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品种大普查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他们此刻正在田间:地球自转周期的每一分、每一秒,围绕太阳公转的365天周期的每一天,都有人在某地的葡萄园中劳作。葡萄园工人们总是默默无闻,孤独而高尚(我想强调这一点)地从事着自己的工作,在全世界44个国家的521个葡萄酒产区之一,悉心地照料着全世界2,019种酿酒葡萄中的一种。

图片 © Andrew Jefford

为什么要提这些数字呢?问得好。这是因为,精力旺盛得令人吃惊的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教授Kym Anderson又在掘地三尺地搜集数据啦。我的每周专栏的长期读者可能还记得,上一次我写到Kym的研究成果是在2011年7月4日。在那之后他也没有闲着——就在这个月的晚些时候,他与合作研究者Nanda Aryal将发布他们全新的研究成果以及规模庞大的数据。可别忘了提前清出些硬盘空间。

这套全新的数据将准确地记述各个葡萄品种分别种植在全世界哪个产区的信息。由于这份数据以2000年和2010年的两次大范围普查为基础,读者们能够通过这些数据了解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全世界范围内的葡萄品种种植趋势。配合三位重磅级专家——葡萄酒大师Jancis Robinson,葡萄酒大师Julia Harding和José Vouillamoz博士去年联合出版的《酿酒葡萄(Wine Grapes)》一书,这张庞大的“数据网”可谓是完美的补充。不过《酿酒葡萄》市价120英镑,下载这本《纵观全球:酿酒葡萄品种哪里找?(Which Winegrape Varieties are Grown Where? A global empirical picture)》则是免费的。你只需要在这本书预计发布日期的12月20日之后访问这个网页即可下载。如果你不介意直接对付原始数据的电子表格,它们已经开放下载了。

图片 © Kym Anderson

Anderson明确提到《酿酒葡萄》一书对他建立自己研究的统计纲要非常有助益。原因之一是该书对品种DNA的解析令他能够将2019个葡萄品种区分为1271个“主要品种”和748个同义词品种。而这本新书据称将涵盖世界上所有酿酒葡萄品种中的99%。

在世界葡萄园面积整体减少的现今(本世纪前十年减少了6%,而在这之前的十年则减少了8%),主要葡萄品种的种植面积却在稳定地提升。在2000年,大概21个葡萄品种占据了世界上所有葡萄园面积的一半;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减少到了15个品种。

全世界最主要的35个葡萄品种占据的葡萄园面积从2000年的59%提高到了2010年的66%。当然毫无意外的是,这种“品种集中化”在新世界国家最为明显:最主要的七个葡萄品种的种植面积高达葡萄园总面积的一半以上;而在旧世界,至少17个品种的种植面积相加才能达到葡萄园总面积的一半。

这个消息令人沮丧吗?以前我也许会做出这样的结论。但现在我认为这种缩减并不是一件坏事:我曾担心这会导致几个屈指可数的品种变得随处可见,而且风格雷同;事实上,这反而会鼓励人们使用高科技设备赋予不同的风土条件以及葡萄酒文化绽放光彩的机会(*参见此前专栏《一个品种,天壤之别》)——这就好比有着宽广音域的乐器总比一只廉价的哨子发挥的余地更广。高品质酿酒商对新的品种进行实验时,通常需要整体重新栽种葡萄藤,并以此为基础对整套工序进行彻底的改造;而这往往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才会反映在数据上。

全球葡萄园面积普遍减少的大背景下,最大的例外要数新西兰了。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新西兰的葡萄藤种植面积增加了220%(虽然起点较低,仅为10,000公顷);在美国,葡萄种植面积也增加了30%,扎实地扩大了52,255公顷。

图片:老藤西拉 © Andrew Jefford

起源于法国的葡萄品种依然最受欢迎,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地传播:截至2010年底,这些葡萄品种占据了全世界36%的葡萄园,较2000年的26%有大幅提升。智利和新西兰种植的葡萄品种中则有90%都是源于法国的(相比之下法国国内种植的葡萄藤中,只有60%源于法国:不要忘了,歌海娜是源于西班牙的葡萄品种)。

全世界种植最广泛的品种分别是(按照种植面积降序排列):赤霞珠梅乐、增长迅速的添普兰尼洛(Tempranillo)和霞多丽西拉排在第五位,2000年到2010年间种植面积扩大了一倍。面积减少幅度最大的品种则包括阿依伦(Airén。只有热爱白兰地的西班牙人才会为这个品种哀悼)、歌海娜、棠比内洛(Trebbiano)以及汤普森无籽葡萄(Sultaniye,或写作Thompson Seedless)。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变化是白葡萄品种种植面积的减少。2000年全世界有49%的葡萄园种植红葡萄;随着桃红葡萄酒变得更加受欢迎,2010年红葡萄种植面积提高到了55%。从中国获得准确的数据非常困难,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葡萄园似乎96%都种植红葡萄。

我敢肯定,通过研究这一系列规模宏大而又完整得令人乍舌的数据一定还能获得数不胜数的其他新发现。而作者将数据开放供众人利用的慷慨之举不仅令人惊讶,更让人心生感激。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