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瘤蚜以来最灾难的一年?记2017年的那些葡萄园灾难

作者:

你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北半球的酒农已经完成了孤寂的冬季剪枝工作。很快,水分和营养会从葡萄根爬上枝头,剪枝后的断口会涌出汁液,新的生长季即将开始。

谁知道2018年又有哪些灾难在等着我们呢?

图片:波尔多受到霜冻侵袭的葡萄园,图片版权:Jane Anson
图片:波尔多受到霜冻侵袭的葡萄园,图片版权:Jane Anson

2017年确实是根瘤蚜灾害以来,葡萄酒世界经历过最灾难性的一年了,所以原谅我悲观的用词吧。为了迎接同样——甚至更糟的一年,未雨绸缪必不可少。

2017年,凶蛮无礼的4月霜冻,随机出现横扫一切的冰雹,再加上炙烤的夏季,令法国和意大利艰难地采下了50年以来最小的收成,西班牙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全世界一半的葡萄酒都产自这三个国家。而就在2016年,智利和阿根廷刚刚经历了大幅减产。

在南半球,智利最古老的葡萄园在年初遭遇野火,南非的一些葡萄园也受了火灾。到了6月,野火在葡萄牙出没,10月初则气势汹汹地在加利福尼亚酿酒业的心脏地带爆发,12月又蔓延到加州南部。2017年智利、南非和加利福尼亚大火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50人,逼近2009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森林大火(又称“黑色星期六大火”)。

你可能觉得,这么多灾难扎堆发生不过是巧合,2017年只是个“倒霉”的年份而已。我可不大同意。

去年我为Decanter撰写了一篇专栏,题目为《霜冻再度席卷全球,原因究竟为何?》 。在专栏中,我提到2017年4月的霜冻,可能是海洋温度变暖造成的极地涡旋不规则现象引发的。也就是说如此严重的霜冻,在欧洲将很可能变为常态;与此同时,由于冬季气候温和,葡萄藤发芽愈来愈早——对于酒农而言,嫩芽遭遇霜冻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在大规模葡萄酒产区,更加干燥、炎热的夏季也正趋于常态(2016年是至今以来最炎热的一年,2017年也占据第二位或第三位)。如果未来的几十年都会持续热下去,葡萄藤会在干旱的气候下挣扎不已,过度炎热也会给植株带来相应的损伤。这意味着,酒农需要换植成熟更晚、更耐干旱的砧木;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把葡萄藤往高处移一移。

在灌木丛生的葡萄酒产地,火灾的风险如影随形——比如地中海气候区,不仅聚集了世界上大多数的酿酒葡萄园,火灾的风险也是一触即发,2017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海洋升温,更令飓风以及其他极端气候(包括大陆性气候带的冰雹风暴)如虎添翼。2017年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发生的火灾,部分原因就在于大西洋飓风“奥菲利亚”(Ophelia)过境后的残留势力。

人类活动带来的气候变化,是灾难性天气骤增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人口压力——而不是气候变化——还带来了其他令人担忧的现状。

19世纪早期,全世界共有10亿人口,2012年全球人口突破了70亿。到本世纪末,人口有可能到达95亿的峰值。每个活着的人类,都正在以19世纪的人不可想象的方式影响着环境。

人类活动的后果之一是,1970到2012年间,全世界58%的动物失去了生命;在欧洲, 1990年到2017年间德国75%的飞虫消失无踪。这些耸人听闻的数据让人难以置信,但它们都来自可信的科学研究。这一切都会影响到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链。

葡萄酒位于农业生产的顶端。世界上最昂贵的农业用地上,大部分种植着顶尖的葡萄园,出产着世界上最为人们追逐的农业产品。每个年份采收的葡萄,只要品质、产量有那么一丁点变化,都会引来媒体一片喧哗。葡萄酒并不是生活必需品,但它对我们很重要——葡萄酒世界灾难性的2017年,已经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着手减轻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如果你是有志之士,不如现在行动起来。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