来,令人恍如置身法国的酒窖之中。

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之后,可见两行橡木桶一路延伸,尽头是整齐码放的酒瓶,仔细标注着年份和风格。

长品酒桌的四周,是用酒桶制成的椅子。在这里,我才第一次看到了酒庄的英文名:“Domaine des Arômes”,中文名“博纳佰馥”,则由孙淼的父亲亲笔书写。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图片:博纳佰馥酒庄,拍摄:Sylvia Wu

地下酒窖没有控温设备,尽管室外冬季气温可低至-25摄氏度,夏季气温可高达40摄氏度,酒窖里却全年保持8到18摄氏度。

本次旅程中,我品鉴了许多款宁夏葡萄酒,其中不乏令人印象深刻的美酒。但令我单纯为发掘它们而感到快乐的,却为数不多。

我们品鉴的酒款,包括2013年份的“佰馥”,酒庄的当家酒款“博纳佰馥”2013年份,2014年份的“馥”,以及一款2014年份霞多丽。其中“馥”是自然酒,其他三款采用正常工艺。“博纳佰馥”是赤霞珠与梅乐的混酿——正如宁夏产区众多的红葡萄酒一样。

现在品尝起来,这些酒还在发展途中,需要时间,等葡萄园的土壤焕发更多生命力的时候,才能长足进步,彰显风骨。但是我感到了这些酒中的匠人之心,以及令人期待的未来。

图片:彭帅(左)和孙淼,拍摄:Sylvia Wu
图片:彭帅(左)和孙淼,拍摄:Sylvia Wu

博纳佰馥,贺兰山东麓,宁夏 2013

Decanter评分:89分

这款酒是70%赤霞珠和30%梅乐的混酿,黑色浆果味成熟,香辛十足,鲜活而充满生命力。14个月的橡木陈年(60%为新橡木桶,其他则是来自贺兰晴雪酒庄的旧桶,曾经用来陈酿美妙的加贝兰),给这款酒带来一丝甜美的风味和烟熏感,毫不突兀。

这款酒已经适饮,或适合在未来五年内饮用。pH值3.9,酸度较低,汁水丰满,充满秋的韵味。

博纳佰馥,贺兰山东麓,宁夏 2014

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铜奖

青草和黑李子的气息明显,口感多汁,具有明显的赤霞珠风味特征,些许橡木香气,一款不错的葡萄酒。

本次Decanter宁夏访问由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以及宁夏葡萄酒局共同组织。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